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察加,位于俄罗斯远东地区,为一半岛。西临鄂霍次克海,东濒北太平洋和白令海峡。面积37万平方公里,人口约30万。"堪察加"在俄语中意思是"极遥远之地"这里地处边远,距莫斯科1万多公里,地广人稀,经济落后,可以说是俄罗斯的"西藏"。


这是一个山海相依的地方,

这是一片野性而神秘的土地,

这是一个冰与火交织的世界,

这是一个棕熊与鲑鱼生生不息的王国。


对懦弱怕苦的人而言,

这是艰苦、危险、受难之地,宛若地狱,

在勇敢无畏的人看来,

这是幸福、刺激、愉悦之境胜似天堂。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王安石·《游褒禅山记》)堪察加正是险远之处。

2015年和2016年,我两次探访堪察加。初去时,遇到的国人寥寥无几,从去年开始,逐渐增多,堪察加甚至成了摄影团的热线。

  堪察加象一位酷毙的硬汉:硬朗、粗犷、彪悍、浑身透发出原始、野性的气息;堪察加又象一位温柔美丽的村姑:朴素自然,天生丽质,不施粉黛,面容俏丽,婀娜多姿,使人不知不觉地坠入温柔之乡。

在堪察加探险旅行的感觉极似吃四川火锅:在品尝各种美食的同时,享受着从味蕾到胃部的无比刺激,并使你回味无穷,还想再来。只不过,这是一场视觉盛宴,那无以伦比的风景,刺激你的眼球直抵心灵深处,引发犹如火山喷发般的强烈震撼。这种赤裸裸、坦荡荡的美,会使你未走便想再来。

  堪察加是一个三面环海的半岛,没有公路或铁路与外界相通,它与外界的交通是靠航空或海运。从北京飞往堪察加没有直飞航班,中途需在哈巴罗夫斯克或者海参崴转机,飞行时间大约5个多小时。执飞的是俄罗斯航空及西伯利亚航空。

  云雾中露出两座金字塔状的山峰,这就是堪察加州首府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的标志性山峰------阿瓦恰火山和科里亚克火山。

  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濒临阿恰克海湾,空中望去,依山傍海,城市就在海边蜿蜒展开。这座城市里居住了堪察加半岛一半以上的居民,却是全世界第二大无法通过公路到达的城市。

  堪察加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由于邻近美国阿拉斯加和日本,所以是俄罗斯的重要军事基地。部署着洲际弹道导弹,而且是太平洋舰队的核潜艇基地。在冷战时期,这里是外国人不得进入的军事禁区和有名的"军人城",冷战结束后一段时间过去,才对外国人开放。

因堪察加地处边远,交通不便,离莫斯科有上万公里,且经济落后,涉足的游客不多。

  圣三一大教堂是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最大的东正教教堂。

  教堂位于城市的高处,在此俯瞰,整个城市及火山一览无余。

  堪察加最着名的几个旅游景点都在远离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的偏僻无人区,有的还无公路可达,需乘坐直升机前往。所从,堪察加人经常夸张地说:"堪察加没有路,只有方向。"即便有路,公路状况也很差。我们乘坐的是一辆卡玛斯军用重型卡车改装的Bus Truck,6轮6驱,具有强大的越野通过能力。

  经过12小时的颠簸,我们最后穿越了原始森林中的土路,爬上仅有低矮植物的山岗,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克柳切夫自然公园内托尔巴齐科火山脚下。俄罗斯后勤保障团队非常给力,在火山熔岩形成的岩石中迅速搭好了住宿、餐厅的帐篷。

  这里最令人可怕的是成群的蚊子军团,黑压压呼隆隆地向你扑来,而且无孔不入。尽管我们戴上了罩住头脸的防蚊帽,喷了驱蚊喷雾,但仍然无法完全抵御它们的疯狂攻击,而且是一咬一个包,疼痒难耐。有一次,我因嫌防碍拍摄而取下了防蚊帽,被咬了满脸红包,回营地一数,妈呀,26个包,而且一个星期后才消。其次,是周围有棕熊等猛兽,所以俄罗斯领队反复强调不许单独外出。再次,是反复无常的气候,即便夏季,也会经常遇到狂风大雪、大雾。曾有一晚狂风呼啸,几乎将帐蓬刮走,我们缩在帐篷里眼睁睁度过了恐怖的夜晚。

  摄影点设在距离营地1500米的小湖边。小湖水平如镜,湖中长着如飘带般的绿色水草,湖边正盛开着白如棉絮的野花。五座白雪皑皑的火山环绕在小湖周围,一片寂静空灵的境地。

  堪察加是著名的火山活跃区,共有200多座火山,其中29座活火山。堪察加火山群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我们所在营地举目可见五座:乌什科夫斯基海拔4057米,石火山海拔4575米,,克柳切夫海拔4750米,无名火山海拔2869米,托尔巴奇克海拨3085米等。图中左侧雪山就是堪察加的最高峰,也是欧亚大陆最高的火山------海拔4750米克柳切夫火山。

  这里却又是风光异常诱人的仙境,不仅漂亮,更是震撼。淸晨,朝阳映红了雪山顶,雪山倩影倒映湖中。

  红霞如火,燃烧了天空,燃烧了小湖。远处雪山如一对恋人,腰缠轻纱,脸庞被羞涩和幸福染得微红。

火山群景色

彤云滚滚

破晓前的景色

  诡异的云朵给火山戴上洁白的头巾,显得如此神秘和神奇。

  当踩着黎明前的黑暗,来到湖边时,你不会知道即将迎接你的是怎样的清晨。你焦急地期待着,甜蜜地憧憬着,大自然这神奇的魔术师给你变幻着绝无同一的瑰丽景色。

  神奇的晚霞描绘出半湖瑟瑟半湖红的奇妙画卷。

  在我2016年再次到达此地时,幸运从天而降:克柳切夫火山突然喷发了,火焰时隐时现,火山灰冲天而起,喷发的火山在朝阳和彩霞的渲染和衬托下益加壮观。我想,这辈子恐怕再难看到如此震撼的景象了,这哪是火山喷发啊,简直就是人品大爆发,运气大喷发!

  喷发的克柳切夫火山

  谁说福无双至?我信双喜临门。就在我们次日上午收拾帐蓬,依依不舍准备离开时,无名火山也突然喷发了!它浓烟滚滚,将大量火山灰抛向天空,与克留切夫斯基火山一唱一和,遥相呼应。

  我们的第二个点还是是托尔巴齐科火山,但我们是绕上一个大弯,去到另一面近距离接触它。它距离克柳切夫斯基火山并不太远,都在一个火山群内。由于沿途经常需在原始森林中狭窄且坑坑洼洼的土路中或火山灰上行驶,而且要两次涉河,使人觉得路程十分漫长。由于前两天下雨,小河洪水泛滥,水流湍急。这时,战斗民族司机的大无畏以及6x6重卡的强大威力就派上用场了,"怪兽"在轰鸣中征服了洪水。

托尔巴齐科火山晨景

  我们扎营在火山脚下一片稍平的地方,身下就是黑黝黝的火山灰。举目四望,到底都是早己冷却的火山熔岩和火山次,一片荒凉景象,仿佛我们来到了另一个星球。这里己成为徒步观看火山熔岩的一个营地,建有简陋的几间大帐蓬及厕所。手机在此根本没有讯号。

  清晨,营地笼罩在细雨浓雾之中。随着太阳升起,出现了一道淡淡的彩虹和佛光,宛若仙境。

一位俄罗斯美女登上小山顶,俯瞰着山下的苍凉景色。

  托尔巴齐科火山曾在1976年和2012年底两次喷发,形成了浩浩荡荡长达几公里的熔岩流。我们2015年到此时,虽然大部分熔岩表面已冷却硬化,但还是有部分地区底部存在未熄灭的熔岩。走在表面已硬化的熔岩流上,仍能感觉到脚下一股热气上升,蒸腾为弥漫的团团雾气。

  这片玄武岩熔岩是2012年11月火山喷发形成的,方圆有十几平方公里。

  坚硬的玄武岩被火山的高温熔炼成岩浆,喷流出地面,生成赭红色的熔岩,它们层层叠叠挤压堆叠在一起,形成千姿百态的形状。

  暮色苍茫中,熔岩流蒙上一片幽蓝的色调,显得十分神秘、诡异和恐怖。

  地形、运动状态及流速的差异使熔岩形成千奇百怪的形状和图案。

  从形状可以想象出当年熔岩翻腾扭结的情景。

  绳状熔岩、枕状和崩裂的熔岩。

  地形陡峭处,岩浆鬼斧神工地塑就了壮观的熔岩瀑布。

  要寻找和拍摄尚未的熄灭的熔岩,必须选择在天黑后徒步熔岩流。在熔岩上行走,必须小心翼翼,一些熔岩处于酥松状态,而且有许多崩开的裂缝,一不小心就可能出事。寻找未熄灭的熔岩首先得找到表面尚在发热的岩石,有些岩石温度还蛮高,不能久站,否则会烤焦鞋底(我的摄影三脚架就有一只脚垫被烤化了),其次要从熔岩的裂缝中寻找。

从熔岩裂缝中暴发的火团

熔岩裂缝中迸发串串火星

  2015年我们还能轻易地找到裂缝中未熄灭的溶岩,次年再来时,千寻百觅,却怎么也看不到它的踪影。

  大自然的更新能力是强大的,满目苍凉的荒野上己开始呈现一线生机,火山岩和火山灰上己开始生长苔癣、小草和野花。

  各种鲜艳夺目的野花生机勃勃。

在南面,1976年火山喷发造成了方圆几公里的"死亡森林",一片片光秃秃的枯树干或倒或立,荒凉悲惨。

  火山喷发使这里一片焦土,满目疮痍。枯立的树干直指苍穹,仿佛在向上天哭诉着命运的悲惨与不公。

  它们又如一个个宁死不屈的斗士,面对不可抗拒的火山的肆虐,它们抗争过,坚持过,虽死犹荣。在它们的下面,已经有新生的一代绽发嫩芽,前赴后继。

躺下的,似乎死不瞑目,怒视着远处的火山。

  第三站是位于南萨哈林斯克自然公园的穆特洛夫斯基火山。该火山海拔2323米,距离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80多公里。但道路坑坑洼洼,破烂颠簸,爬山时根本没有正规道路,而是在冰原上行驶,只能根据以前的车辙和司机的经验选择前行路线。

  从火山上冰雪融化形成的小溪跌落断崖,形成飘忽的瀑布。

我们的宿营地选择在山坡上一处鲜花和灌木丛簇拥的小木屋。

  小木屋是为徒步火山的探险者及户外运动爱好者而设的简陋住所,空间不大,容纳人数不多。无人管理,先到者先入住。

  营地旁有一条沿着山坡流下的淸沏小溪,冰雪融化而成的溪水冰冷刺骨,叮叮咚咚地向山下流去,这也是我们埋锅做饭的食用水源。

  时值夏季,这里仍然是冰天雪地。神奇的是,小溪两旁生长着碧绿的野草和盛开的小花。

  冰川旁怒放的鲜花

  营地四周,风光旖旎。几座火山历历在目,有的还在往上冒着热气腾腾的烟雾。云雾在山间缠绕,飘荡着。

  日落时分,红花绿草,白色冰川,金色远山,蓝天白云,使人不觉得处于蛮荒之地,而是置身神域仙山。

  暮色苍茫中,一边品尝美味的野餐,一边欣赏天边的晚霞和飘逸的云雾,那可是真正的秀色可餐!

  荒山旷野的夜晚

  天近咫尺,满天星斗,仿佛伸手可摘。

  呼吸着带有花草芳香和泥土气息的新鲜空气,枕着小溪流水的动人韵律,安然入眠。

  清晨的满天朝霞

  雨后,苍穹架一道七色彩虹,而且持续两个小时,久久不褪。

  彩虹不稀罕,但冰川上的彩虹可真的难得一见。

  在穆特洛夫斯基火山最令人激动和难忘的是冰洞探险。冰洞隐藏于冰川的一处陡坡中间,没有当地向导的带领,根本找不到它那隐秘的处所。欲入冰洞,必须手足并用爬上一段陡峭冰坡,而岀来时,我干脆一屁股坐在冰雪上,怀抱相机,乘坐天然的冰雪滑梯哧溜而下。

  山坡下,是从冰洞奔涌而出的溪流,湍急冰冷,靠近便感到一股寒意。

  冰洞入口有一窄道,仅容一人通过。阳光斜射入洞,照亮洞内冰柱、冰挂,入里渐暗,冰雪透着幽蓝。

  冰洞外窄内寬,形成拱顶大厅,洞深百余米,底部有溪,流水潺潺。人入其内,半喜半忧,喜之美如天宫,满目琳琅;忧之高深莫测,恐有崩塌。

  另一冰洞,不高不深,入内需躬身而行。上有滴水淅淅,下有小溪石缝中缓缓穿行。半透明的冰层圆弧相连,闪烁着五颜六色,仿佛是通向冰雪童话世界的隧道。

  由于流水的作用,每年的冰洞位置或洞口形状都会有所差异。第二次到达时,洞口位置己别于前,且洞口宽敞,入内渐窄。

  堪察加最负盛名的景点之一是喷泉谷。喷泉谷位于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北面的克罗斯基自然保护区,包含两部分:乌宗破火山口及泥火山群,地热间歇喷泉谷。游览喷泉谷需乘坐俄制米8直升机前往,飞行约1.5小时。米8运输直升机搭载10余人,乘客在两侧长櫈面对而座。开有圆窗若干,其中一些可打开,便于拍摄。

  飞行途中,可从空中俯瞰卡勒姆基、小谢米亚奇科等火山。直升机在火山上空盘旋绕圈,以便乘客观赏和拍摄火山全貌。

  火山口犹如一口大锅,往外喷发着浓浓的蒸汽,形成滚滚翻腾的烟柱。

  火山顶上,积水在火山口而成的火山湖,仿佛镶嵌着一颗硕大的蓝宝石。

  直升机降落的第一站是乌宗破火山口。它看似群山怀抱中的一个盆地,约10公里,实为火山大喷发后留下的破火山口,并形成了热水湖及湿地。这里一直持续不断地进行着各种形态的地热活动,湖面热气腾腾,弥漫着阵阵硫磺气味,周边分布着许多各种各样的冒泡泥罐、喷气口等。

此处也是棕熊活动区,泥地上留下了明显的棕迹。为了安全,游客需由携枪警卫陪同,沿着木栈道而行。

  乌宗破火山口的地热泥潭,此起彼伏地冒着泥浆气泡。

  直升机降落的第二站是离乌宗破火山口不远的喷泉谷。这是著名的间歇泉集中区,从飞机上远远望去,一条小河从山谷流出,谷内热气腾腾,升起一道道蒸气,弥漫飘突。喷泉成份各异,有酸性泉、硫磺泉、氨碱泉等。

  由于地热丰富,周围的植物郁郁葱葱。

  喷泉有着不同的命名,如列希泉、丰坦泉、双体泉、地狱之门、巨人泉等。

喷泉有大有小,喷发时间和间歇时间也有长有短。其中以巨人泉最为壮观,先是水升渐满,继而冒泡沸腾,突然发出轰鸣,巨大水柱腾空而起,喷高可达10---15米,顿时水珠四溅,氤氲笼罩,在阳光照射下如梦如幻,最后,泉水消落,酝酿下一次喷发。

  回程中,直升机降落在风光秀丽的小河畔,游客在此午餐并可免费泡洗温泉。

  到勘察加探险旅游不可不去库页湖观看棕熊捕食鲑鱼,这是去勘察加的重头戏。库页湖,又称千岛湖,位于堪察加半岛最南端的南堪察加野生动物保护区,它是火山剧烈喷发后形成的火山湖。湖的面积77平方公里,平均深度为176米,最深处306米,与海相通。

堪察加约有20000头棕熊,而库页湖是它们的主要栖息地,堪称"棕熊王国"。库页湖同时又是著名的鲑鱼产卵区,每年7、8月,数百万条鲑鱼从大海洄游到此繁殖。因此,鲑鱼就成为棕熊积蓄热量以备冬眠的重要食物,此季也是观看棕熊捕鱼的最佳时机。

  库页湖有一个研究棕熊和鲑鱼的研究机构,在其旁边设立了一处接待游客的营地,每年7----9月开放接客,但接待能力有限,仅有可供住宿的木屋一座,大帐篷4顶,除此之外,就需游客自带帐篷扎营了。营地不提供膳食,旅行团或游客需自带粮食蔬菜,在营地提供的厨房自己做饭。

接待营地没有公路与外界相通,要进入主要靠乘坐直升机,其次是通过海路。从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有乘直升机到此一日游的项目,但真正要领略库页湖风光和观看棕熊,至少在此居住1---2晚。

  棕熊经常在营地四周走来走去。营地四周都拉上了电网,防止棕熊侵入。要离开营地外出时,必须有持枪警卫陪同保护。人们总在动物园看笼里的动物,现在轮到动物看"笼"中的我们了。

营地的风光很美,抬头就能看到湖边的伊林斯基火山。

  科研站有一木桥,桥下是鲑鱼逆水洄游的通道,因此也就成为棕熊的"食堂"。游客可以站在木桥上,拍摄近在咫尺的棕熊捕鱼。

  桥下的棕熊将头埋入清澄的湖水中,注视成群结队游动的鲑鱼,瞄准目标,猛地一扑,眼疾爪快逮住鲑鱼,然后抓出水面,大快朵颐。

  我们乘坐汽艇到达一处棕熊捕鱼的观察处,棕熊就在不远的湖滩上捕鱼。最近时,棕熊离我们仅有5米。

  一只棕熊叼着它的战利品上岸。

  两只憨萌的小熊正在嬉戏打斗。

棕熊撕咬着捕获的鲑鱼

  这只小熊捕食技巧尚不娴熟,面对如此众多的鲑鱼,一个猛扑下去,竟然颗粒无收。

  棕熊食鱼通常先从撕皮开始。

  哺乳的母熊及她的孩子。母熊有6只乳房,她一胎通常生下2---3只小熊。

  一个河口入湖处也是棕熊的狩猎场,河边建有一幢两层的木楼供人们观察拍摄。我们看见20余只棕熊聚在此处河滩,捕食逆流而上产卵的鲑鱼。

  棕熊在追击惊慌逃窜的鮭鱼。

又得一条!

  海鸥和鲑鱼。海鸥通常会拣食棕熊的残羹剩菜。

  在鲜花遍地的一个小岛上,安葬着世界著名的野生动物摄影家-------- 星野道夫。这位旅居阿拉斯加20年的自然摄影家,多次到堪察加拍摄棕熊。1996年8月8日,他就在这座小岛的帐篷里,遭到棕熊的袭击而身亡。我釆撷来野花放在其墓碑前,缅怀这位伟大的自然摄影家。

  清晨蹓弯的棕熊。

棕熊和天上的荚状云。

  库页湖夜空的银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