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哥城就象一部佛经,经文都在日出,日落,月圆,月缺,花开,花谢,生死起灭间诵读传唱,等待个人领悟。——蒋勋

  吴哥窟,很早之前就印在脑子里的名字,觉得那是一个既遥远又充满神秘气息的所在,尽管当年信息匮乏,并不知晓吴哥究竟有什么,在哪里,只是隐隐约约知道那是有许多石雕的历史遗址。
多年后的今天,几位兴趣相投的好友确定去吴哥之后,开始读游记、做攻略,吴哥的神秘面纱就此被轻松揭起。网上关于吴哥的游记非常多,大部分的驴友都提到了一本书:蒋勋的《吴哥之美》,这本书也像是蒋勋自己的游记,不仅翔实的记录了吴哥的前世今生,还有许多对于吴哥之美的鉴赏及感悟,让我们此行虽是匆匆一瞥,但因为蒋勋,吴哥给予我们的印象是有温度的,难以磨灭的!

  暹粒的天气可以用变化多端、反复无常来形容,清晨拉开窗帘,天空不是想象的晴朗,云层很厚。当我们到达吴哥国家博物馆的时候,云层散开,阳光明媚。博物馆整体建筑很有艺术感,外墙颜色白色为主,大门是由一个小长廊构成,长廊有很高的穹隆尖顶造型,很适合留影拍照。博物馆里所陈列的石雕佛像全部来自吴哥窟,馆内不允许拍照和触摸展品。
参观完博物馆出来已经中午,天空阴云密布,突突车司机带我们来到一家东南亚风味餐厅吃饭,进门是一个很大的庭院,里面小桥流水,花草茂盛,池子里莲叶亭亭,好多锦鲤自在地游来游去,好不惬意。坐在矛草棚搭建而成的餐区用餐是一大享受,遗憾的是菜品的味道强差人意,就连白米饭也不好吃。饭刚吃到一半,雨就沙啦啦的下起来了。

  

古朴简约之美---比粒寺

下午4:30出发去景区门口买门票,雨虽然停了,但天空还是灰色的,看不到半点太阳的影子,买好门票,我们还是决定去比粒寺,远远的看到三座佛塔,第一眼就觉得有一种遗世独立的美,走近了看,寺庙门口全部是石砖堆叠而成,石砖缝隙间长满了野草。寺庙的结构是层层向上递进的须弥山形,必须攀爬才能上到顶层,上面有三座寺塔,寺塔的四面都有石门,门楣、门框、门柱、门身都有精细的雕饰,虽然有很多地方残破了,但丝毫不影响它的美观,反而让人觉得残缺也美,是漫长岁月赋予这些古建筑的特殊印记,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


石雕的极致之美---斑蒂丝蕾宫

斑蒂丝蕾现在被俗称为女王宫,但其实是高棉时代,国王赐给高僧居住和修行的地方。斑蒂丝蕾以粉红色砂岩为建筑外墙主体材料,并且有着大量精美绝伦的雕刻,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王族女性的住所。

门楣上细腻繁复的花纹如同锦缎上最为精美的织绣,很难想象当时的工匠是如何在坚硬的石头上完成如此细致而复杂的雕刻!历经千年风雨,还是栩栩如生,动感十足,跟我国的木雕有异曲同工之妙!艺术的生命力真是可以横穿时空,跨越历史,直通心灵。

墙缝中长满了生机盎然的植物,陪伴着这些古建筑度过悠悠岁月。

废墟之美---崩密列

崩密列是吴哥古迹中未经修复的建筑,它当年被发现时就是这样静静的躺在丛林之中,布满青苔的砖块,斑驳的墙体,仿佛都在叙说一个久远而神秘的往事。各种植物在断壁残垣上攀爬缠绕,树木的根须在砖墙间四处蔓延,它们和这些建筑已融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构成了崩密列灰调之中的点缀之色。坍塌的建筑沉寂寥落,疯长的植物生机勃勃,仿佛生与死,动与静,繁华与没落,颓废与希望。也许,这就是生生不息的延续与轮回……


莲花池畔的身影之美——吴哥寺

来到吴哥,怎能错过吴哥的日出与日落!尽管暹粒的天气反复无常,观赏到日出的概率其实很低,我们还是义无反顾的在凌晨四点半起床,只为一睹千年古城在初升光影下的绝世容颜。此时暹粒的天空深邃静谧,繁星点点,我们心怀喜悦地走到莲花池边。池边第一排的位置早已被专业相机的三脚架占据,吴哥城的尖顶轮廓依稀可见,印着水中的倒影,静默沉寂,仿佛还在睡梦之中,只是半小时前的灿烂星空已经被大片大片的深灰色的乌云代替,闪电频繁地从厚重的云层中劈出一丝缝隙,刹那间的光照亮吴哥城沉睡的面容。天,还是渐渐地亮了,吴哥城在挺拔的菩提树的簇拥下苏醒,开着紫红色莲花的水池是她的梳妆镜,镜里镜外,容光焕发,清丽绝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