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农历丙申年十月二十五,精心准备了一个多月的一个人说走就走的精神私奔,正式开始。

经过七个小时的飞行,在飞机上吃了两顿饭后,终于在华灯初上时到了距哈尔滨3800多公里的昆明市区。

昆明收费站上面标志性的崇圣寺三塔造型,高调地透露着昆明人的骄傲。

之所以选了这家青旅,主要是因为交通方便,离火车站和我要去的几个景点都很近,价钱也很便宜,每晚50块钱的六人间,对于住宿条件要求不高的我很是划算。

之前对青旅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便宜上面,大多是学生族和背包客的选择。但是,当我拎着箱子从前台走到房间,不过短短的一段距离,就被惊艳到了:这根本不是我印象中便宜的小旅店。
把箱子放到房间后,我迫不及待地拿出相机开始拍照。

电梯门上画着3D画,刚开始我以为是一面墙画,然后看到有人出来,才知道是电梯(原谅我没见过世面)。

一排水泥墩被刷上了各种颜色,马上变得文艺起来。

窗外的树影映照在墙上(拍这样的照片得关掉闪光灯,否则会把树影淹没),花木扶疏,月圆花好。

最有创意的是通往男生区的一段楼梯竟然叫黑木崖,马上想起了林青霞版的东方不败那让男人和女人都惊艳的霸气十足雌雄难辨的造型(林青霞说她为了演好东方不败,专门学了一段时间的京剧,所以才有了剧中狠辣凌厉的专属于东方不败的经典眼神)。

黑木崖的外面。

与其说是一家青旅,不如说是俱乐部更确切,酒吧里放着欢快动感的音乐,客人们(貌似我是客人里年纪最大的,悲哀)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在打台球。总之,没有人会注意你,没有人会打扰你,有个人看到我在拍照,马上静静地站在镜头外,直到我拍完,每个人都在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根本不像车马喧嚣的都市里的酒店那样每个人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

也许这就是青旅,这才是青旅,青年人的世界。

刚到昆明,正式的游玩还没有开始,我就让这家青旅给沦陷了,一切都是那么恰到好处。
性价比超高的青旅,为我的选择点赞。

虽说是很便宜的六人床位房,但是硬件一点也不含糊,木质的上下铺,软硬适中的床垫,棉被也很厚,甚至比我家里现在盖的棉被都厚,而且很软,干净的床单被罩(入住时前台会告诉你退房时,自己把被罩和床单撤下来,工作人员会换上干净的,哪怕只住一天,所以我可以大胆地一级睡眠),更温暖的是给准备了电热毯。几个女孩都很安静,来回进出都自觉地带着房卡,脚步和动作都很轻,尽量不影响别人。

于是美美地睡了个好觉。

11月25日

这么有情调的地方自然不能轻易就走,一定要等到退房的最后时刻。

起来后,利用退房前的有限时光拍了一组人像,以此来表达我对倾城发自内心的欣赏和喜欢。

这个地方就是我昨天晚上发朋友圈的地方。

下面三张是在黑木崖里拍的,一个男生在玩电脑,对我的拍照行为无动于衷,任凭我不停地找角度找机位。


没看到令狐冲,也没看到东方不败。

倾城里面依旧是那么安静,不时地看到国际友人出没。

没有人对我的拍照行为表现出一点点的好奇,都很礼貌地避开镜头,或是对我友好地一笑。

拍完照片差不多就到了退房的最后时刻,到一楼退了房,把箱子寄存在倾城,去翠湖公园。

云南是米线的发源地,来到云南,自然得尝尝米线,便点了一份鸡汤米线。

也许吃惯了北方厚重咸香的口味,这里的米线味道偏淡,鸡汤应该是真的,因为里面有几块鸡肉,和北方米线最大的不同是配菜,有白菜、豆腐、西红柿,黑色的东西当地人说叫木耳,但是和我们吃的木耳的口感截然不同。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米线的味道,毕竟这是在米线的发源地。
无惊无喜的午餐,好在吃饱了。

吃完午饭,在当地人的指引下,步行约十分钟就到了翠湖公园。

翠湖公园原名菜海子。

这里最初曾是滇池中的一个湖湾,后来因水位下降而成为一汪清湖。 翠湖水光潋滟,绿树成荫,楼现波心,环境优美,是昆明城内的一颗绿宝石,享有城中之玉的美称。 
元朝以前,滇池水位高,这里还属于城外的小湖湾,多稻田、菜园、莲池,故称"菜海子"。到民国初年,改辟为园,园内遍植柳树,湖内多种荷花,始有"翠湖"美称。

路遇一棵百年老树,滇合欢,高大茂盛,旁边那棵树长得出乎意料地直,好像从小就被设置了一样。

偶遇一个很有气质的大门,拍出的照片很有感觉。

翠湖公园是红嘴鸥在云南过冬的地方之一。

每年的冬天,成千上万的红嘴鸥就会千辛万苦地飞到云南来过冬,等到来年春天再飞回北方。

“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串一株幸运草,串一个同心圆。”

可遇而不可求的画面。

这里的人对红嘴鸥都很友好,没有伤害红嘴鸥的,所以红嘴鸥都不怕人,有一只胆子大的跳到岸上觅食,乘机拍了一张特写。

不时有游人往水中投食,引得红嘴鸥争相抢食,白色的羽毛,红色的嘴,衬托着碧蓝色的水面,煞是好看。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如果当年骆宾王看到的是红嘴鸥,而不是鹅,是不是就不会有《咏鹅》?

《义勇军进行曲》的作者聂耳的出生地是昆明,所以在这里看到聂耳的雕塑自然一点也不奇怪。

看完翠湖公园,朝陆军讲武堂走去。

云南陆军讲武堂是中国近代一所著名的军事院校,原系清朝为编练新式陆军、加强边防而设的一所军事学校。建立时与天津讲武堂和奉天讲武堂并称三大讲武堂,后与与黄埔军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齐名。

云南陆军讲武堂初办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距今已有109年的历史,是国内保留最完整、历史最悠久的著名军事院校遗址。

讲武堂办至1928年结束,招收学员十九期,培养学员近万人,培养了朱德、叶剑英等一大批军事家。

现存讲武堂的主要建筑,是一座规模宏大的中国传统的走马转角楼式的土、木、石建筑,呈正方形,它由四座各长120米的楼房围成一个方形四合院,院内成为操场。

“走马转角楼”就是有天井的房子,楼上四角走廊相通,设内向环形走廊,人马可随走廊环走一圈回到终点,因此称为“走马转角楼"。

明黄色的墙体,朱红色的门窗,皇家的颜色。

内操场占地7400平方米,因在教学和训练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享有"黄埔的课堂,讲武的操场"的美誉。

个人感觉今天的服装和讲武堂的风格很搭。

操场里还保存着学员训练时的器械,旁边都立着一块介绍器械功能和作用的木牌。

这个叫跳跃台。

跳跃台运动是学员每天必练的内容之一,可锻炼学员的腿部、腰部、臂部的力量和身体的柔软性能、弹跳力量,使其在战时机动灵活地对敌人展开攻击。

这个叫跳台。

台阶锻炼学员腿部的肌肉功能,板壁锻炼学员的攀爬能力,跳台强化学员的胆识,客服恐高感。确保战时能从一定的高度自由落地,身体不受损。

木橙,就是一个独木桥。

强壮精力,轻捷身体,训练人体平衡能力,确保战时顺利跨越沟壑中的独木桥,达到消灭敌人的目的。

从这些器械可以看出,陆军讲武堂对学员的训练是很科学的,都是针对实战来训练学员。

今年的5月18日,陆军讲武堂举办了中国远征军主题展,特别邀请了六名远征军抗战老兵和讲武堂师生后人代表前来参加活动。

中国远征军是抗日战争时期为支援在缅甸抗击日本法西斯的英军、保卫我国国际运输线滇缅公路和战略后方安全而组建的作战部队。

1942年1月,10万中国远征军为对抗日本侵略者、保卫滇缅公路这一国外援助的最后生命线,向缅甸进发。在3年零3个月的战斗中,中国共投入兵力40万人,伤亡过半,无数英魂长眠在中缅边境的莽莽群山之中。

在展出史料上,有从美国国家档案馆收集的230000多张图片、200多个小时的视频资料中精选出的800余张远征军在滇缅印战区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图片和近50小时的视频资料,还有500余件实物,部分图片史料为首度对外公开。

一进展览馆的门,就是一座仿建的战争场面的城墙,地上堆积着被打得支离破碎的墙砖。

读了大量的有关远征军的史料,逐步分析出了这段城墙的来历。

这段城墙源自于腾冲保卫战。

1942年腾冲城落入日寇之手后,被日寇作为滇西和缅北战场的重要战略支撑点,并经过两年的苦心经营,建成了怒江西岸最坚固的防御阵地之一。

1944年5月11日黄昏,中国远征军第20集团军乘坐美军提供的橡皮艇从东岸强渡怒江,打响了腾冲反攻战。与此同时,蒋介石下令“九·一八”前一定要拿下腾冲。只有拿下腾冲才能打通滇缅公路,国际援助才能进入中国。

经过42天的艰苦奋战,远征军以死亡8000人、受伤10000人的惨痛代价,全歼日军3000人,取得了腾冲保卫战的巨大胜利。

经过这场战役,腾冲———这座南方丝绸之路上有近五百年历史的石头古城从地球上消逝了。
“如果没有那场战争,美丽的腾冲古城完整地保存下来,现在肯定会是国家级的瑰宝了。"这是一位参加过腾冲保卫战的远征军老兵说的话。
一位随军记者进入腾冲城市后,写下了这样的文字:“整个城市见不到一堵立着的墙,见不到一片完整的瓦,见不到一片绿色的树叶……”
可想而知,腾冲保卫战是多么地惨烈。
展览馆仿建了那场战役的城墙,也是在提醒我们,幸福生活是多么地来之不易。

这是腾冲保卫战中缴获的日军钢盔。

从中国军队入缅算起,中缅印大战历时3年零3月,中国投入兵力总计40万人,伤亡接近20万人。2015年10月28日,埋骨异域70余年后,347具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遗骸于11月5日从缅甸经由云南腾冲猴桥口岸回国。

把自己的热血洒在了异国土地上的英魂终于回到了家乡。

2012年5月,云南飞虎队博物馆专家考察组组织对滇西二战遗址进行考察时,在大理市三月街附近首次发现一处中国远征军公墓。

据介绍,此处新发现的公墓占地面积约50亩,埋葬此处的远征军军官均为营以上至师级军衔的军官,人数约为近千人。
历史上,大理市作为滇西“门户”,时为中国远征军后勤指挥保障中心。当时,曾有多达3个军的中国远征军军人在此驻扎。
二战史研究专家称,这一新发现,与埋葬在腾冲国殇墓园中的中国远征军烈士一样,记载了滇西抗战史中光辉的一页和伟大的历史功绩,值得后人敬仰。

这是我在查远征军资料时看到的,遗憾的是我在大理好几天,当我看到这条消息时已经回到了哈尔滨,错过了去墓地瞻仰的机会。
愿烈士们永远安息!

带着对远征军的敬仰之情出了陆军讲武堂,去云南大学。

在去云南大学的路上,无意中看到了这处旧居,当时没在意,等到回家后一查资料,大吃一惊。

在中国上千年的封建科举制度中,云南一直没有出过状元。直到清朝末年,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石屏人袁嘉谷填补了这个空白,成为云南自元代设置行省600余年来唯一状元。

1903年6月,袁嘉谷应经济特科试,列二等七名,复试列一等一名,授编修,是云南唯一的状元。

据了解,经济特科的考试与一般科举考试不同,它不以八股见长,而是以经世济民、治理国家的方策为主,更注重学以致用。特科考试整个清朝只有过三次,此次应考的还有已经获得状元身份的人,所以经济特元的地位,应高于普通的状元。 

1904年7月,袁嘉谷赴日本考察学务、政务,1905年8月回国,任国史馆协修,并在学部编译图书局专管教科书事。

1909年9月,升任浙江提学使。

1911年辛亥革命后,袁嘉谷从浙江回到云南,应蔡锷之聘任云南省参议员。

1915年,应当时云南省长唐继尧之聘为顾问,并修《云南丛书》。

1922年,云南第一所大学--私立东陆大学(即今云南大学前身)成立,次年袁嘉谷应聘担任国文教授,直至1937年故去。

从封建王朝的状元做到现代高校的教授、古今唯一人、天下亦唯一人,这便是袁嘉谷。

资料记载,袁嘉谷故居位于昆明翠湖北路51号,建于民国初年,是云南清末民初典型的四合院式民居建筑。

遗憾的是院子是锁着的,没能进去亲眼一睹云南唯一状元生活过的地方。

袁嘉谷是云南石屏人,在石屏还有一处故居,是他考取状元前生活的地方。

无意中邂逅了云南唯一的状元的故居,邂逅了从封建王朝的状元做到现代高校的教授、古今唯一人、天下亦唯一人的袁嘉谷的故居,让我对下面的行程充满了期待。

奇遇已经开始。

从袁嘉谷旧居往前走不远,就到了云南大学。

云南大学始建于1922年12月,时为私立东陆大学,1934年更名为省立云南大学,1938年改为国立云南大学,是我国西部边疆最早建立的综合性大学之一。

沿着台阶拾阶而上,正前方就是云南大学的标志性建筑——会泽院。

1922年云南省长唐继尧创办东陆私立大学,在原贡院明远楼旧址修建会泽院,作为东陆大学的主体建筑,墙体由砖石砌成,厚实坚固。1934年蒋介石到云南,曾住在此地。抗战期间,日军飞机轰炸昆明,会泽院两次中弹,仍屹立如常(飞机都没炸毁,想起了现在的建筑)。

1987年被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贡院是明、清两代科举乡试的考场。

云淡风轻的三个字,却已是阅尽沧桑。

会泽院的门,复古华丽又低调的雕花。

这张是把相机镜头伸到门框里拍的,年代感很强。

沿着会泽院走了一圈,午后的光影斑驳地照在这座百年老楼的墙上,虽历经沧桑,还保留着它特有的大气和从容。

云南大学最古老的建筑,至公堂。

至公堂为大殿式建筑,是明清时期贡院的主体建筑,建于明弘治十二年(公元1499年),南明时期为大西农民军四将军之一艾能奇的定北王府,明永历十年(公元1656年),永历皇帝来滇,以此为"滇都"皇宫。

清嘉庆二十四年(公园1819年),林则徐任主考官,在此主持云南乡试。

东陆大学建校后用作礼堂。

1946年7月15日,著名学者闻一多遇难前在此做《最一次演讲》。

1987年被列为省级重点保护单位。

(500多年历史的建筑应该被评为国家级重点保护单位。)

南明是明朝的延续。

1644年北京陷落后,南方的明朝宗室建立诸政权,沿用大明的国号,史称南明
明末清初张献忠领导的农民起义军叫大西农民军。

云南大学没有新奇特的建筑,不像现在很多大学那样高大气派,每一栋建筑都有岁月留下的痕迹,虽老旧,但不倾颓,仿佛一个雍容华贵的老妇人,即便穿着半新不旧的衣服,仍难掩骨子里就存在的底韵和气度。

看《读者》30年,每每看到民国时期的文章时,总是出现一所大学的名字——西南联合大学。

自清末民初引入现代大学制度以来,中国大学已经经历了上百年的发展历程。现如今并没有一所中国大学在世界上有足够的影响力,但是在中国曾经的某一个时期,某一个地方,却有一个培养出诺贝尔获得者的好大学。至今人们提起它,都在国内和国际上有极高的声誉,这所学校就是西南联合大学。

后来知道西南联合大学旧址在昆明,为了这所已经空前绝后的神话般的大学,我专程在昆明停留了一天(翠湖公园、云南大学和陆军讲武堂都是顺便去看的,不是专程)。

为了能好好感受西南联合大学,我把去西南联合大学安排在了今天行程的最后。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简称西南联大,是中国抗日战争期间设于昆明的一所综合性大学。由当时的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及私立南开大学共同组成。

抗战八年间,迁入云南的高校有10余所,其中最著名的是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抗战胜利后,1946年西南联大解散,3校分别迁回北京、天津复校。
其旧址位于云南省昆明市一二一大街298号云南师范大学校内,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一二•一纪念碑坐落在旧址大门的右边,前面并排立着西南联合大学三位校长蒋梦麟、梅贻琦、张伯苓的半身塑像。

震惊中外的“一二·一”反内战、反暴行、争民主运动就发生在联大;著名的诗人、学者闻一多教授,历史学家吴晗教授等都在联大成长为民主战士。

闻一多的衣冠冢坐落在旧址的正前方,后面是一二.一运动被国民党杀害的四烈士墓地。

李公朴的衣冠冢也在旧址里,但是我没看到。

李公朴被害后,闻一多在云南大学的至公堂发表了著名的《最后一次演讲》,当天即被杀害。

明知是最后一次演讲,还坚持去演讲,可见那时文人的铮铮铁骨和傲然气节。

一九四六年四月,抗日战争胜利后,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准备北上复员,并决定在原址留碑纪念。五月四日,西南联大师生在图书馆举行结业典礼后,到校园后山(今云南师范大学校园东北角)举行“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揭幕式。

这块碑由当时著名的大手笔、联大文学院院长冯友兰教授撰文、中国文学系闻一多教授篆刻、中国文学系主任罗庸教授书丹。
纪念碑碑文1100余字,简明地叙述了抗战及三校离合的经过,阐述了联大可以纪念的四个方面,通篇气势宏伟,让人一诵难忘,被称之为“三绝碑”。

这就是“三绝碑”,庄严肃穆。

看了好半天才认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几个字。

汗颜!

旧址里的一个木亭,上面写着“绝徼移栽桢干质”,是西南联大校歌里的一句歌词,意为有真才实学的人到哪里都能担负重任,表达了联大师生报效国家的决心。

打开西南联合大学教师的名册,其阵容之豪华叫人瞠目结舌。其中有:陈寅恪,赵元任,梁思成,金岳霖,朱自清,冯友兰,沈从文,闻一多,钱穆,钱钟书,周培源,费孝通,华罗庚,朱光潜,赵九章,林徽因,吴晗,吴宓,卞之琳,梅贻琦,张伯苓,蒋梦麟。

西南联大的学生何其幸运,能被这么多当时已经是学界泰斗的老师传道授业解惑。

这是西南联合大学的原教室,为土墙铁皮顶结构。

走进教室,朱红色木质的棚顶和桌椅,桌子很小,仅能放下一个本子,和椅子连在一起。

就是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 西南联大培养出了一大批优秀的人才,其中有许多是蜚声中外的一流科学家。

下面是西南联大的毕业生: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和杨振宁,两弹一星功勋奖获得者邓稼先、赵九章、朱光亚等八人,作家汪曾琪,国家领导人宋平、王汉斌、彭佩云。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自1938年5月4日开始上课,至1946年5月4日结束,共存在八年。在短短的八年的时间里,西南联大在最艰苦的环境里,保存了最完好的教育方式,向中国的天空洒下了灿烂的星辉。

教室后边的墙上还挂着西南联大的校徽。

只是校徽虽在,联大师生已不在。

西南联合大学三位校长之一的梅贻琦在就任清华大学校长时曾说过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如今的大学,多有大楼的大学,少有大师的大学。

西南联大,这所大师的大学,这所只存在了八年的大学,这所在战争年代里保存了中国最优秀的教育种子的大学,这所空前绝后的大学,这所神话一样的大学,这所大学里的神话。


就此别过,但愿后会有期。

后来看到资料,说西南联合大学建校的地方是被当地人认为要出状元的地方。

果然,西南联大出了很多各方面的人才。

从西南联合大学出来,坐车回到倾城取箱子,于23:37分坐上了去大理的火车。

11月26日6:22到了大理火车站,正式开启风花雪月的大理之旅。


这篇游记写的是在昆明的行程,有关大理的行程参见本人的游记,这里不再赘述。

12月4日23:59分坐上了大理到昆明的火车。

不愧是著名的旅游城市,即便是火车都是那么地风花雪月花枝招展。

12月5日7:15,火车提前半小时到了昆明火车站。

大理给了我无数的惊喜,这也算是一个吧。
时间尚早,在火车站的中转区坐了一会儿,发了会儿呆,回想这几天梦一样的行程,还是觉得不真实。

昆明火车站前广场上的铜牛,牛气冲天,好像在告诉那些恐怖分子,再来就用犄角扎死你们。

自从昆明火车站恐怖事件发生后,增加了一道安检,而且非常严格,堪比机场,就是进去买票也要接受检查。

希望不再发生流血事件。

把箱子寄存在火车站,同样的箱子,大理火车站收费5元,昆明火车站收费10元,不爽。

还是头一回看到有卖烤土豆的,花两元钱买了一个,挺抗饿。

这一路的行程发现云南人很喜欢吃土豆,我们是把土豆当做菜来吃,云南人是把土豆当成一种小吃,这一路吃过炸土豆,土豆馅的包子,还有烤土豆,大开眼界。

从火车站坐公交车,半个多小时就到了滇池。

并没把滇池列进行程中,只是要坐下午五点到哈尔滨的飞机,距飞机起飞还有八个多小时的时间,不想浪费了,滇池还在昆明市区,就去了滇池。

再说了,到了昆明,怎么能不去滇池看看呢。

滇池古称滇南泽,亦称昆明湖、昆明池,位于昆明市西南,是一个断层陷落形成的湖泊,云南省最大的淡水湖,中国第六大淡水湖,海拔1886米,有高原明珠之称。

滇池是全国首批批准建立的十二个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之一,也是唯一设在内陆省的国家级度假区。

滇池,到此一游。

远远地就听到了海鸥的叫声,一下子来了精神。

快步走到滇池边,把相机调到运动模式,一阵狂拍,倒也拍到了不少海鸥的精彩瞬间。

正好有一对新人在拍婚纱照,随行人员不停地往池中撒食物,引得海鸥群起抢食,于是拍到了海鸥在头上飞的盛景。

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

岳阳楼被范仲淹写得那么美,滇池又何尝不美?只是我写不出《岳阳楼记》那么美的文章,只好借用一下,还望本家海涵,不要半夜来找我。
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和一个也是自己游玩的女人互拍了照片。

还好,挺像那么回事。

海鸥在亭子的栏杆上小憩,像一个个的音符。


问一声那海鸥 你飞来飞去有何求

问一声那彩云 你飘来飘去多烦忧
看看看潮来 又又又潮往
那那那波涛滚滚永无休
让彩云伴海鸥一起翩翩 飞飞飞飞向天尽头

很应景地想起了《彩云伴海鸥》。

印象里的湖水都是蓝色的,由于滇池属富营养型湖泊,部分呈异常营养征兆,水色暗黄绿。

一路上看了很多梦幻一样蓝色的洱海,再看看绿色的滇池,七彩云南,名不虚传。

顺着滇池岸边走,就是海埂公园,里面有很多形态各异的花草树木和雕塑小品,游人或赏景,或观湖,或逗鸟,或小憩,其乐融融,好不自在。

海埂是伸入滇池的湖中长堤,想起了像耳朵一样的洱海和伸进洱海里形状像舌头的海舌。

很形象很奇妙的名字。

还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很好看的树。

一个吹芦笙的小伙子和几个跳舞的少女。

想起了多年前的一部电影,叫《芦笙恋歌》,也是在云南拍的。

一家三口骑着自行车。

又抽象又写实的雕塑。

这里也是一个观景的小平台,很多人在这喂海鸥,可能是海鸥已经吃饱了,不再对食物感兴趣,任凭我怎么逗弄,也不往我手上飞。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这一路拍了很多水边的照片,只有这一张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在水一方》。


角度找好了,每个人都可以变成大长腿。

虽然已被污染,但还是很美丽的滇池,多想再陪你一会儿。

走着走着,就看到了这几只好漂亮的孔雀。

在动物园里看的孔雀很少有这么鲜艳的颜色,而且羽毛也大多黯淡无光,不像这几只,羽毛鲜艳靓丽。
纳闷孔雀怎么不飞,走进一看才发现被人拴在了椅子上。
任凭我上窜下跳,这几只孔雀一直很淡定地看着我,既不动,也不开屏,也许是我不漂亮,也许孔雀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就想静静地做一只漂亮的孔雀。
正要找人给我拍张以孔雀为背景的照片,孔雀主人出现了(是孔雀主人,不是孔雀公主),说拍照要花钱,既然花钱,那就罢了,反正我已经拍了好几张孔雀的照片了。

时间差不多了,很随便地拍了些照片。


真的是随便拍的,景色太美,随便一拍就是一幅画。

从滇池回到昆明火车站,已经一点多。算了一下时间,还来得及,就去了金马碧鸡坊。

昆明街头的执法亭,真可爱。

金马碧鸡坊是金马坊与碧鸡坊两座牌坊的合称,是昆明的象征,两坊始建于明朝,雕梁画栋,精美绝伦。古金马碧鸡坊在10年动乱中被拆毁,现在的建筑为1999年重修。只是再也看不到“金碧交辉”的奇观了。

传说原来没有拆除的时候,太阳将落,余辉从西边照射碧鸡坊,它的倒影投到东面街上;同时,月亮则刚从东方升起,银色的光芒照射金马坊,将它的倒影投到西边街面上;两个牌坊的影子,渐移渐近,最后互相重叠。这就是60年才会出现一次的"金碧交辉"的奇观,每一次重叠都会有大事发生,最近的一次重叠是李公朴遇害,但是重建之后,两个坊的阴影就再也没有重叠过了。

虽是传说,也可见金马碧鸡坊在昆明人心中的地位,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

金马碧鸡坊周围是商业中心,繁华喧闹,没什么好看的,匆匆拍了几张照片,回到火车站取了箱子,然后去机场,当天23:30回到了哈尔滨。

至此,一个人说走就走的旅行全部结束。

这篇游记是以我发的第一篇游记《相遇在春城的冬天》为基础写的,做了很大的改动,把原来没有的中国远征军和袁嘉谷故居的内容加了进去,还有最后一天在昆明的行程,相当于重写了一篇,写得很艰难,中国远征军和西南联合大学就分别写了一天,内容太多,从中整理出我想要表达的东西是一个很艰苦的过程,好在我一直在坚持,总算写出了这篇自认为还可以的游记。

从昆明开始,从昆明结束,也算是给我这次一个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个圆满的交代吧。

感谢朋友们一路来的不离不弃。

若有机会,会再度奉上精美游记和你们共享。


总结:

从11月24号到12月5号,历时12天,行程9000多公里,共写了10篇游记,一个人说走就走的旅行圆满结束。
从上海回来后就开始计划去云南,看了很多大理的游记,被那里的碧海蓝天和风花雪月吸引,很适合想来一次精神私奔的我,于是确定了以大理为主要目的地,昆明虽是中转,也去了想去的地方。
说是说走就走,其实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在网上订机票火车票和客栈,查找要去的地方的交通和食宿,每个环节都是无缝衔接,看起来简单,其实非常费脑力。
一个人旅游自然会有很多不便,尤其是一个女人,可是个人觉得,一个女人一生中一定要有至少一次完全属于自己的旅游,一个人在路上,一个人去体会路上的点点滴滴,你会觉得自己很强大,很了不起,你会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有这么大的能量去处理旅途中的事,会很有成就感。
有很多朋友说尽管也想过来一次一个人的说走就走的旅行,但是都没有成行,担心不安全,担心各种突发事故,其实大可不必那么想,和谐社会,去的只要不是有野兽出没的地方和战争的地方,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女人要出去旅游,都会买一大批衣服以备拍照,去大理旅游则不用,因为你认为在都市里很时尚的衣服到了大理会和周围的环境很不搭,会有出戏的感觉。很多人一出去旅游就喜欢一身的户外,或是一身的运动装扮,价格不菲,但是拍照片会没有效果。我这次去大理,没有买一件衣服,都是平时穿的衣服,还有就是买完后没有机会和场合穿、压在箱底好几年的衣服。在大理你不用去想颜色搭配、风格搭配,你想怎么穿就怎么穿,什么红绿配、红蓝配,穿得越鲜艳越村姑越好,如果能把妈妈结婚时的花被单披上更好,在大理充足干净的阳光下,一切鲜艳的颜色都会非常好看。各种长裙和颜色鲜艳的围巾是拍照利器,多多益善。

强烈建议美女们在年轻的时候、在还有激情和想法的时候、在还能走得动的时候、在还有一颗不甘不服不老的心的时候,带上相机,带上长裙,带上梦想,去大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