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话《西游记》

( 太阳与海201711)
毛主席说《西游记》是幼稚的想象,不是现实的反映。我只能认可这种评判,因为主席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人!看问题绝对客观与真实。
我看《西游》,群魔乱舞,神话中带着现实,法力无边亦夹杂着无奈。但这主观的幻想中,寄予古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西游记》与《西行漫记》有异曲同工。我家收藏着一本《西行漫记》,是西方人所写关于东方人革命的现实历程。现代社会不再言革命,否则社会毁了,人类没了。而《西游记》是小说,是幻想,是人类对现实无奈的祈祷。看《西游》别去想,显然不着调。《西游记》顾名思义向西游的记叙。为何向西游?西在哪里?地球是圆的,过去人的眼光与知识达不到现代人的高度,向西只是以自家为座标,往西域行驶,因为那里有千难万险,有雪山,有火山,有沙漠,有草原、、、、、!所以,越难行走的路,更要走。越难得到的越想得到,才更有意义,探索神秘的过程里,最神奇!
今天西行西游都没有多大意义,飞机想飞到到哪都轻松,过去西游也无非是寻佛向佛。而《西游记》就是在艰难的行程里寻佛,当然要经磨难,才显佛的神秘!《西游记》里“唐三藏“,是主角,菩萨心肠,可在现实世界上,菩萨心肠的人能否活下去?我认为不是人是神才可以,所以妖怪都想吃他的肉,保自己生生世世,这就是《西游记》中矛盾与斗争!
“唐三藏“佛的代名字,“三藏“为佛家的学问,就是经藏、论藏与律藏。我不去谈佛家学问,因为知识有限,不敢放肆,而《西游记》也是借佛祖之口,说天大学问。有佛法三藏,能谈天说地度鬼。何为谈天说地度鬼?我解释不一定准确,以我之解略述之。
谈天是讲天道,自然法则和统治阶级的社会管理规则。说地,是解释社会上的各种人和事,像民俗及社会潜规则。度鬼,是比喻教化思想行为没有纳入社会规范、秩序,游离于社会体系之外的人,是解救人的心灵。以戒律来规范另类人。
我谈《西游》粗浅之见,以闲暇度己,以思之悦心,别无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