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绵绵,光阴犹如白驹过隙

捋尽我们净明饱满的年岁

今生,不管是父母

还是爱人或友人

肯花时间陪伴你解愁聊天的人

都是世间最奢侈的人

该当好好珍惜

每个人的青春

都有他别具一格的燃烧

或其光清飇,或其气熊熊

用青涩和单纯,用莽撞和张扬

掠过他人生最斑斓的弯道

经历的苦乐和喜哀

只是每个人成长轨迹中

刻画故事的代价与奖赏

一场又一场的风雨

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书写了每个人迥异的山月人生

那些曾拥有或深交的缘聚

亦随光阴荏苒而成云烟

沁入花期流沙的倒影里

往事花事都飘散在旧光阴里

一回眸,发现许多流年里的风景

还在那里摇曳生姿

痛苦的、喜悦的、温暖的

不论你走出多远

它永远都在岁月的面前

直到人生的尽头

光阴不居

时光絮语的蹉跎中

还剩几人,花时间

来聆听你絮絮叨叨的旧故事呢?

光阴悠长,所有的旧事旧人

在岁月的冲刷小

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阳光明媚的小城

依然在月亮之巅

独舞清辉,滤尘拨物

季节进入深冬

因为对你的思念

却没了冬日的寒冷

尽管若有若无的小风拂过我眉骨鬓颊

可柔暖的阳光依旧每天如约而来

这晴好的天气终究没有辜负我们的花期

我的气色也渐渐明朗起来

很长时间,内心不再波澜起伏

看着那些晕染在纸上的墨情浓意

字里行间写满了温情与相知相守

隔着万水千山的遥远

这样被懂得,被惦念

心,突然浸满了暖暖的温热

柔软得再也承载不起任何惆怅

满满的都是牵念,是相惜期待

思念重重叠叠却无以言喻

一轮暖阳撒下她温柔的余热

照慰枯木衰草

瞬间,冰凉的灵魂有了温度

这份情暖越过花窗

落在花梨桌几上半染的画卷

只等有情人来画完余下的人生

别离太久,半生,她用温良恭顺

接续着过往美好烟云的铭记

只想在远方为责任而寂寥的身心

充盈与释放一份明媚花期

只待高原与江南的暖阳

将两颗分离太久的心融化




顺着光影向着窗格望去

沁浅透蓝的高空飘着几朵懒散的白云

园子一角的冬青依旧青绿

只是没有了夏日的昂首勃起

墙角颓废的老榆树

突兀着枝桠的哀伤

似乎诉说着冬风拂过的薄凉

那是季节轮替的印痕

人生悲欢离合的自然而然

在默默等待着春风十里的抚慰与恩遇

突然,透过花窗

小风吹起桌角的一浅书页

灵动的字意碼成了稻田的穗子

让一念执着的遥望

在风吹疲惫的期待中扫描成一帧帧画

绝尘落定的心事

绽放成一朵崖壁的格桑花

独自孤芳摇曳在绝世的清傲里

一方绵柔的心事

兜兜转转难熬去离

只为反复重温的那些心动的时光

不管岁月如何苍老

你一直就在我心里生生不灭

相伴着我呼吸,抚摸着我安睡

今夜,风清月朗,星子疏淡

诗意的念想,是夜空中躲藏的云朵

听,你的脚步,踩踏着晶莹的冰露

款款随风而来

我微笑着,默默等候

看你跋山涉水的劳顿

相逢拥怀,看你眸里写满温柔

羞怯的抿笑,缄默间

化解离人间太多的无奈与思念

抛掷岁月如梭的残酷

不去慨叹往昔的离合悲欢

只想在这一方融融暖意里

盈满一怀温情,为你执笔研磨

描画离别如烟的微澜涟漪

把人生的十之八九的不如意

撂在凝冷的高空

为你我的迟暮之遇

画完最后的一缕情萦

把绕着眉稍的清喜

连着过往忧伤的那些故事

折叠在人生苦短的画集里


有位诗人说:我内心固执地追求

只有我自己看得见,但我希望我没错

回眸,谁的目光定格成一朵洁白的云朵

我仿佛看见了

一场飘飘洒洒的漫天月光素雪

犹如梨花瓣飘的雪花

将两颗初遇的心飘白

漫天的柳絮云朵

铺就一幅动人心魄的烟花绚烂

洋洋洒洒,带着美丽的牵挂

浅唱低吟初春的情歌

生命像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

在风里挣扎,寒冷里冲刺

最终在十里春风的如兰呵笑下

飘然落地融化无踪

岁月犹如雪花飘零

把每一个有情人

覆盖在生离死别的路上

只因彼此的一往情深

一直在雪舞苍茫的路上

努力靠近,彼此相爱温暖

只待春歌的唤醒





此刻的家乡

在高原的三月里伴雪醉睡

纤腰素手的六角雪瓣

犹如满天霓裳的柳絮

痴怨缠绵

站在西海的忘川畔

你如雪的眼眸

灵动于如昔的容颜里

静静地聆听

异乡薄衫负手的少年郎

为你弹奏心灵的清曲

梅花寂放的尘世烟火

犹如皎洁如银的月色

映照着我眉间的清愁

恍惚间

你吹气如兰的气息

拂过我耳畔

难不成是心有灵犀的贯通?



淡言理解,是你我最深的缘分纽带

一茶一饭,育儿养家

是我们最圣洁的烟火平凡

生活中其实也没有清香玉兰的高贵

也没有书卷里浓墨重彩描绘的浪漫

有的只是重重的责任与淡淡的希望

依着你温良恭顺的笑意

洗涤我今生风尘的疲惫



人生,不是在悦诗风吟中陶醉

就是在绝望麻木中飘荡

恰如这茫茫人海

能有几人与心怡倾情的良人牵手一生

我和她,她和你

都在红尘作茧的世俗自缚难脱

能有几分力量来干涉想要的幸福

有时候,努力游过飞花轻梦的伤海

却躲不过闲而无信的暗箭

只能一遍又一遍

想着、过滤中心中的你

有时候,思念,留恋

会促使人放下矜持

寻着的那份炽热的爱低眉前行

只为在爱的方向

找到属于自己的灵魂

也许,红尘梦回的爱

苦苦追逐的期盼

并非犹如神仙眷侣的不食人间烟火

也有生活刁难的摩擦

但入了心的爱,就是住进灵魂的月亮

年年岁岁都有盈亏轮替

只要一生彼此相爱陪伴

也是最真的圆满

苏芩说:世上最奢侈的人

是肯花时间陪你的人

谁的时间都有价值,把时间分给了你

就等于把自己的世界分给了你

世界那么大,有人肯陪你,是多大的情分


梦醒时分,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出版于《青年时代》《中国散文.年鉴》《中国文学缘收录出版散文集》《中国芙蓉国文汇》,国家机关杂志《牡丹文学》收录出版叙事抒情散文,作品见于阿语世界、青海日报、新民晚报、上海文学、黄埔散文集、中国诗歌散文精品、诗词散文世界、如雪诗苑、环球时事评论、诗词天地,诗词原创文学、现代诗歌,还有其它各大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