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涵钦原创

雪红果是一味药
能治愈心里的荒芜

雪红果


立冬一到
辽源三合独有的“月份牌”
雪红果
就都变红了
一粒粒的雪红果
从果蒂开始
从边缘开始
经过白露为霜的淬染
蘸足了色汁
在雪中,欲露未露
一点红妆缀琼枝
命里总会有一些“小确幸”
象一朵春天落下
噗通一声
就与我们撞了个满怀
春天绿了
我们的心也绿了
而雪红果,就是那朵春天
不经意间
就有人让它与我们撞了个满怀
拥有果园十亩
红果满坡
茅屋几间
夜弹月色如弦
日耕工笔如画
把生活过得如此简单而又丰盈的人
他的名字叫兰河
一个非传统的园林手工匠人
喜欢侍弄各种果木
李果、桃果、苹果……
当然,他最爱的
还是冬天的雪红果

雪红果代表的北方

不似江南的温婉

冷艳豪放

却又风情万种

八年前
当他听有关专家说
北方还没有阔叶常青树时
一种莫名的感觉袭上心头
北方土地肥沃
河流丰盈
如果找到合适的果木
红果煮雪
不是更胜一筹
几经辗转
他终于找到了
适合北方生长的雪红果
雪红果的生长地是荷兰
一个以海堤、风车和郁金香
而闻名的低地国家
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
冬季温和湿润
日照少
降雨多
一天之中
“细雨如毛又似埃,云开还合合还开”
而我国北方
属于温带季风气候
冬季寒冷干燥
小雪初寒
大雪初盛
天地之间
“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

“君自故乡来

应知故乡事”

想把雪红果复制进北方干冷的土地上

一个字“难”

与其等待、迷茫、放弃

不如亲自动手、创造


为了突破植物生长的局限

几经辗转

他终于找到了一处温暖向阳的山谷

砍去多余的杂草树木

改良新的土壤

每一道工序

都是推陈纳新

再垒一座暖房子大棚

选种子

育苗木

给花朵授粉

时间、天气、间距

每一步都要恰到好处

潮湿的空气里

一天10多个小时的劳作

手上的老茧一茬又一茬

每一颗树坐了多少果

每一颗果子又成熟了几分

这样的甄别

他每天都会重复很多次

三种气候下的比较

大棚里的栽培、摸索

第一批种子失败了

还有第二批……

几番下来

雪红果就成了眼前的一道美景

这个美得不像话的小东西
一经问世
便独领风骚
省农业厅给它命名“中华雪红果”
相关部门给它颁发“优秀寒地景观苗木
而兰河心中的“雪红果”
犹如王维的“红豆”

赤城友爱

最初的美好






雪,不经染色的花朵

红果,可以把色彩写在冬天上的一张名片

若逢新雪初霁

雪花遇见红果

一个素简

一个妖娆

素简是心境,“晚来天欲雪,可饮一杯无”

妖娆是品格,“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霜降三冻朱颜现

北方的冬

霜降一过

花朵睡着了

草木做梦了

冬天的词意上

悠然的飘着几枚落雪

你顺着一朵雪花的香径走过去

香脸裙裾下

枯株寒木,要经过多少努力

才能结出一树繁果

一个暖字

就序开了大雪、小雪最美的封面



在三合
树上的每一朵花
花上的每一粒果
都带着一种浓厚的人文情怀
大雪纷飞的山中人家
一座小红炉微醺
三、五知己把盏
几枝折枝花香透
围炉煮雪
烹酒品茗
能把时光喝到天荒地老

“一枝淡贮书窗下

人与花心各自香”

剪几枝清香
在书案
清寒的冬
也会开出几句花声

半窗雪色

一点花香

热茶、故纸、旧笔

十分词意为伊忙


听说下雪的时候

一定要约自己喜欢的人

出去走走

因为走着走着

就一起白了头

在三合

下雪的时候

一定要在雪红果树下走走

因为走着走着

就走进了一个窗含柳芽,眸映桃花的春天

你轻轻一笑
我就醉了
醉在一句名词里
你轻轻一唤
我就春天了
春天在一芽三月里

是开在他乡的一朵乡音

是结在乡音上的一粒乡愁

雪花来的时候

你是否在路上

故乡来自心里

无关远方与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