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既敏感又细腻,

莲安。
听你娓娓的谈,
恰如看见净河岸边的那只小鸟,
安静又小心的梳洗羽毛。

我喜欢这个样子。

莲安,
你说了,
树叶和枝子撕扯,
动物和食物撕扯,
人和精神撕扯……
我就想到,
手语者正在胸口两手撕纸一样比划着自己的痛苦。

撕扯……
思想的流,
星空之下,
活着的生命承载着的希望与失望搏斗之果。

我也常怀这果。

莲安,
思想的流多么奇妙。
你的谈,
让我可以在你的心海里遨游,
而且在星空之下竟然毫无阻隔。
我感到亲切,
我走近了那个美丽的鸟,
全然放松,
没有压力,
没有爱情也没有企图。

这样最好,
生命的 思想的流,
到处流淌,
干干净净。
那么这一刻我就是莲安了,
我在你的茶舍里坐着,
嗅了嗅案上纤手制出的茶的清香,
很是亲切很是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