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过福堂

  又闻《知青之歌》。"蓝蓝的天上,白云在飞翔……"那浸透苦涩的优美旋律,唤起我年少的回忆,让我找回了那充满理想又夹杂迷茫的特定岁月的特定感觉。

  当年念初中的我,第一次接触这首歌还是在我表哥那里。表哥年长我4岁,念的是共产主义劳动大学中医班。他有几个笔记本,其中一本写古典诗词,一本记励志名言警句,一本抄抒情歌曲。不少东西我是从他那里学到的。那时文艺生活非常单调,只有一些样板戏和口号式的红色歌曲,偶尔接触到一些所谓格调不高的抒情小调感觉特别清新,特别喜欢。记得《在那遥远的地方》和《好一朵茉莉花》,都是暗中学到的,两首歌都有两个不同的曲调,我都会唱。《知青之歌》好像当时叫《扬子江边》,有四五段。其中有段唱到爱情,特别感人,这段最后一句是:"啊,心中的人儿我离别了你,去向远方,爱情的花朵永远永远开放。 "其实对大多数哥哥姐姐们来说,爱情还在美好的憧憬中,而"生活的脚印"则"深浅在偏僻的异乡"。据说,这首歌的作者因创作这首"对现实不满"的歌曲而被抓,他的女朋友在探监回来的轮船上唱起了这首歌。就这样,这首歌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华夏大地上迅速地传播开来。这故事很震撼人,尽管这传说与此歌开禁后得知的情况有点出入,但在当时确实触动了我,我很快就学会了唱这首歌。

  后来每每唱起这首歌,我就会想象我二哥和表哥他们曾下放农村,"跟着太阳出, 伴着月亮归"的情景。二哥和表哥都当过赤脚医生。十岁前后吧,我还到过二哥下放的地方。有次他临时到一个生产队去出诊,走了大半天也不见回来,天都快黑了。我还循着他去的方向走了四五里也没碰上他。直到晚上他才回到驻地。后来才得知,他出诊的那个地方有十多二十里山地,要经过磨盘山,那里一边是山壁,一边是悬崖,路险忒难走。二哥插队时的心境应该和这首歌的作者差不多吧?

当然也会想象三哥十多岁时在乡下学徒的生活情景。那时,三哥总是独自帮师傅挑着担子,翻山越岭,走村串户,路上忒孤单,总是以歌相伴。那年临近年关,二哥借了一辆自行车,在坑坑洼洼的泥土路上往返骑行近百里,接三哥回家过年。长年漂泊在外的孩儿有亲人牵挂,有家可归的感觉是什么?要问三哥自己;而我想起这些,却有种想哭的感觉!

有时还会联想到那些外地来的锯匠一边哼歌一边赶路的情景。我和弟弟跟妈妈去乡下捡松籽的途中碰到过他们,因为之前见过这些外乡人拉锯时汗流浃背的样子,感觉他们特别累,特别苦,印象不是一般地深……

总之,在我的内心,歌与现实往往融合在一起。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表哥,你还记得这首歌,有过这么一种体会吗?

  从这首老歌中,我找到人性最柔软的感觉。

2017.11.18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