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清闲尘梦

图片:清闲尘梦

南方的秋末初冬交替,像水墨画两色间的自然晕染,不留痕迹。而落眼的景致,没有荒凉,没有悲戚。很多时候,在我心里,甚至是温暖的,是寂静的。

近段时间习惯早起。喜欢一个人去海边 附近的小路,走走,看看,拍拍。当微凉的风将天空吹得更远,脚步有了轻松的感觉。当枝头那些绿染尽棕黄,小麻雀便忙着在欢叫声中踩掉一片又一片黄叶。沿途满目粉黛乱子草,遍遍铺过去,像灼灼燃烧的火焰。令人欣喜又暖心。


其间穿插些许的青绿野藤草蒿,以不同的姿态和意象,点缀在漫天红缦里,醒目而舒心。于是,让人想到了春天。这些固执而饱含青春气息的藤蒿,是对春的不舍还是对生命的另一种诠释?

早过了烂漫的年龄,按理山山水水,花花草草只是过眼烟云。生活节奏随着步入中年,诸多压力和无奈冷暖自知。此刻,在初冬的早晨,能觅一方净土,寻一处美景, 然后向喧嚣的空间借一段恬静的光阴,是不是太天真?亦或太过矫情?

这个清晨,我便偶遇这样一段清闲的光阴。一座水中吊脚木柱房,乳白屋顶,简洁优雅造型,镶嵌在清水绿树间,纯净而唯美。


这是看鱼池所用木楼阁。走近,踩着沙沙落叶的小路延伸进去,在一个靠近水边窗的位置坐下,木凳木椅,烟黄中带暗灰,复古色调在光影里隐隐透出旧时光阴。


清晰记得,老家也有这样色调的椅子,童年时,常在上面跳着玩儿。后来,离了家,什么时候不见的仿佛成了谜。每次回家,想问,欲言又止。才知道,有时失去的,何止是一件旧物件?若真欲问清,已经失去了意义。

有鸟鸣声,挑在枝干上,斜斜透入木格子,回过神,才发现,风拂枝叶的窗左边,爬满翠绿嫩青的藤。几片象征秋色的黄浮在一片绿意间,显得单薄而无奈。昨夜有雨早歇,未来得及收心的雨滴不大不小,挂在枝叶间,亦或溅湿在草堆里,润润的,伴着秋雨特有淡香,萦绕在空气里。


当然这样的时刻,莫名生出诸多想像,念想中,水域另端,有曾经熟悉的身影涉水而来,一袭白衣,青山绿水间若蝶翩翔。低头,最好还有一条鱼,拖着长长的尾,顺着光影,浅浅笑,游进一株株草藤,游进一片片光阴。

这是多么美妙的想像;这是多么闲情的一幅图景!也许每个人心中,曾在某一时间段,都有过这样的念想吧!

只是这样清闲的慢时光,需要多大的勇气?生活的快节奏令思想成了离弦箭,而我们的灵魂,还拖着旧时光,在路上走走停停。


某日和一朋友聊天,问及他之前的客户下单量如何,答曰:客户加工的作坊转别人了,正准备和第三任女友结婚呢!当时愣了,第三任?刚32岁娶第三任,这节奏真赶上了城市生活!想想,是思想走得过快,还是对感情过于草率?

也许,当城市的灯红酒绿掩隐了魂,我们就无法选择从前的慢。从前慢,慢得一生只够爱一人;从前慢,慢得可以夜色里听见花开的声音。而今,红尘中的男女,都是从外及里的填充式,什么都满,少了半局的自然规律。


故,我们常常累得无法把自己抽空一点点,让自己可以闲下一杯茶的功夫与自然交流片刻。更多时候,置身在时间之外,站在人生的渡口,看着人潮涌动,看着花开花落,却没有停下时间,让心可以拥有闲情片刻的念头。

然而内心,因生活的嘈杂总会寻找突破口。失去与错过,多么令人痛心动容。而生存的压力,又不得不让我们一路向前狂奔。


多么想,让自然万物能随我的心就这样静下来,慢下来:看朝霞拥抱草丛;看夕阳缠绕芦花飞舞;让多情的风漾起水波;让残月轻轻诉说昨夜之梦。

眼前:碧水,远黛,野花,芦苇,白鹤,阁楼,小径,鱼桩,所有所有景致,并没有冬日的萧条落寞,只有美如画卷,闲情雅致的集中。


记得曾在美篇发了几张图片,一友友说,此景此境,适合修心养性,活过100岁都可!若真有可能,邀几好友,在此山水间品茶,畅谈,下棋,垂钓……


我想,这该是人生最惬意的生活!

时光虽浅,温暖如初。


原来,静下心,春草,夏树,秋水,冬峦,都是心中最挥之不去的拥有!也许,人生真该这样:慢下来,慢下来,以当初最简单的自我,守住一颗宁静的心,简单,平凡,幸福到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