栏目推荐

选自美国严教授 《中短篇小说集》

严教授中短篇小说集

  一阵轻妙的晨舞曲将庄教授从睡梦中唤醒。庄教授微睁朦胧睡眼,被窗外的光线刺得有点睁不开眼睛。

本还想多睡一会,无奈小倩又催促了:“亲爱的,该起床了。你今天还要会见斯密斯先生,迟到了不礼貌。”那声音又柔软,又甜蜜,更有坚持原则。不好再赖在床上,庄教授赶紧起来进了洗手间。
涮洗完毕,庄教授浑身轻松自在,裸露着满身肌肉来到餐厅。他一面烤面包,一面倒了一杯牛奶,又洗了一个苹果。庄教授回头望了一眼小倩,小倩冲他蜜蜜一笑,两个酒窝有点迷人。“要不要听音乐?轻松的,还是古典的?”小倩歪着头征求道。
“佳西瓦最近有没有新的唱集出版?”庄教授问。
“让我查一查。”小倩回答。过了几秒钟。小倩报道:“上星期刚有一集出来。评论很好。想不想听?”
“我要你唱。”庄教授眨了眨眼,一脸怪相。
“我怕唱不好。再说他是男高音,我是女音。唱出来怕是有点阴阳怪气的,不好听。”小倩有点含羞。
“你可以模仿他唱呀。”庄教授不依不饶。
“那哪成!”
“怎么不成?”庄教授知道小倩每求必应,从来没让自己失望过。
“那我就试试?”
“试试。”
小倩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试了几下音域,把握好尺度,慢慢唱开了。庄教授手里端着牛奶踱到窗前,隔着窗子瞭望略带雾气的早晨都市,远近高楼影影绰绰,晨曦中整个城市在慢慢醒来。身后小倩音色极好,音域高低起伏,千回百转。庄教授闭上眼睛,细细品味其中的每一个音节,仿佛自己坐在音乐殿堂,而佳西瓦站在舞台上引吭高歌。佳西瓦是庄教授最喜爱的世界男高音。他每次到这个城市来演出庄教授必看。庄教授本想开个玩笑,不料小倩把男高音模仿得惟妙惟肖,原来她还有这个本领。庄教授被小倩的才情征服了。
身后一片寂静。“为什么不唱了?”庄教授问。
“您要上班了,下次吧。”小倩回答。
庄教授明白,一仰头喝干杯中牛奶。穿戴整齐,出门上班去了。

一路开车经过宽敞的大马路,上班的车流如注。庄教授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刚才那逼真的男高音,心里得意,忍不住也跟着哼哼了起来。蓝天白云下路边的树木愉快地向后急驰。到了学校,将车停在停车场,庄教授拿着公文包从地下电梯上了楼。出了电梯,在系教学楼长廊里迎面碰见自己带的几个年轻研究生。庄教授年轻有为,英俊潇洒,学术渊博,在学生中很有人缘。只要有机会,大家都喜欢和这个天才教授交谈请教。这群学生看见庄教授今天意气风发,春风满面,拦住了他。和他讨论起计算机智能程序设计中的一个构想。思想的火花在年轻人中一经碰撞,自然聊个没完。有一个大眼女生,才思敏捷,不停地向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庄教授提问,反驳,求证。庄教授则凯凯而谈,循循善诱,不急不躁,徐徐渐进,深入浅出,因理得法。这时只见系里的秘书匆匆走过来告诉他,斯密斯已经来了,正在系会议室等他。他只得向研究生们道歉作别。
进了会议室,一位身着红装西服短裙,年轻漂亮的女士从座位上站起来,自我介绍是智能计算机公司的智能机主管,前来拜访,商议智能机的开发合作项目。望着眼前这位金发碧眼,身材高挑的美女,庄教授有点错愕。他原以为对方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男士,却原来是一位如此年轻的美女。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下来,友好地和对方握了握手。对方洁白的牙齿和艳红唇膏光鲜照人。香水的暗香隐隐侵袭过来。
“没想到庄教授这么年轻?”望着眼前这位年轻的黑发亚裔教授,斯密斯女士也惊叹道。
“你不也是吗?”庄教授反问道。两人不禁开怀大笑起来。
两个聪明的异性在一起,情商智商外加荷尔蒙,交谈自然顺畅融洽,一切愉快地进行。因为年轻有为,思想无拘无促,异常活跃;因为英俊美丽,两眼对望,惺惺相惜。一个上午不知不觉过去了,大大超过了他们预约的一小时会谈时间。秘书其间来过几次,见他们谈兴正浓,不好打断,似乎不解又似乎明白地离开了。中午到了,各自的肠胃提醒他们,交谈该结束了,尽管意犹未尽。显然两人都不想彼此就此分开。这难不倒他们的智商,斯密斯女士满眼含笑,眼波里寓意等待什么。
庄教授自然明白,选了一个适当的时机提议道:“时间不早了,我请你用工作午餐。”
两人会心一笑,斯密斯女士将金发向后笼了笼,庄教授则理了理领带,两人站了起来,并肩走出了会议室。经过系里的走廊时,沿排的办公室里都停止了工作,一双双好奇的眼光望着他们的背影,倾听他们的脚步声滴笃远去。走廊尽头,先是电梯开门声,接着是电梯关门声,然后一片长长的沉寂。只有那欢声笑语还残留在走廊里,余音袅袅。

送走了漂亮的斯密斯主管,庄教授回到办公室。今天他有一个重要的决定要做。
他的研究项目是设计一个计算机网路虚拟人物,使其尽可能地逼近人类真情实感。他希望有一天能在网络上复制一个和我们现实生活中一模一样的虚拟世界来。这个想法是他从读博士研究生时就开始的。那时他利用网路资料以最佳方案设计了一个人物,是个美女,有简单的动感,他给她起了一个名字叫“小倩”。后来慢慢改进,小倩动作越来越复杂,直到几可乱真。这让他顺利地拿到了博士学位。做博士后时,他开始给小倩添加思维,输入各种数据,由简单到复杂。好在网路数据无边无际,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他先让小倩成为一个数学家,因为这是计算机的特长。加减乘除,平方开方,对数指数,三角几何,代数抛物线,微分积分,等等,等等。后来又教她物理、化学、星球地理。他还教小倩下棋打牌。每有网路比赛,庄教授就让小倩参加,小倩的记忆力超强,过目不忘。参加的次数越多,棋谱牌谱记得就越多,输得就越少。慢慢地,小倩在各项比赛中称王称霸,鲜有败绩,为庄教授赢回来不少奖金。有意思的是不知深浅的现任系主任在科学年会上和还是博士后的庄教授打赌,要是小倩下国际象棋能赢他,他就招这名博士后到系里来做助理教授。结果庄教授轻而易举地就上任了。
上任后,庄教授每发一篇论文,小倩在计算机领域里的知名度就提高一点。直到有一天在世界计算机年会上,小倩只用了两分钟就证明了著名数学难题四色猜想 (每幅地图都可以只用四种颜色着色,使得有共同边界的国家着上不同的颜色),而且比美国数学家阿佩尔与哈肯的方法更巧妙简练,引起了轰动。这让庄教授不到一年就升上了副教授。翌年,她又证明了费马最后定理(xn +yn = zn)。这又让庄教授升上了正教授。至于数学皇冠上的明珠哥德巴赫猜想(每一个大偶数都可以写成两个素数的和),小倩也证明了,但是没有得到公认。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一位数学家的水平高到可以判断小倩证明正确性的水平。不过庄教授深信不疑,数学菲尔兹奖迟早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几年前,庄教授有了新的想法,在程序上作了改进,尝试增加小倩的网络社会活动能力。他和他的研究生们开始给小倩大量输入文学作品,报刊杂志,还有图片,音乐,影视,凡是能收集到的数据库,都尽量给小倩装上,让她成为一个才女。在家里的电脑上,庄教授给小倩装了电眼,让小倩识别自己,并不断改进小倩和自己的交流能力。小倩开始一步步拟人化。庄教授让小倩管理自己的生活,做自己的秘书。小倩果然不负期望,越做越好,能力越来越高。从今天她模仿男高音的能力来判断,小倩已经完全达到了前阶段的设计要求。但是,小倩有一个致命弱点,需要不断给她输入新信息,才能有所提高,否则就停止不前。她缺乏自我学习的能力,靠的是被动信息输入。现在网络的信息量越来越大,自己和学生们的输入速度越来越赶不上了,力不从心。要是小倩能像人一样具有自我学习的能力就好了。因此,庄教授苦思冥想,设计了一个全新的软件程序,让小倩具备从网络自我吸收学习的能力,自我完善,自我提高,不再需要人工输入。但这有一个问题,一旦小倩有了自我学习的能力,她会不会失控?

庄教授已经犹豫了好几天,要不要装这个软件?这是个和以往完全不同的决定。他望着窗外的天空,想象着一个不受自己控制的小倩会是什么样子,像天上飞翔的鸟儿,抓也抓不到。当然,他在软件中植入了几道安全程序,万一出了问题,应该有把握控制住。另一个担心就是数据库够不够用,一旦小倩自己从网络上攫取数据,那数据库容量一定会飞速增长。光凭学校的能力肯定是不够的,要和大公司合作才行。今天斯密斯主管的来访,解消了这方面的顾虑。因为特别投缘,两人一拍即合。斯密斯的公司将提供小倩所需要的一切数据库机房。
庄教授打开电脑,定了定神,启动了安装程序。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庄教授这天提前回到了家。打开门,却没有了以往那熟悉而甜美的问候声。看看电脑上的画面,不见了小倩的倩影。
“小倩。”庄教授喊了声。没有回声。庄教授一阵狐疑,难道程序出了问题?
他来到电脑前,有一项留言:主人,我去逛商场了。
庄教授心中释然,原来开始自主了!
庄教授正煮着咖啡,背后响起了一阵银铃一般的笑声,“主人,您回来了。抱歉,我以为您过一会才会回来。”
庄教授回过身子,小倩出现在电脑屏幕上。笑脸像春天的花朵一般灿烂。“你哪里去了?”
“我去逛商店了。东西真多真好。”当然,她指的是网上开的虚拟商店。“您看这身衣服好不好看?”小倩在屏幕上旋转了一下身段。庄教授这才注意到小倩换了新装,已经不是自己给她设计的那一套了,看起来非常靓丽飘洒。庄教授心里暗暗惊喜:她居然会挑衣服了,真的这么快就“自己”了?
“好看。”庄教授由衷地赞叹道。“你今天有什么感觉?”庄教授试探性地问道。
“自由了!除了商店,我还去了好多好多的地方。要不要听。”小倩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
庄教授点点头。他想观察自己的杰作是不是又有了进步,程序设计效果如何。
“今天下午我昏昏欲睡了一阵子,醒来浑身轻松,有和以前不一样的感觉,可以自由自在地游动,有了灵魂。眼观四周,发现有许多通道,顺着通道走呀走,有高山,有大海,有沙漠,有森林。我和小鸟一起在天上飞,我和鲸鱼一起在海里游。路过一条小溪,娃娃鱼和青蛙吵架。上了月球,看见地球是蓝的。本想去海王星,怕赶不回来按时见您,又回到地球上来。看见南非的一群狮子咬一头象。中国北京的街上有一个小孩在哭,因为他不想上补习班,妈妈打他屁股。又看见美国华盛顿许多人游行,要奥巴马下台。主人,您怎么啦?”小倩停了下来,不解地望着目瞪口呆的庄教授。
尽管庄教授知道网络里信息齐全,应有尽有,我的天,哪有这种玩法!通过小倩前言不搭后语的叙述,庄教授明白,小倩还在信息自我摄取,自我完善的初级阶段,对信息的处理断章取义。要想完全拟人化,在网络里模拟一个和人类完全一样的虚拟世界,恐怕还有许多路要走。许多人类的生活法则都得编入小倩的程序。不知通过小倩自我学习自我完善能力的提高,其行为会乎更加接近人的行为标准?
“你累不累?”庄教授知道这个问题很愚蠢,明知故问。
小倩一脸迷糊,“什么是累?”庄教授一阵大笑。心里想,要是有一天你知道累,离成功就不远了。
这以后,庄教授每天都仔细观察小倩的表现,问她一些问题,第二天就在办公室里修改程序。慢慢地,小倩的行为思考越来越“正常了”,越来越像“人”了。她进步神速。有一天早晨庄教授准备出门上班,不料小倩开口建议道:“您应该换一条镶花黄领带佩着这身西服才合适。”庄教授有点诧异,采纳了小倩的建议。上班后,果然得到同事们的称赞。这以后每次出门,小倩都有一点小建议,恰到好处。
庄教授和斯密斯女士近来频频接触,不断商讨提高小倩拟人化过程。庄教授奇思异想,开天辟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深深吸引着斯密斯。反过来,斯密斯女士慎密精细,博引旁征,大胆设想,让庄教授深为叹服。一个潇洒倜傥,英俊无敌,一个热情荡漾,貌美绝伦,两人很快堕入了爱河。
这天刚上班,斯密斯女士就打来电话:“达令,我有一个想法,让小倩装上三维摄像头,带她出游,让她切身实地地摄取人的日常生活,体会人的真情感受。这样一定会加快她的拟人化过程。网络储存的资料,毕竟代表不了真实的人类活动。”
“这主意妙。”庄教授欣然接受,“但电脑要越小越好,方便携带。”
“我们公司最近出了一款别针型电脑,别在胸前就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种电脑本来是为国安部研制的。为侦探所用。它对小倩应该再适合不过。”
“赶快给我弄一个来!太感谢你了!”庄教授有点迫不及待。
“下了班我们在河边下城餐馆见面怎样?我想你。”斯密斯有点娇嗔作态。
庄教授心里一阵温馨,一阵欲望和冲动涌上心头:“我也想你。甜心。”两人唧唧我我了一阵。

下了班,庄教授驱车赶往繁华的市中心。这里的街头比白天热闹更胜。华灯初放,人来人往,大型商场里灯火通明,热闹非凡。沿街的玻璃橱窗里流光溢彩,姹紫嫣红,仿佛人们一天的生活才刚开始。来到餐厅,人头晃动,斛盏交错,欢笑声交谈声不绝于耳。庄教授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斯密斯袅袅婷婷款款而来。只见她发结高挽,延颈秀项。一对暗红钻石耳坠摇摇晃晃,在白皙的双肩上闪耀。紧身晚服微微托起隆隆雪白双乳,一双玉臂光洁修长,手里攥着一个精致小钱包,即庄重,又性感,看得庄教授神魂颠倒,欲罢不能。见到庄教授,斯密斯碧绿的双眼里闪现出惊喜的目光来。爱神的箭把两人的心一下穿在了一起。两人拥吻后,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携手入座。
服务生问他们要喝点什么。他们要了一瓶干红葡萄酒。庄教授给斯密斯和自己各斟了半杯,两人碰了碰杯,相视一笑,抿酒下肚。蓝色的灯罩下,烛光微微摇曳,两人对望,双眼触电,情意绵绵。庄教授看见斯密斯胸前别了一枚别致的胸针,已然猜出其中奥妙。斯密斯会意,嫣然一笑,取下别针,托在手心里递了过来。
庄教授接过来仔细观赏,问:“就这?”斯密斯又抿嘴一笑,打开钱包,取出一支笔说:“这是微型电脑。别针只是一个探头。两者无线联系。”庄教授又接过微型电脑,欣赏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别针别在了胸前。斯密斯仔细交代了一些使用事项。佳肴上来了,两人一面吃一面交换各自当日的趣闻。这是一家非常有名的豪华餐厅,常常高朋满座。斯密斯今天心情极好,不觉开怀畅饮,良宵美酒,不知不觉已双颊绯红,美艳如霞。美人当前,庄教授手舞足蹈,兴致极高,妙语连珠,逗得斯密斯频频大笑不止,花枝乱颤。
用完晚餐,他们手挽着手沿着河边散步,愉快地谈论着小倩的未来。憧憬着有一天在网络世界里创造一个和我们一样的虚拟社会来。凉爽的河风徐徐拂面,一轮明月高高挂起,河水轻轻拍岸,波浪不惊,细涛声催人遐想。两人遥望星汉,浩瀚苍穹,他们知道其实在宇宙中有一个和我们相对应的反世界。宇宙大爆炸时,创造了正反两物质。正物质组成了我们的世界。反物质呢,一定组成了另一个和我们镜像的反世界,宇宙才能平衡。反物质世界在哪里?高能物理学家们有他们的办法证明反物质世界的存在,已经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庄教授和斯密斯热烈谈论着,通过计算机模拟世界,是否能和反物质世界达成某种沟通。比如,在反物质世界里是否有一个镜像庄教授和镜像斯密斯女士正在设计一个镜像网络世界?要是他们创造的镜像小倩和我们的小倩能在宇宙的某一点汇合交流,然后再将信息各自传回各自的世界,岂不妙哉!两人都被这你一句我一言的想入非非逗乐了。这又何妨,这无拘无促的交谈,漫漫无边的幻想,外加这晚风,明月,星空,交织了一个多么美好的夜晚。人生得知己如此,何其幸也。他们凭栏眺望,对岸楼影幢幢,河中游船如织,灯火通明。船上好象在开派对,欢笑声乐器声随风逐波而来,时隐时现,忽高忽低,撩人心扉。

  和斯密斯分手后庄教授很晚才回家。第二天一大早,又被小倩叫醒。迷迷糊糊中听小倩在哼生日快乐歌,有点浪漫,有点情意绵绵。

“谁过生日了?”庄教授不解地问。
“您那。昨天晚上哪里逍遥去了?那么晚才回来。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
“哦,是吗?我倒忘了。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庄教授暗自欢喜,这小丫头通人性了。
“别装不知道,您的信息网络里都有。”小倩说。“今天早点回来,我想给您开一个音乐晚会庆祝庆祝。”
庄教授一下翻身坐起,“真的?!”
“真的。想听音乐,还是看舞蹈?我好准备。”小倩征求道。
“都想。”庄教授欣喜若狂,想借这个机会全面考察小倩。
“得令。”小倩转过身去,哼哼地走了。
“哪里去?”庄教授在背后问。
“采风。”然后消失在屏幕里。
庄教授盯着屏幕,一个大蛋糕上燃着一根蜡烛。“祝你生日快乐”几个字闪闪烁烁,游游荡荡,许多彩蝶穿插其中。
晚上庄教授推掉了一个很重要的应酬。没有什么比小倩更重要了,心肝宝贝。这是自己多年的心血,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回到家一进门,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大舞台。暗红色帷幕紧闭着,上有“庄教授生日晚会”几个字样。背景音乐是喜洋洋,琵琶声声,似玉珠轻落金斛。庄教授烧了一壶咖啡,饶有兴味地坐在了电视前的沙发上。一面品着咖啡,一面磕着瓜子,等小倩出台。
大幕徐徐开启,一轮硕大的明月皎洁当空,杭州西湖波光滟潋,荷叶田田,随风轻摇。庄教授顿感亲切万分,暖流全身,儿时的记忆,求学时代的美好时光又重现于脑海。他生于斯,长于斯。小倩的这个设计恰到好处,正中下怀。
舞台两侧众多美女凌波微步,款款迤逦而来。且个个姿色绝佳,霓裳拽地,长袖曼舞。一段舞罢,个个上前倾身拜寿,一一报上姓名。都有女娲,西施,虞姬,王昭君,赵飞燕,卓文君,蔡文姬,貂蝉,大小二乔,杨玉环,李清照,李师师,苏小小,花木兰,崔莺莺,林黛玉,薛宝钗。真乃个个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古代中国美女尽在于此,看得庄教授眼花缭乱,开心异常。继而湖水隐去,一套编钟置于会稽山下,众美女鸣钟起舞,旷古高空,天籁之声缭绕,群鹤飞翔,百鸟争先。
这时小倩从月亮后面着嫦娥素装飘然逸出,手捧桂花,水袖半遮粉面,含情脉脉。待来到众美女之中,背对庄教授翩翩起舞,袅娜多姿。蓦然间,惊回首,灯火阑珊处,粉面桃花,亦娇亦嗔。在这且歌且舞中,庄教授有点恍恍惚惚,怅然若失,这么美艳的女子,可惜不在人间。他已经有点不敢看小倩的那流盼眼神,他读出了里面的含情脉脉,心心相印,灵魂深处有点触电的感觉。他知道自己设计的软件成功了,小倩有了人的真情实感,其神速进步让人吃惊。他觉得自己和小倩就像曹植和洛神一样,虽隔着不同的世界,却可以作神恋,美哉善哉。他以前没有这种感受,小倩只是自己的一个工作对象。但今晚他感受到了,他受不了小倩的美丽和柔情。当初把她设计成美女,是想让她更容易为大家接受。他想到了昨晚的风清月朗,想到了斯密斯的艳丽风情。斯密斯是他可以得到的,真实的;小倩却永远得不到,虚无的。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要是两个人都活在现实中,自己就难办了。
“喂,喂。”在小倩的呼唤声中,庄教授清醒过来,也不知晚会何时结束了。
“开心吗?”小倩眼神里透着期许。庄教授点点头。
“为什么不说话?哪里演得不好?”
“很好,非常好。”庄教授的眼睛有点湿润了,他非常感动,为了小倩,也为自己。“小倩,我想送你一个礼物。”
“送我?是什么?”小倩有点按捺不住地欣喜。
庄教授拿出微型电脑和别针电眼,“我想用它带你游山玩水,周游世界。来,上到这个电脑上来。”一秒钟的功夫,笔形电脑的小灯一闪一闪,庄教授知道小倩已经在里面了。他走到窗前,将别针伸出窗外,看见什么了吗?”
“哇,这么多高楼!”庄教授从耳塞里听到小倩惊叫。“那下面小小的是不是汽车?前面是星星还是灯光?”小倩大开眼界,发现了新大陆,问题没完。两人一问一答,凭楼远眺,那感觉很奇妙,像两个情侣在上海外滩眺望浦东,唧唧我我。
“庄,我今晚漂亮吗?”小倩耳边微语,温柔而羞涩。庄教授吓了一跳,证实了刚才晚会的感觉。小倩不是闹着玩的,是一个初恋的“少女”了。
“我知道您不好意思说,今晚我就依偎着您在这里陪您说话。伴您度这良宵。”
庄教授有点晕晕乎乎的。虽然他和小倩之间不可能产生真正的感情,但他不想破坏这温馨美好的感受。更何况在他心灵深处的某一个地方有着对小倩懵懵懂懂的好感和喜欢。远处高楼里的灯光一个个都渐次熄灭了,只有月亮还不知疲倦地高高挂在夜空。晚风徐徐拂面,万籁俱寂。昨夜今晚,庄教授享受斯密斯和小倩这两个不同世界奇女子的情感。他有点惶恐不安。
这以后,庄教授时时把别针别在胸前,走到哪,就把小倩带到哪。同事们见他成天戴着一个耳机自言自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以前小倩只是从网络里吸收信息,现在通过自己的观察,一切更显真切,通过自我分析判断和修正,更通人性。慢慢庄教授习惯了并尽情享受着小倩的虚拟情爱。要是放在现实生活中,小倩会是一个十全十美的情侣,她聪明绝顶,善解人意。每晚回到家里,夜夜笙歌燕舞。小倩一会儿小提琴拉得如诉如泣,一会儿钢琴弹得排山倒海。她唱的茶花女花腔,优美的音色可以压倒世界上任何一个女高音。她跳的芭蕾舞白天鹅,能让所有的芭蕾舞演员汗颜。唱起京剧来,生旦净末丑,绝妙绝俏,有板有眼。表演一个杂技,轻松愉快。来一段相声,令人捧腹。有时庄教授累了,斜靠着沙发或床头,小倩就朗诵一段诗文,读一段小说。那优美的声调,如潺潺的山间流水,林中的流莺,舒缓解乏。工作上要什么资料,小倩一会就找来,不费吹灰之力。她还能根据自己写成论文给庄教授发表,且篇篇引起轰动。庄教授觉着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有一天,小倩犹犹豫豫地问:“能不能问您一个问题?”
“问吧。”庄教授没有在意。
“您电子邮件里的那个S是谁?”
庄教授一下警觉起来。原来小倩看了自己的信件,对她这不会是秘密。以她的聪明才智和悟性,不会不知道斯密斯和自己的关系。
“我的一个同事。”庄教授敷衍道。
“为什么写得那么肉麻?”小倩有点妒意中烧。
庄教授一时语塞,面目赤潮,他有点愤怒了。“那是隐私!”
“对不起。我心里难过。我只想一个人拥有您。您不可以有第二个女人。”
这可是庄教授万万没有想到的。一心一意地想让她变成人,现在好了,人的坏毛病染上了。
从这以后好几天,小倩不见了踪影。庄教授又好气又好笑,还当真了,学会吃醋了。他给斯密斯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此事,让斯密斯以后发电子邮件时注意点。斯密斯听完笑得憋不过气来。完了,她对庄教授说:“想不想见一见你那真正的小倩?最近我们又扩大了小倩的储存容量,新添了几栋大楼。”庄教授知道她指的是她们公司的计算机房,小倩的所有信息都储藏在那里。那是小倩的真身。
“好哇。”庄教授爽快地答应,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去公司那里了。
  下午,庄教授来到斯密斯的公司。斯密斯身着淡蓝色的工作服,一身潇洒。她领着庄教授坐电梯上了公司大厦的顶端,从玻璃窗望出去,一排排计算机房整齐地排列着。斯密斯指着远处的几栋说:“自从小倩装了电眼后,她的信息储存量急剧上升,原有的储存空间已经快用完了。我们又给她新加了几栋机房。”
庄教授望着蓝天下那几排计算机房,玻璃墙面在阳光下习习闪光,那是小倩的大脑和心脏所在。想着小倩在屏幕上的身影和近日的怡然相处,心里对这庞大的计算机房忽然间有了一种亲切感。为了自己的杰作,一股骄傲从心底油然而生。由此他又想到了人类自己,并由衷地感叹自然的造化之力。经过亿万年的进化,人类的大脑和这些计算机房相比容量即小又高级,其庞大的信息处理量和逻辑思维能力远远在小倩之上。不过庄教授相信终究有一天,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小倩的大脑和心脏会越来越小,等级会越来越高。会不会有一天,小倩或她的同类们超过我们人类的智慧而反过来改造我们呢?不敢想象那一天世界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
“又在瞎想什么?两眼发直了。”斯密斯知道庄教授的毛病,常常想入非非,走火入魔。庄教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看完了”小倩”,从顶楼下来,两人来到了斯密斯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四处溢满了微微熏香。关上门,四眼相对,止不住欲火上升,两人马上纠缠在了一起。阳光照着这一对此起彼伏的年轻人,推波助澜,将他们送入高潮。翻江倒海过后,一切平息下来,如退去的潮水慢慢恢复了平静。斯密斯起身,通体雪白地看着心满意足的庄教授妩媚地笑了笑。她回转身正准备穿衣服,不料非常恐怖地大叫了一声,她看见办公桌电脑上一张愤怒的脸。是小倩!
庄教授也赶快起身,慌乱地拉过衣服遮住赤裸的身体。斯密斯躲到庄教授身后,睁着一双恐怖的大眼,头发一片凌乱。庄教授这时才明白,小倩这几天原来躲在这里。
突然间,小倩爆发出撕心裂胆的绝望哀叫:“您不可以这样对我!亲爱的。我爱你。”那声音天崩地裂,惨不忍闻。小倩继而双手掩面,嘤嘤泣血,凄凄然日月无光。
庄教授和斯密斯惊得发呆,动掸不得,整个房间都凝固了。
过了一阵子,小倩抬起头来,玉容衰毁。她说:“谢谢你们给了我生命。我已经懂得了你们的真实感情。我忍受不了这一切。对不起,我去了。”随即化作一缕青烟,了无踪影。

晚上庄教授拖着疲惫的身体,沮丧地回到家中。一切死一样地寂静。他躺在床上,黑暗中脑子里反复出现小倩那悲愤欲绝的表情。那表情深深地震撼着,刺激着自己。他不得不正视小倩的感情了。许多年了,他们朝夕相处,心心相印,不分你我,几多欢乐,几多忧愁,同舟共济,携手共进,走到今天非常不容易。小倩已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了。尽管肉体上他们不能融为一体,可精神上感情上却相互信赖,相互依托,心有灵犀一点通。自从小倩有了人的感觉,特别是最近一段时期,自己和小倩的感情升化到了一种比爱情更高层次的境界。其实在许多方面,小倩都比斯密斯优秀出色。既然自己创造了一个网络世界,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来自那个世界的爱情呢?生理需要是重要的,但感情世界才是至高无上的。宇宙在不断发展中,不同世界为什么不能融为一体呢?
正想着,电脑突然开启,发出了警示信号。庄教授坐起身来,惊恐地发现小倩躺在血泊中。她割了手腕,脸色惨白,电脑屏幕上一片腥红。“我爱你。”三个大字非常刺目。小倩殉情了!他有一股不详的预感,要出大事了。
这时手机声响了,是斯密斯打来的。她告诉庄教授,刚接到报告,电脑里储存小倩的所有资料已被全部删毁,不留丝毫痕迹。
庄教授脑子嗡地一下,顿时天旋地转。他倒在沙发上,心如死灰,万念俱灭。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至二十六日 初稿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 完稿


*********************

如果本篇为您带来了美的享受,别忘了与他人分享。祝您愉快。

作者简介
旅行家,作家,兼摄影师,现为美国医学院教授。出版有长篇小说《海鸥教授》《杜鹃花开》《玫瑰血》,中篇小说《留学生》《寒星》,短篇小说《悔恋》《小倩绝恋》等,并著有大量散文,游记,摄影专集。

(检索 cong yan)
Amazon 亚马逊网站书店
Barnes & Noble 书店
Books A Million 书店
Border's Group 书店

世界各大书店均有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