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石头上的鲜花

邹海夫


居住在大乳山怀抱里的磊石村人,祖祖辈辈是出门就爬坡,这块赖以生存的山窝窝里土少石头多。

山窝窝暴戾,一场小雨也会惹的它撩去薄薄的黄沙,裸露出坚硬的胸膛,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象是在与天抗争。

山窝窝悭吝,任你四季不停的劳作,每亩地也只能给你一口袋粮食,恰似母亲那干瘪了的乳房。

贫穷的磊石村人,喜欢的是生长桩稼的土地、养育山花的泥土,厌恶的是绊绊磕磕的石头。他们把石窝窝里那双手可掬的土连同生长着的山花,捧到房前拼一个小小的花园,每当他们俯视花儿争艳时,脸上便抺上了一层淡淡的笑意,而举首光秃秃的山梁时,愁云立即便浮上心头。

唉!啥时候这石头上也能开出鲜花呀!


党把改革致富的春风送进了山坳,山村也开始萌动了。

"醒"着的人们在怀疑:"咱穷山沟凭啥?"嗑一嗑旱烟杆儿,摇摇头。

"睡"着的人们依旧做着他们石头上开花的"梦"⋯⋯

忽然,一天早上,一辆吉普车在晨曦中颠簸着驶过山垭口,艰难地爬进山村,车上下来一位据说是颇有名气的石头专家。

"专家?他来干啥?莫非咱这石头窝窝里还能长出翡翠、宝玉不成?"

人们新奇的看着石头专家用小铁锤儿东敲敲西敲敲,转遍了山梁沟坎,抹一把带汉的笑脸,而后向人们宣布了一条惊人的消息:这里储藏的是优质石材,是建筑不可多得的高级装饰材料,并且储量大的玄乎,加工成二公分厚的石板材,可把全国铺五层。

"天哪,这不是神话?"

"难道这石头真的能‘开花’?"



不久,地质勘探队向人们征实了这是真的!不仅能"开花",而且比翡翠、宝玉更漂亮、更珍贵。

啊——,噢——,嘿——。

山村沸腾了!人们奔上山坡,小心翼翼地捧起往日厌恶透了的石头,似宝贝一样,生怕掉在地上打破。

"咳咳,我们身在宝山不识宝,为啥?"

"为啥?还不是我们不懂科学,没有文化,如今,赶上了好时光,咱们也该走出大山,去学习学习,开化开化。"书记的话点燃了人们心里的团团烈火。

于是,带着热望的人们一批批的走出山坳,又一批批的满载而归。



山里人眼界开阔了!

5000多平方米的大厂房拔地而起!

裁石锯、磨石床、吊石头的"大龙门,昼夜"干呀——干呀——",一点也不知道疲倦。

磨出来的石头可真叫美,有绛紫,有鹅黄,有墨绿,有翠蓝,有的像鲜花,有的像金星、银星镶嵌的墨玉,还有的像天女撒下的奇花,一簇簇,一团团,让人眼花缭乱……

如今的山窝窝,大卡车来去一溜烟,小轿车排成一溜线,山里人不见了长烟杆,挺刮刮的西装揣着"将军",与客人会面又交换着"长剑"。

山里人富了,富的人们笑逐颜开。


山村面貌焕然一新,变得具有莫大的吸引力。

这不,又吸引来了一位叫田一郎的日本大客商,那五彩缤纷,晶莹剔透的石头,诱的他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似乎要一下子全吞下去,突然,他在一种纷红色的石头前停下,躬身抚摸了半晌才用生硬的中国话喊出:"樱花石!樱花石的顶好!"

原来,樱花是日本的国花,而这种石头上呈现的就是一簇簇栩栩如生的樱花图案。他说,如果用这种石头板材,去装饰他们一年一度"樱花盛会"上的建筑,一定会增添无穷的光彩。



石头上的鲜花,载着山里人的勤劳,智慧和祝愿走向世界了!

石头上的鲜花啊,山里人祖祖辈的梦,如今真正实现了!






2017年11月24日写于夏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