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游最后一站,刘涛一行十八人被导游带到深圳一个叫"东方珠宝"的玉器加工厂,厂区很大,装修豪华、气派。


漂亮的销售经理把大家带到一个珠宝玉器展厅。展厅柜台前有两排椅子,经理请大家一一坐下,开始介绍玉器的种类与鉴别真伪的方法。


两个青春靓丽的女服务员热情地给每人发了一瓶矿泉水。销售经理笑着说:"这是我们老总家乡玉泉山的泉水,千里迢迢空运过来很珍贵,希望大家都打开尝尝不要浪费了。


人高马大的刘涛正渴得嗓子冒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气就喝了下去,感觉这水清甜可口,意犹未尽。善解人意的服务员又递了一瓶给他,他又全部喝光,心满意足地说:"谢谢"。其它人女士居多,大家只是浅尝一口纷纷点头称赞。


销售经理的讲解幽默风趣儿,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正讲得起劲,进来一个光头纹身戴硕大玉貔貅的健壮男人。四十多岁,肥胖的圆脸,锐利的三角眼儿,眼角有一颗醒目的黑痣,衣服穿得也很另类。他手里把玩着一块上好的翠绿手把件儿。


进来开门见山地说:"我是东方珠宝的总经理聂斌,厂长是我爸。说起港澳游有一个笑话儿,出发时你们是战斗机,到了香港你们就是轰炸机,看见什么都买买买,因为陆客有钱就是任性;第二站澳门基本就变成了榨汁机;进赌场兜一圈出来,就变成了甩干机;回到深圳,到了东方珠宝,你们基本就变成了铁公鸡。"


大家哄堂大笑,聂总接着说:今天在座的各位不管买不买东西,我都要每人赠送一块玉,算是我的一点小心意。"大家一听有玉可赠,都笑逐言开。


聂总请大家来到VIP精品玉器间,里面的东西琳琅满目,价格不菲。他拿起一对儿标价2.6万元的金镶玉翡翠吊坠,开始夸夸其谈。大家听得云里雾里却不住点头称赞。


聂总环视了一下大家:"这是一对儿上好的金镶玉龙凤配,上面镶嵌的黄金就有3.6克。俗话说,玉赠有缘人。今天我要在你们当中寻找一位有缘人,把这对儿玉佩低价卖给他!价格低的超乎你们的想象。9999元有没有想要的?"聂总把玉佩高高举起,高声问道。


大家面面相视一阵沉默。聂总环视了一下大家,表情有些阴郁:"5999,赔钱卖给大家,有没有想要的?"他提高了嗓门儿。下面开始有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一会儿又归于平静。


"砰!"聂总使劲一拍柜台,大家吓得一激灵,都抬起头看着他。他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3999元!"他声嘶力竭地喊道。


见大家还是无动于衷,终于沉不住气了。他恼怒地说:"大家不会3999元都拿不出来吧?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了!另外,在此基础上我再赠送一对儿价值8800元的翡翠貔貅!机会就摆在你们面前!我就不信你们不动心!"


刘涛脑门儿上开始淌下大滴汗珠儿,他痴痴地望着聂总手里的那对儿玉佩。心想,前段时间在单位吃回扣得罪了杨总,心情郁闷才出来散心。要是把这对儿龙凤佩送给杨总,工作的事儿肯定就顺风顺水了,说不定还会高升呢!老婆下个月要生孩子了,自从结婚,自己还没送过她一件像样儿的礼物呢。


不知为什么,看着那对儿玉佩,他有一种莫名的兴奋。聂总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今天,只有我有这个特权给你们这么低的价格,赠送这么丰厚的礼物。我再给大家五分钟时间考虑,你们谁买了这对儿龙凤佩,就是给我聂斌面子,一生交下我这个朋友。香港、澳门、珠三角没有我搞不定的事儿。"


"一生的朋友!"刘涛的心像冰湖里被扔进一颗滚烫的炭火,瞬间沸腾起来。他想如果交下聂总这个朋友,那以后就可以跟着他混了,再也不用看领导脸色了。他腾地一下站起来,大手一挥:"我买了!刷卡!"豪爽地亮出了信用卡。


聂总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兄弟,一看你就是个爽快人,从此你就是我聂老大的朋友,有什么难事儿只管给我打电话,天大的事,哥都给你办得妥妥的!就冲老弟这份豪爽,我给你一张我的金卡名片,有了这张名片,你就等于有了护身符,走到哪里,别人都会高看你一眼。"


"谢谢,谢谢,我,我没钱,但是我真心想交你......交你这个朋友。"刘涛语无伦次地说。


聂总用戴着翡翠扳指的肥手在刘涛的肩膀上使劲地拍了几下:"老弟你跟我来,咱俩去我办公室拿名片,既然是我聂老大认准的朋友,我还有超值大礼要送给你,跟我来。"


刘涛顿时飘飘然起来,站起来就跟着往里走。同团年龄最大的杨姐拉住他的衣角儿,在他耳边小声说:"不要去,小心是陷阱。"刘涛无所谓地摇摇头:"3900交个朋友,值!"


其它人看着刘涛跟着聂总进了他那间豪华的办公室,开始羡慕嫉妒恨,还有的开始怀疑人生。


等了快一个小时,刘涛从里面恍恍惚惚地走了出来,手里拎着四五个玉器盒子,满脸绯红,高兴得像中了五百万一样儿。


大家来不及细问,导游就催着赶飞机。


回到家,刘涛把礼物分别送给了领导,老婆和丈母娘。


第二天,丈母娘怒气冲冲地把翡翠貔貅甩到他面前:"刘涛你真够损的,居然买了对儿假玉送给我,害我在一帮老姐妹们面前丢尽了面子。"


刘涛如五雷轰顶!他哆哆嗦嗦地拿出金卡名片给聂斌打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您核准后再拨......"


刘涛瘫坐在地上,欲哭无泪。因为那天他在聂斌办公室又买了两只玉镯,透支了两万八!两万八是他三个月的工资啊!他立刻想明白了,那天他喝了玉泉山水后,头脑就一直晕晕乎乎的,莫非那水里有文章?那他送给杨总的那对儿金镶玉龙凤佩也应该是假货吧?他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完了,完了,明天就等着被开除吧!"


果不其然,第三天刚一上班,杨总秘书就打电话让他去办公室。他心惊胆颤地推开门,杨总阴沉着脸,面前放着他昨天让秘书转给他的礼物。


他的心瞬间冰凉,结结巴巴地说:"杨总,对不起,我被骗了,我不知道这对儿玉佩是假的。我......"


杨总打断他的话,语重心长地说:"看到你,我就想到了当年的我。宋学大家程颐说:一念之欲不能制,而祸流于滔天。古往今来,因不能节制欲望,不能抗拒金钱、权力、美色的诱惑而身败名裂,甚至招至杀身之祸的人不胜枚举。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诱惑,一不小心就会掉入陷阱。什么时候,面对诱惑不心动,不为其所惑,说明你就真的成熟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明天,你去市场部任销售经理,但是。不可以投机取巧,一定要脚踏实地的干!"


"嗯,嗯嗯!"刘涛拎着那对儿龙凤佩出了杨总办公室,有一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恍惚感。


文字:京都物语

图片:麦子美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