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查子》

作者: 纳兰性德
惆怅彩云飞,碧落知何许?
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
总是别时情,那得分明语。
判得最长宵,数尽厌厌雨。

又见合欢花,已是23年后。


23年前,苏摩17岁,翠笋般的年华。

与小末相遇的时候,合欢花正开的忘乎所以。碧绿的叶子衬托着粉红的羽毛般的扇形花朵,像京剧里的贵妃,一把扇子徐徐展开,一张俏生生的脸儿就从扇子后面慢慢探出来,眉眼里都是风情。

在苏摩眼里,小末就是那样风情万种的女孩子。虽然那风情带着稚嫩,可那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故事,四目相对的一刹那,看的人只想急切的读懂。

喧嚣的城市,小末的眼波像清凉的小溪,荡涤了苏摩心头的浮躁。眼前的世界只剩下浮光掠影,最清晰的是那双晶莹略带忧郁的眼睛。

苏摩不知道小末来自哪里,去向哪里,只知道,她常常路过那条街。而他每次放学走过那条街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东张西望,看不到小末时,心里就有淡淡的惆怅。

其时苏摩正上高三,1.78的个子,微黑的皮肤,经常打篮球的缘故,看起来很壮实,比实际年龄稍显成熟。一双剑眉护着单眼皮的双眼,显得特别精神干练。嘴唇尤其好看,上下唇型整齐,上嘴唇的弧形像花瓣的样子,嘴角上扬,自带几分笑意。

小末长发及腰,大号瓜子一样的脸上眉眼细长,内眼角往下弯,外眼角稍微往上翘,睫毛细密,嘴唇也好看,肉嘟嘟粉嫩粉嫩的,像六月的水蜜桃。

少年苏摩的心湖开始荡起涟漪。一到周末就爱赖床的他,开始早出晚归。打球也是屡屡出错,连队友都能感觉到他的神不守舍,休息时不免捕风捉影的戏逗他几句,但从苏摩嘴里却什么也套不出来。一向阳光简单的他给大家心里划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小末独来独往,表情淡漠。城市如同一锅杂烩,她就是一粒冰,一粒不肯融化,也不愿意被同化的冰。她揣着她满腹的心事行走在陌生的城市,从未注意到有一双眼睛落在自己身上。

有人说,邂逅是一种久别重逢,是你内心向外释放的磁场,吸引着与你同磁场的人穿越千山万水而来,只为与你了断一段前世种下的尘缘。

苏摩不懂,但他知道他已经被小末吸引了,并且,无法挣脱。这种魔力像一条小蛇,缠的他的心越来越紧,越来越迫切。他的身体里开始充盈着一股澎湃的激情,促使他一步一步走向小末。

那个周末,一道高大的影子挡住了小末的视线,她惊愕的抬起头,看到了一张朝气蓬勃的脸,和两道灼热的眼神。

小末收起惊愕,弯弯眉眼,冲对方笑了笑就要绕开,却听见男孩对她说:“别躲,我找了你好久……那个……我叫苏摩……”

苏摩紧张而笨拙的表达完了他的意思,见小末依然微笑地看着他,并没有感到突兀和局促,他突然手足无措了,不知道小末在想什么。甚至,他在等着小末能来一阵疾风暴雨般的责骂,骂他居心不良也好,可是……没有。

小末走远了,留下苏摩呆立在原地,头懵懵的,良久,才回过神来。

辗转了很多人,苏摩终于打听到小末在哪里了。原来,她是一家中外合资的公司里的员工,来自另一个城市,18岁。叫沈小末。

有了这些资料的苏摩内心充满喜悦。有地址,有名字,23年前,可是情书肆虐的时代,苏摩岂肯放过这个机会!

一封封字迹潇洒硬朗的情书飞向了小末的公司,传达室的大爷看小末的眼神也变得意味深长。

三个月过去了,苏摩的情书也由开始的炙热表白慢慢变成了讲述。虽然他仍期望收到小末的回信,却也没有开始时那么强烈了。反而觉得有什么事有什么心里话总想讲给小末听,像对着一个老朋友一样,娓娓道来。

小末每次读苏摩的信,眼前都能出现苏摩笔下描写的场景,也能感受他的心境。她常常不自禁的笑出声来,或者不自觉的蹙眉。她感到自己冰封的心在逐渐松动,甚至,有了痛觉。

小末几次提起笔,想要给苏摩回信,却在写下他名字的时候无语凝噎,不知道如何写下去。她越来越沉默寡言,眼睛里又增添一抹凝重的忧伤,像冷冷的深潭。很多个夜晚,她读着苏摩的信,心痛的感觉,像碎刀划过,一离离的疼痛,让她不自觉捂紧胸口。

苏摩的信来的少了,信中也充满焦虑。马上要考大学了,各种压力袭来,让他无法平静。越是这样,他越是思念那双平静忧伤的眼睛,一想心里就痛。

他不明白为何她总不回信,但直觉告诉他,她收到了她的信,并且会认真的读。他相信他们会走到一起,他甚至在心里已经勾勒了无数次两个人在一起的场景。从牵手到逐渐老去,再到儿孙满堂,想着想着,他会不自觉的笑,然后受惊般吓到自己。

有一次,他给小末的信里描述了他的想法,他说,我要带你吃遍天下美食,从西吃到东,从南吃到北。他还说,等我们老了,你搀着我,我提着鸟笼,我们一起去遛弯儿……他自顾自的述说,全然不知因为他这几句话,小末早已哭的肝肠寸断。

小末不知道为什么一个17岁的少年会想那么远,为什么要给她画一个触摸不到的梦,一生多长呀,变数又那么多,怎么敢轻易就想到了老年?何况自己……

小末偷偷的去过苏摩放学必经的地方,看到他跟同学一起走出校门,再挥手告别。苏摩总是在校门口环顾四周,然后带着一脸的失落怅然离去。小末躲在角落里,把苏摩的失落尽收眼底。

六月,高考如期举行。临近考场前苏摩又写了一封信给小末,他说,你等我,等我考完就去找你。为我加油吧!我要为我们的幸福未来拼尽全力!

夏雨霏霏,不知老天是在为学子们降温,还是为小末哭泣。

苏摩像凯旋归来的勇士一般,带着纵横沙场后疲惫与归来的兴奋一把推开了小末所在公司的门房,值班的大爷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带着他来到宿舍区。苏摩按捺不住内心的狂跳跟着大爷走进宿舍,大爷指着一张铺着淡蓝色床单的床说,这是小末的床……床上,叠的四四方方的被子上,整整齐齐的码着苏摩写给小末的信,信上,放着一颗粉红色纸折的心,和一只白色的鹤。

大爷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狱飘来,带着轰隆隆、空洞洞的回音:就在前天,小末的骨灰已经被她父母带走了……她的病犯了,淋巴癌晚期……她一直隐瞒病情,不肯离开,说在等一个人……

23年后,合欢花正开的如火如荼,苏摩又一次站到了这条街上。这次,他是作为一个美食大赛的评委而回到故乡的。在业界,苏摩的大名,早已是美食家的代称了。23年里,他带着两套餐具走遍了世界,每次品尝美味佳肴,都会讲一个关于美食的故事给对面的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