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绵州通往长安的官道上,一位全身皂衣的夜行人闪转腾挪疾行如飞,他就是大唐剑客李飞。

李飞天赋极高十五岁时已经好生了得,几年后成为当朝剑术顶尖高手,排名前三。

此次夜行事出紧急。李飞的好友贾生今年参加进士科考试,他家境贫寒却十分聪慧,经过多年苦读熬到进士科考试。但是考前有一个试前推荐环节,就是请名人对自己的文章进行品判。名家不仅名气大有些人本身就是主考官员,他们的好评与推荐至关重要。但是一般寒门士子根本承担不起拜见开销,贾生便从“进士团”借了一笔巨资。

“进士团”是为科考进士们提供服务从中牟利的团体,都是由京城有钱有势黑白两道通吃的人掌控。借钱给贾生的掌柜叫王豹,为人狡诈奸猾。借款前他派人了解贾生的学识才气,直到确认肯定中榜才同意,图的是贾生以后为其所用,不过这次却打了眼。

原来贾生才高八斗却狂妄自傲,就连朝中宰相和主考官员也不放在眼里,因此当他花大价钱求见名人雅士请求提携时便屡屡碰壁,对此贾生满不在乎以为凭借才华照样高中榜首。

他太天真了,因为即便这种国家级别最高的考试也有潜规则,除了御赐钦点之外,凡经主考官之手,没有名人推荐想要中榜是痴人说梦。贾生因此名落孙山。
贾生落榜,王豹恼羞成怒逼他马上偿还巨款和高昂利息,贾生哀求暂缓数日,王豹则怒称若三日不还便取其性命,二日后绝望的贾生口吐鲜血命悬一线,就在这时李飞来了。

  原本前来道喜的李飞闻听此事徘徊几许,良久吼出:“大道如青天士子行路难,挥剑斩恶魔舍我其谁乎”,言罢仗剑而去。

李飞径奔长安而至,打探到进士团驻地,在门口敲半天才出来一个护卫。他手持狼牙棒恶狠狠问:“何人胆敢撒野”
李飞傲慢的说:“让王豹出来迎接飞爷”
王豹护卫都是凶恶之徒,除了王豹没把谁往眼睛里夹过,今天看这位口气很大便瞪眼道:“飞爷?哪儿来的野鸡晚上还打鸣,马上滚蛋”
一句话李飞火了但他强忍着说:“快去通禀饶你不死”
护卫闻听抡起狼牙棒就砸嘴里还骂着:“妈的你活腻了”
第一下砸空护卫又接连猛砸,李飞本不想杀他,连续躲闪见其还不收敛,便大吼一声避开狼牙棒反身将宝剑刺进右胸接着又击一掌,护卫哼一声扑通倒地大声哀号。李飞提宝剑往里走,没几步又来一个护卫,他见李飞提着宝剑就挥动大刀冲上来喊:“有刺客”

李飞见他砍来腾身躲过,没等护卫回身宝剑已经刺穿后背。护卫惨叫一声李飞扬起一脚,血从护卫后背喷涌而出摔出三丈开外气绝身亡。

喊声惊动了屋里人出来众多护卫和家丁,有人眼尖看见地上躺着人大叫:“杀人啦,快举火把,别让刺客跑了”
还有人喊:“快叫掌柜出事了”
火把来了院子里灯火通明,火光中一个黑衣人正举着酒壶大口喝呢,一个小头领指着地上问:“你是谁,他是你杀的?”
李飞抹抹嘴说:“还用问刚杀的,还有谁找死啊”

“我看是你找死”,随着叫声从圈外跳进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壮汉。众人一看正是王豹。 王豹在京城也是数得着的好汉,其剑术被称为无影随风有出神入化的水平,在京城还没有对手。

李飞控控酒壶说:“你是王豹?我本不想再打但是酒没了扫兴,那就和你过两招输了要把壶灌满”
王豹怒道:“妈的去地狱里喝吧”,挥宝剑冲上来,李飞躲闪而过舞动宝剑,俩人你来我往战在一处。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只几个回合王豹心说坏了,这位莫非天外来客,我的身形已经够快了要不怎么叫无影随风呢,可这位简直就是无影无踪,明明在前面挥剑刺去他又在身后边了,他的剑法开始散乱。

李飞觉出来心想就这还叫板哪,看我寒碜寒碜你。只见他舞动越来越快,一会就只能看见人影左一闪右一晃的,王豹举着宝剑追影子,只感觉有股风刮来刮去人影都看不清了。他心想是不是遇见鬼了。围观的人吓坏了不知是谁腿一软扑通跪在地上,接着所有人都跪下嘴里叫着:“大仙,饶命”
王豹更泄气,连人影都看不见还打谁呀,他举着宝剑愣在那。
李飞收住招数面不改色,把酒壶扔过去说:“灌满了"

喽啰进屋灌满酒递给他,李飞喝一口对王豹说:“这还差不多。你作恶多端暂且饶之不死,但是进士科考试前借给所有举子的钱不许再要,不然的话”,他右手一抖一道寒光射出,对面架子上的花瓶稀里哗啦摔个粉碎。

王豹大惊连忙弯腰施礼道:“是是,一定照办”
当众人抬起头来时李飞已经踪迹皆无,夜空中飘来一句悠长话语:“王豹,看好你的胡子吧,哈哈”
王豹一惊摸摸脸颊,光秃秃只剩些胡子茬,妈呀啥时候割的太可怕了,这要是割脑袋早就没命了,吓得他全身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