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0

  漫漫西行路,惶惶十七年。跌宕五万里,求法凯旋归。玄奘归来后,唐太宗李世民出于国家经略西域的战略需求,要他还俗出任政府高官,法师婉拒了。后来唐高宗李治也要求玄奘法师还俗,法师依然笃定信仰,绝不接受。出于对玄奘法师信念笃定和佛学修为的钦佩,相较于我遇到过的一桩奇事,我也像孙悟空一样有了火眼金睛。这是我和《西游记》的又一个缘分。

  一次去广西桂林旅游,导游把我们一行20多人带到七星公园栖霞寺,随后一位自称居士的妇女把我们领进一间房子。这时一位年轻僧人进来请我们喝茶歇息,为我们诵经。他让同伴们先去经堂烧香求签,把我留在最后,说我有佛缘,要单独为我诵经祈福。接着他就要求我烧一炷3333元的高香。我说没这么多钱,他就让我把钱包掏出来,说佛主面前不要说钱。我趁着这会儿很随意问他皈依的大乘还是小乘,受的什么戒,阿罗汉和佛主到底谁高明。他显然答不出来,只是让我快把钱拿出来。我笑着反问他,你不是说佛主面前不要说钱吗,怎么老是找我要钱呢?他一下子呆懵住了。我边笑边往外走,朝他说:你虽然头上有戒疤,又号称主持,但受过具足戒吗?恐怕连居士的五戒都做不到吧?大乘佛教讲普渡众生升天堂,小乘佛教讲涅盘升天阿罗汉,这个你也不知道吧?我不信佛,不拿佛教当信仰,但我拿佛教练修养。而你却在佛主面前犯戒呢!后来我还想,如果玄奘法师天上有知,会怎么办呢?他一定会派孙悟空清理门户收了这业障!

  一代宗师唐玄奘,西行求法成果有三:佛法交流,历史档案,国家情报。佛法交流好理解,他凭着个人的顽强毅力传播东土大唐文化,吸收西域、天竺文化,成为佛法界泰斗。他回国后著成《大唐西域记》,既成就了吴承恩的《西游记》,还为后人考古发掘沿线国家历史遗迹提供了清晰准确的记录,受到英、德、日、印等国学者广泛推崇,是珍贵的历史档案。他将一路上大大小小110余个王国的疆域大小、地形地貌、生产生活、人口语言、风俗习惯等情况摸得清晰准确,作为国家情报献给李唐王朝,作用超过西汉张骞。

  2016年10月,我一路向西走了一遭,部分感受玄奘法师求法路的艰辛。从西藏拉孜县出发,沿219国道经阿里地区到新疆叶城,然后走喀什、库车、轮台、尉犁、鄯善、吐鲁番、哈密等地,到甘肃敦煌后沿河西走廊南下进陕入川返回。尽管出行方式和环境条件巨变,但在飞沙走石、波谲云诡的西域,我依然听到了唐僧取经的典故和传说。在古龟兹(今新疆库车县)的天山神秘大峡谷,我甚至在某一刻产生了幻觉,仿佛自己穿越1400年时空,看见法师孤独坚毅的步履、蹒跚前行的身影以及所带来的震撼!他靠对信仰的坚持而成功,我靠对修养的提高而成熟。

  玄奘法师出生于破落的官宦世家,6岁就开始接受佛法启蒙教育。他13岁皈依佛门,29岁西行求法,46岁功德圆满,64岁圆寂升天。从皈依佛门算起,他各用三分之一的时间奠定佛学修为,西行求取真经,译著弘扬佛法,暗合了佛教经、律、论三藏。这是缘分,也是因果。如今他的顶骨舍利保存在中国大陆和台湾以及日本、印度等地,供后人瞻仰。他的一生可以说是生为西游,死为西游,一生西游,西游一生,堪称“西游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