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罗士心

(一)贫瘠山坳农家儿 英俊聪颖读书郎

在中国广袤大地中部湖南省邵阳地区卲东县,有一个丘壑连绵的山村,住着有十来户人家,全村的人因都姓罗,故名罗家庄。

罗家庄地广人稀,离镇上邵东少说也有三十里地,离县城邵阳近百里。这里农户有着中国农民的传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传宗接代,儿孙満堂。但唯独有一户人家,夫妻两人,也不知从哪漂泊落户至此,独居在一间破旧的房屋,屋后七分地自给自足。既不见亲戚往来,也不往人家走动,关门闭户,养育一儿,取名伯昆。这在当时19世纪20年代,独子一家三口,非常稀见。

却说这户人家的孩儿,6岁那年,显出与众人家小儿不同,不仅相貌俊秀,而且天姿聪频,深得父母喜爱。父母作了一个当时在农村一般农户决不敢想的大胆的决定,省吃俭用,送子上学堂。这孩儿也是十分争气,小学在当地一家私塾读完,去了镇邵东中学,而后又进了县邵阳高中。再后来17岁那年,居然考入了湖南省城的长沙师范大学,成为罗家庄第一个走出村庄的大学生。村里人轰动那个场面,就象全村中了个状元还热闹。

(二)富家娇贵千金女 秀外慧中好媳妇

同在邵东县,离罗家庄不远也有一个村庄。百来户人家里有一户何氏人家,当地人称 "何家大院" 。提起何家大院,方圆几十里地无人不晓。深院高宅,仅房屋就有二三十间,比起当地一些靠出租土地成为地主的土豪相比,这家主人却是走出山丘,闯荡江湖,贩粮从商,加上祖传积累,是邵东远近有名的商贾大亨。这在40年代的旧中国农村,很是了不起。更让庄稼人吃惊的是,这家主人一共娶了10个姨太。生下18个儿女。

由于战乱和疾病,先后死了10个。活下来的仅剩2女6男,其中七姨太生下的千金,生来乖巧秀丽,取名月莹,被主人视为掌上明珠。

富家出身的月莹,年小时就上过几年私塾学堂,过着饭来伸手,衣来张口的无忧无虑的生活。到了16岁那年,更是娇巧怜爱,相藐出众。方圆百里地豪门贵族谈亲说媒,络绎不绝。而这家主人均不为所动。打听到罗家庄有一长沙读书郎,便亲自上门说媒,不嫌罗家贫穷,以一句 “看中的就是读书人” 将女儿婚事定了。一年后又以修建三厢五房一院外加2O亩地作陪嫁,将心爱的女儿嫁了过去。

 (三)勤快儿媳公婆疼 恩爱夫妻邻里夸

1942年,年仅18岁的伯昆,从农村山坳里走进大都市长沙,满怀迷茫,不知人生走向何处。唯有豆寇年华,青春无限,促使他凡事好奇,如饥似渴地学习。时逢抗日战争时期,他参加了一个青年进步地下组织——抗日救国青年社,并不知道何为救国,只晓得人多自有良友。正在这忙乱之时,却又不断收到家中父母的催婚电报。作为孝子,焦头乱额的他选择了回乡完婚。

当他看到父母婚约,给他带来的富家千金之娇羞秀女作妻,似乎忘掉了一切,美好就在身边。他为他的媳妇百般呵护,日夜陪伴,忙里偷闲地教她更多的知识,逗她开心。

而从小就没从事过体力劳动,过门当罗家小媳妇的月莹,和农家大多妇女一样,手脚勤快,在娘家小时候学会的刺绣,剪花等都拿来讨丈夫喜欢。还学会了洗衣做饭,料理家务。

然而生活也有委曲的泪水,到了晚上,还要为公婆端洗脚水伺候睡觉,不免愁泪难咽。公婆也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尽量让儿媳少做家务。

月莹一看到在外读书的年青英俊丈夫,每日的劳累也有云开雾散,充满了对新生活的向往。小兩口形影不离,恩爱有加,让邻里乡亲们羡慕不已,夸口称赞。

短暂的密月过后就是离别,好男儿志在四方,学业还要读完,抗战还在继续。伯昆托人为月莹找了本村的一家私塾学堂的先生作帮手,便回到学校。新婚离别意味着是痛苦的等待,这一等待就是三年。

  风华正茂,书生儒雅。

(四)夜以继日盼郞归 学业有成离家远

大学三年,国共两党内战爆发,全国一片混乱。学生们爱国心切,纷纷请愿,要走出校园参加战斗。但他们并不清楚,为谁作战,一边是给予自己读书的国民政府,另一边是带有进步思想,要推翻国民政府的共产党人。然而,现实没有选择,国民政府为了保护有知识的在校大学生,培养未来人才。采取学生不得离开校园,学生的使命就是学习的劝戒,伯昆和其它学子们远离战火,得以顺利结束大学生活。

那边远离都市,偏远乡下的月莹,同样感受不到战争的残酷。婚后一年,大女儿出世,娘家人为此送来的衣物,可供到十八岁。纯银打造的精美手镯、脚镯、玩具及化妆品、堆成了小山。

每日里月莹无忧无虑的带小孩、敬公婆过日子,带领私熟学堂里的农村小孩识字,再就是日夜思念远在他乡的丈夫。

天资聪颖的伯昆,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每年在全校均是榜上有名。毕业后,作为优秀学生,被选派保送到当时中国更高学府——武汉大学,继续深造学习。一听到这消息,伯昆不知是喜还是忧,喜的是学业有成,愁的是又要离开娇妻到更远的地方去。于是匆匆打点行装,告别校园,星夜赶回老家。

这天上午,月莹正在学堂教学,不知谁喊了一声,月莹,你伯昆回来了,情急之中,慌忙冲出学堂,不料被门前一块大石绊倒,一个悵琅,头倒栽葱入地,血流入注,昏死过去。

(五)英俊男儿志四方 祖国挑选任飞翔  

等到月莹醒来时,已经在邵东镇医院三天三夜,看着眼前的日夜守候的丈夫,想想都是后怕。  

1946年,时年22岁的伯昆,带着妻子的眷恋,父母的希望,乡亲们的羡慕,又从湖南长沙的小都市,只身一人来到了全国中心大都市——武汉。战乱的武汉大学迎来了一大批像伯昆一样的从全国各地大专院校选拨出来的优秀学生,学习水利治水。  

一晃4年过去,伯昆以优异成绩毕业了,伯昆和他的校友们等待祖国挑选,为国效劳。

  大学毕业,重任在肩

  好男儿志在四方

  此时1950年,正值新中国刚成立,百废待兴,黄河泛滥,长江洪患,国家亟需水利专业人才,刚毕业的伯昆,分配到了成立不久的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简称长办。别看这单位名称叫小小的办公室,那可是个省部级单位,直属中央国务院领导。

这时的中国,土地改革全面开展,伯昆娘家全家被抄,大伯被高帽子批斗镇压,几个伯兄弟均逃亡在外,流落他乡,沓无音讯。好在老丈人平时里时常救济穷人,又曾金银家财支持过革命,算是逃过批斗一劫。而伯昆父母由于有些家产田地,被定为富农,也在打倒之列。因人缘好,仅靠出租田地,自食其力,维持生计,从未剥削穷人。但还是被没收全部家产,赶出堂屋,住在灶房。

伯昆是个好男儿,想到美丽的妻子,三年内又生两伢,一人带三个儿女还要照顾公婆,全家6人挤在一间灶房,生活困难。工作刚参加没两月,急忙就请个假回了老家,父母年迈体弱,一边托乡村政府请人照顾,一边不得已划清阶级界线,算是将妻子及老大老二接到了武汉。三女儿尚幼不满半岁,留在了乡下公婆照看。

(六)拖儿带女勤工作 养家糊口安家乐

月莹是乡下女人,一辈子没出过家门,到了武汉,哪见过这世面,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早已没得魂了。而丈夫不急不慢,在离单位马路对面的里弄租得一间民房,安顿下来。望着眼前的一切,她感到丈夫好伟大。
伯昆又是个上进青年,即使家乡受到那么大的冲击,仍然是感谢政府,感谢党。在单位老实做人,勤恳工作,报效国家。当三反五反、四清、反右运动一个接连一个,他却没有受到任何牵连,还将自己的家庭成份——富农,申诉至当地政府,而改为为小土地出租。他知道尽管自己入党申请书写了好多年,出身不好是难以取得政治进步,但成份的改变,对子女将来成长是有利的。

这一晃又过了几年,家里又添一女一儿。这时单位实行分配住房,地点就在长春街,那是被推翻的国民党政府及兵营所在地,周围有围墙,正门有哨兵岗,内有10栋办公楼大院。后经政府分配给长办作为职工宿舍。

大院中的7栋,是一个独门小院,原是国民党政府内设医院,小院内中间是一空地,楼上楼下两层房屋环形围绕,共分配给二十多户职工家属居住。二楼有一间宽大房屋,足有24平米,这在小院二十多住户里,面积是最大的,它原是医院的手术室,也是伯昆一家七口人所分配的房间。

让全家人惊喜的是小院内有2个厕所,一楼是男厕,二楼是女厕。再也不需要像原住地那样,方便时在马桶里,早上起来天不亮就到路边等 “下河”。更让全家人高兴的是,屋内还有自来水和电灯,同时还分了一张床,一张桌,一个五屉柜,也是从国民政府那里收缴的,还给人民当家作主。

小夫妻想到乡下的三女儿生活清苦,一合计,虽说家里人多拥挤了点,但伯昆还是回了趟老家,将三女儿接到了武汉。看到父母因土地、房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