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光,被昵称为"欧若拉"(Aurora)女神。她在冬季的北极神秘地出现在夜空,五颜六色,漫天飞舞,一直是人们追求一睹为快的奇妙景观。曾在北极长期生活的著名野生动物摄影家星野道夫说过:"极光的奇妙光芒所述说的,或许就是每个极光凝望者心里的风景。"

虽然我几年来已经数次在瑞典的基律纳、阿比斯库,挪威的特罗姆瑟、阿尔塔,冰岛以及格陵兰岛等地,都目睹和拍摄了那令人震撼和激动的北极光,但也许正是从此在心中播下了追逐北极光的种子,不时泛起涟漪,以至趋向走火入魔。

今年10月末,再也按捺不住对北极光的想念。约起伙伴们,向挪威进发:目的地------罗弗敦群岛、特罗姆瑟;旅行方式:自驾;拍摄目标:北极光、秋、冬景。

  10月22日中午,我们乘坐俄罗斯航空的航班,飞行10小时到达莫斯科,在中转候机两个多小时后,再飞3个多小时于晚上8点抵达挪威首都奥斯陆。奥斯陆时间与北京时间有6小时时差,且北欧冬天黑得早,到达时已是万家灯火。考虑到第二天清早还得登机出发,我们就近选择了入住机场的Radisson Blu Airport Hotel。这是一家著名的国际连锁酒店,虽然小贵,但设施和服务不错,我到北欧都习惯优先选择该酒店。

  10月23日 早上8:15,我们乘坐螺旋桨飞机(也许是岛上跑道长度所限,执飞的都是螺旋桨飞机,而且不定座号,先上先坐。)飞抵罗弗敦群岛的 莱克内斯(Leknes)机场,飞行时间2小时15分。是日万里晴空,看着下面延绵不断的雪山、蓝色的大海,心情无比舒畅。

下机后立即在到达厅内的AVIS租车行办理租车和取车手续。我们一行8人,租的是两辆马自达SUV,行李箱够大,油己加满,而且都换上了雪地胎。这,就是将陪伴我们七天,从罗弗敦一直驶到特罗姆瑟的座骑。出发!向宿营地-----位于罗弗敦群岛南端,66公里外的雷讷( Reine)。


  罗弗敦群岛位于挪威北部,它在挪威语中是"山猫脚"之意,因为它那一系列由古冰川冲刷而成的花岗岩和火山岩陡峭山峰,酷似山猫利爪伸入海中,形成一堵"罗弗敦之墙"。

罗弗敦群岛位于北纬68---69度之间,全部处于北极圈内。它面积1425平方公里。南北延伸111公里,同大陆相距1.6---80公里,中隔韦斯特湾。人口约3万。岛上最高峰海拔1161米。

依山傍海的地势及迤逦的景观使它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世界上最美丽的群岛之一。

罗弗敦群岛一年四季都很美,但我更喜欢它的秋冬季节。因为这时金黄色的秋叶和血红的果实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宛如童话世界,而且此时属旅游淡季,游客较少,可谓难得的世外桃源。当然,更重要的是有!极!光!罗弗敦群岛是观看北极光的胜地,每年9月至来年3月,极光出现的概率很高,更是拍摄北极光的理想之处,它那蜿蜒的海湾,峋嶙的礁石,红色的木屋,兀立的雪峰,都是拍极光极佳的前景和中景。失去好前景的极光照片,自然会逊色不少。

你说什么,怕冷?嘿嘿,不必担心!罗弗敦群岛虽然地处高纬度,但由于大洋暖流的影响,要比其他同纬度地区暖和一些,甚至没有我国东北的冬季寒冷。真的,骗你是小狗。

途中,路边到处可见美丽的花楸树。正值秋末初冬季节,许多花楸树的叶子已基本落尽,只剩下一些依稀的黃叶。但在那树枝上却长满了鲜红的果实,一簇簇,一团团,远远看去,仿佛血红的火焰在蓝天下怒燃。树旁的红色小木屋与之交相辉映,不谛为一幅优美的油画。

  当车子沿海而行,一道道风景便扑面而来,令人目不暇接。港湾处,停泊着白色小艇,岸边,是一座座别致的小木屋。

  红蓝黄在这里融合交汇,色彩是那么绚烂,那么浓烈。

  沿途的风景使我们忍不住每每停下,直到下午近3点才到达目的地------雷讷。这是一个美丽的小渔村,别看它小,却被誉为北欧最美小镇,在不经意中流淌出遗世的静美和永恒。在这里,四周众峰环绕着静静的港湾,岸边星罗棋布地点缀着一间间红色小木屋。这些木屋原是渔民捕鱼住所,旅游盛起而改造成了接待游客、摄影师、艺术家的客栈。

雷讷没有街道和门牌,我们不得不用电话才联系到达下榻的Reine Rorbuer(雷讷罗布尔酒店)。我们的住所临海而建,脚柱直插海面,颇有吊脚楼的味道。屋外,有一木制露台,举目环顾,海湾美景尽收眼底。

  由于是淡季且为周末,沿途仅有的小餐馆都不开门,饥肠辘辘的我们在村内总算找到一家尚营业的餐厅,不知是否太饿的缘故还是确实味美,那一盘份量很足的牛排让我迅速光盘。热情好客的老板娘厚道地免费给我们每人赠送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

岛上冬季餐厅极少,而且北欧物价之高全球闻名。幸亏,民宿房间里都配有厨房设备,而且我们早有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晚上就由我们的葛大厨掌勺烹制了美味夜宵-------无敌鸡蛋面。

村子里有家小超市,物品还算丰富。也有一家加油站带便利店,购物都能刷信用卡。

  罗弗敦还是著名的渔场,鳕鱼的主要产地。每年3、4月间,成群的鳕鱼到此产卵,忙碌的渔民们就迎来了丰收的季节。岛上有很多这样成排成行的木架子,渔民们用以晾晒捕获的鱼。秋冬季节,木架子空置着,显得冷清孤寂。

  10月24日 10月末的罗弗敦昼短夜长,将近9点才日出,而下午不到5点就日落了。太阳西斜,港湾内已经处于群峰的阴影之中。时间有点迟了,赶紧操家伙去找高处架机拍摄。

  观看雷讷全景的最佳之处是Reinebringen山,但那登山小道陡峭危险,爬到山顶需一个多小时。虽说无险风光在险峰,但我实在没体力和勇气去挑战。幸好,从公路岔到村内的路口有一可停车的高处观景台,此处临高眺远,也可将可将雷讷近处美景尽揽全收。

也许近期没下雪,山峰上仅有不多的残雪。夕阳染红了远处山峰顶端,倒映在海湾红蓝相间。眼前近处的一片片花楸树硕果累累,在夕阳映射下更红得耀眼。此景此情,美的令人几乎窒息,连连惊呼"天堂"。

  低眸俯瞰,山下港湾的红木屋小的就象一块块积木,错落有致地垒在湾畔,流淌着一种黄昏的静谧安详之美。

  眼见山头金色己褪尽,港湾逐渐笼罩在傍晚的蓝调暮色中,我们赶紧驱车往更南端的奥村方向驶去,往开阔的海湾追寻那最后一抹晚照。

开出不远,便见西面晚霞吐艳,染红了片片火烧云。心急之下,见恰有一小道弯向不远的小海湾,内泊渔舟,旁有零星小屋,便赶紧驶入。但毕竟为时略晚,当找到合适摄点,架机拍摄时,彩霞己渐渐卸妆。

  是夜,尽管数次顶着寒冷出门仰望苍穹,但女神没有出现,不知是出于羞涩,抑或休假,又或傲娇。回想当年在基律纳首晚便得到女神载歌载舞热烈欢迎的情景,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失之东隅 ,收之桑榆。上帝关上一扇门,就会给你开启一页窗。我们遇上了一个很不错的清晨。天色乍明,天际淡淡的粉底泛起微微的胭脂红,几朵小小的云絮缓缓上从山顶滑过。地面上,灯火有如散落的星星,在海面拉出长长的不时变幻的彩色光影。

旭日首先亲吻较高的山峰,给山顶戴上了金色的冠冕。

  随后, 光线愈来愈强,景色象西洋镜不断变幻。终于,太阳公公憋着一口气,猛然一蹦,跃出了地平线。瞬间,万丈阳光洒向大地,顿时生机盎然。

  随着太阳升高,山坡上的民居沐浴在阳光中。

  阳光逐渐移近海面,海鸥在新的一天开始捕食、嬉戏。

  天空也换了蔚蓝的幕布。蓝天下,我们昨日进餐的红色餐厅披上了金黄色的盛装。

  10月25日 我们告别雷讷,沿着E10公路由南向北穿越罗弗顿群岛。E10公路贯穿全岛,是岛上的主干道,沿着它走,你就不必担心迷路。它修筑于1962年,以当时囯王名字命名为"国王奥拉夫大道"。E10公路如一条项链,以桥梁和隧道将珍珠般的各个岛屿连接,最终与大陆相通,全长大约160公里。

  公路沿途风景迤逦,堪称"景 观大道"或"海景画廊"。

  岛上居民,这些维京海盗的后裔真的颇有艺术眼光,将房屋选址在这风水宝地,盖上别致的木屋,并种上几株花楸树,开门见山,推窗观海,岂不乐哉。

  我们走走停停,中午时分才抵达Leknes。加油之时,就近在配套的便利店进午餐,一杯热巧克力加热狗(这成为后来我在路上午餐的标配)花了100多元大洋。而我那老弟更奢侈,200大洋才买了个牛肉汉堡。

  行至半程,我们离开E10公路,拐向815及817公路去探访又一个小渔村斯塔姆松( Stamsund)。时而山道,时而临海,移步换景,处处诱人。

  辞别斯塔姆松,我们继续沿着815公路从岛的东面临海而行。

  一路深秋景色,山上的红叶黄叶映入水中,令人陶醉。

  在行驶约180公里后,我们在临近傍晚到达了住宿地亨宁斯韦尔(Henningsvaer)。它也是海边的小渔村,居民很少,显得格外宁静。

  我们入住的Tobiasbrygga 为傍海而筑的两层木楼,外有观景露台,景色一流。

一条不宽的街道弯弯曲曲,直通海边。

  街道两旁修建有许多玲珑精致的木建筑,风格多样五颜六色。

  这间黑白相配带有花园围栏的木屋线条简洁,朴实大方而又富有情调,木栅门上装了个我们久违的绿色信箱。

  这间外饰蓝色的礼品店显得非常浪漫,从橱窗往内望去,琳琅满目的商品在灯光下金碧辉煌。

  在街上找间餐馆晚餐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行人到小超市购买食品。我打开极光预报的Auroral Forecast APP,惊喜地发现今晚将有极光!而且其强度为5、6级,明、后天也将有4、5级。我推门外出仰天一看:哇塞,一道绿色的极光掠过头顶,飘逸轻灵。赶紧跑回去告知同伴:极光出来了!快来看!伙伴们冲出来,初见极光的激动使他们兴奋不己,仰望夜空,极光此起彼伏,不一会,在天边舞起了三道放射状的黄绿色绸带。

  在市区有灯光污染干扰,不利于观看和拍摄极光。 我们急忙赶回住所,开车往来路寻找拍摄的理想场地。不幸的是,白天踪影全无的云朵却在夜间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而且慢慢聚拢,气势汹汹地要扼杀欧若拉女神的表演。气得我们直骂:白天想拍云影都不见,晚上不要云偏来捣蛋!观看拍摄极光最忌天空多云,哪怕再强的极光,遇上厚云遮天,人们也难睹其面容。我们一路开车追寻,天色漆黑难以观察拍摄的海陆场景,夜空浓云遮蔽,不见极光露面,心里实在郁闷。

在路上来回奔波了几十公里既无斩获也没找到理想场所,此时,聪明能干的杨女士从手机导航地图上发现了一个面向北方的海湾。极光常常是从北方开始出现的,欲寻极光就得向北面天空观察。我们果断地从E10公路的一座跨海大桥拐向桥底的小路,前行数百米便见有海边有一小块开阔地面向北方,海湾对岸有一座不太高的山峰形状尚可,虽然山下村庄有些少灯光而不甚理想,但踏破铁鞋的我们再也无心再找,就此停车架机。

说来也巧,这时天边的云层逐渐露出一块天空,给了我们一线希望。我仔细观察,天际显现一道幽幽的白色亮光,凭经验判断应是2--3级的极光。而这种低级别的极光往往是肉眼无法辩出其颜色的,但照相机却能录下其极光颜色。我赶紧用相机拍了一张,果不其然,真是绿色的极光!顿时,伙伴们象打了鸡血,肾上腺素急速上升,赶紧设定相机参数,手忙脚乱开始拍摄。

海边的风很大,呼啸着扑面而来。零度之下,凛冽寒风刺骨,迅速带走人的热量,使体感温度更感寒冷。但打了鸡血的伙伴们热血沸腾,热情高涨裹着厚厚的的衣服就象一只只不畏严寒的北极熊。 渐渐地,极光开始增强,肉眼也能辨认出其颜色,绿色还掺杂着紫色、黃色的光束。它跳跃着,飘突着,时而呈放射状,时而旋转,时而弯曲,变幻莫测地展示她那婀娜多姿的身躯和绚丽灿烂的面容。大约二十分钟,云层又迅速聚拢起来,为欧若拉女神的精彩表演拉上了幕布。

大家意犹末尽,又驶向815公路试图追寻欧若拉的踪迹。遗憾的是,再也找不到哪怕裂开一丝缝缐的天空,也看不见极光的任何蛛丝马迹。无奈之下,只好拍马回营。

  极光,是由于太阳的激烈活动放射出无数的带电粒子这些带电粒子流射向地球受到地球磁场的影响,便沿着地球磁力线方向高速进入南北磁极附近的大气层中,与氧原子氮分子等剧烈碰撞,从而产生极光。在南极发生的称为"南极光",在北极发生的为"北极光"。太专业太拗口?这么说吧,就是太阳黑子与地球大气层中的原子、分子共同表演的魔术。极光以绿、蓝、黄色居多,也有少见的红、紫色。其颜色的差异是与不同的原子、分子碰撞而形成。

极光的强弱程度称为极光指数,简称KP。KP分为0----9共10级,KP=9时候极光最强,KP=0时极光最弱。一般而言,KP大于3时,人们用肉眼就能看见极光了。

观看北极光的著名地点有瑞典北部拉普兰高地

的基律纳、阿比斯库,挪威的特罗姆瑟、纳尔维克、罗弗敦群岛,芬兰的罗瓦涅米,丹麦的格陵兰岛,冰岛,俄罗斯的摩尔曼斯克,美国阿拉斯加的费尔班克斯,加拿大的黄刀镇等。

  10月25日 今天的路程是从亨宁斯韦尔前往林斯塔德(Ringstad),先后通过E10、85、820几条公路路程195公里。天气陡变,大风呼啸,雨加雪。这时,最重要的是安全第一,小心驾驶。原先计划的3小时车程也就成倍增加。途中经过斯沃尔韦尔(Svolvaer),这算是罗弗敦群岛较大的濒海城镇,城市设施和风光看来都不错,老葛说:如果昨晚上住这就好了!我想:毕竟昨晚在亨宁斯韦尔是看见了并拍到了极光,天知道在此能否遇上啊!

斯沃尔韦尔的海边长满苔藓的礁石。

  虽然天气阴沉,时雪时雨时阴,但在这样的天气中风景却又别有一番韵味。

  峡湾旁,几株花楸树傲然挺立风雨中,争红斗艳。在此处,老葛所开车辆突然几个黄色的故障报警讯号同时亮起,赶紧停车检查。经检查无碍车辆行驶,估计是雨天潮湿导致传感器接触不良所致,提着的心才放下来。

  在820公路旁,有一面积不小的湖泊,湖面已部分结冰。阴云密布的天空开始呈现一缕太阳落山的红晕,给云朵镶上淡淡的金边。我们祈祷:天快晴吧!

  湖对面,几座起伏的小山排列湖畔,与倒影相映成趣,仿佛一幅水墨丹青。

  冰湖孤山的冷寂衬托着白屋黃草绿地,构成强烈的反差和对比。

  终于在天黑前平安扺达了林斯塔德的约赫斯酒店(Ringstad Sjøhus)。虽称酒店,实际也是民宿(罗弗敦群岛基本上就没有正规的酒店)。这地方相当偏僻,仅有为不多的十来户人家,且不出名。选择这里,是因为在地图上觉得它湾岬奇特,特适合拍摄极光。后来的事实证明,选择这里是再正确不过了。

问过老板娘:中国人来这多吗,答曰:极少,几乎没有见过几个。

  紧挨住所,是一个供小游艇出海钓鱼的简易小码头。码头有一开放的宰鱼小屋,木墙上挂着干枯的大鱼头,旁边写着鱼的重量、捕获日期及钓者姓名,仔细看之,发现都是10几斤重以上的鱼。恰好,一艘游艇靠上码头,几个垂钓者从底舱取出他们的战利品。我们近前欣赏他们的收获,他们很不好意思地说:天气不好,只有几条小鱼。果然,几条鱼儿都在2、3斤左右,这使我顿时打消了买鱼加工烹饪的念头。

晚饭后,不时走出门外望着漫布云层的夜空发愁。极光预报今晚的极光将爆发,达5、6级,但这天公却偏偏不作美。正当等到将近11点,心灰意冷准备上床做梦之时,奇迹发生了!云层慢慢散开,穹顶出现了晴空,星星在顽皮地眨巴着眼睛。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莫非期望产生了幻觉,这幸福也来得太突然了。揉揉眼睛,往黑暗处走去仰望天空,My God!这可比珍珠还真啊!这简直是人品大爆发!我赶紧回屋穿上防寒衣服,准备相机。

云层越散越开,星星愈来愈多。11:20,幸福终于从天而降,一道微弱的绿光逐渐从北面延伸过来,慢慢增强,形成一道划破长空的光柱,扫过我们上空。紧随着,或长或短或强或弱或绿或蓝的极光神秘地飘逸出来,不久又渐渐隐去。海湾处于南面,没有极光飘舞。无奈之下我们就在住所的停车场架起相机,以住房为前景进行拍摄。

房屋的灯光太亮,而一位来钓鱼的老外见我们拍照,又好心地将其户外的路灯开亮,令我们哭笑不得。这无疑雪上加霜,影响拍摄效果。


  终于,我们狠下决心,开车出去,找块黑暗的地方拍摄极光。

我们来到村边的坡地上,视野很开阔,可惜的是缺乏前景,只能以远处山坡上亮灯的民居作景拍摄。

极光越来越强烈, 数道绿光直射中天,甚至搭起了一道横跨苍穹的极光桥。

  不知何时,天空南面也出现了极光,一道道,一片片,上下飘舞,与北面的极光遥相呼应,交相辉映,仿佛在苍天大舞台跳起了东北二人转。

  极光舞个不停,丝毫没有停下歇歇之意。我们看了又看,拍了再拍,不免有点身体兼审美疲劳。于是,換个花样,以汽车为前景,打亮手机轻扫照明,来个人车结合纪念照。

  见到南面也出现了极光,我们立马转移回到住处的海湾进行拍摄。

小码头静静地泊着一艘红色的小汽艇 ,漫天飞舞的绿色极光笼罩在它的上空,深蓝的海水也染上片片绿斑。

  欧若拉的表演越来越精彩,她时而甩动长袖,绿色绸带卷至半空,架起一道横跨苍穹的极光桥;时而轻跃,跳动着一串顽皮的绿精灵;时而旋转,在蓝天上荡起圈圈涟漪;时而自天际向上放射出数道绿色光芒……

  极光在漫天飞舞的同时,不仅形状变幻莫测,而且其颜色也有变化,在绿光中出现了一道紫色的光带。

  我们转移到另一侧继续拍摄,这时,东南西北四面都出现了极光,而且强度越来越大,大约在6级。

  极光在天空划了个大大的弧形。海面也铺满了绿光,给小码头和汽艇带来一种神秘感。

  极光象一盏巨大的探照灯,从天际直射向天顶,照亮了整个天空。

  极光斜拉着线条,向上跳跃,而且象顽童一般,在天上向我们扮了个鬼脸。

东北方向的极光

  时间已到凌晨三点多,极光仍在不间断地表演,似乎没有结束的征兆。而我们天亮仍需开车上路,安全起见,不得不休息。

  10月26日 清晨,我习惯到住处周围蹓跶蹓跶。发现周边环境确实很美,旭日虽未东升,但已照亮天上的云霞。鱼鳞般的云霞在天边慢慢悠悠地飘动,显得十分休闲。

正南面不远有个小岛,几户人家,红树白房。天上一抹浮云己被染得血红。活脱脱一幅中国文人的山水画。

  今天的行程是到塞尼亚岛的Gryllefjord,原来计划是有一段走轮渡,总共才197公里。但是出发前才得知轮渡冬天停航,必须绕路前往Gryllefjord,总共有近400公里,途经E10、E6、86、862公路。这点路程,本来对于我们这些久经自驾考险的老司机来,实在不算什么,但是,昨晚睡眠很少,白昼时间很短的两个因素必须考虑。所以,决定路上尽量少停。话虽这么说,但遇上美景却完全顾不上那么多了。偏偏今天路上的景色是最多最美的,这不,开出不久,便遇到美景,停车拍照再说。

  一束阳光斜照,照亮了山坡上的秋树、民居。

  又来到昨日拍照的冰湖,朝阳映射下,画面温暖,景色秀美,与昨日的阴郁冷寂迥然不同。

  湖边缓坡上几栋红色小楼秋树掩映,暖阳融融。

  天高云淡,大山深处有人家。

  野渡无人舟自横

  蓝天白云倒映湖中,映衬着独傲寒天的花楸。

  爱,秋天的气爽;爱,秋天的斑斓;爱,秋天的成熟。秋愈深,爱愈深,哪怕时有初冬的偷袭。

我冒昧的走进这家院子拍照,屋里主人走了出来,我以为她要斥责我,或告知这是私宅请你出去,连忙说"sorry"。谁知她笑咪咪地说"我看看你拍的照片",并在看后树起大拇指说"very good"。

远山衔雪,近草含金,水天一色,秋冬交响。

  最喜欢这秋冬交际时节出游,既可看到这种典型的秋景,也可看到冰雪的韵味。

  原本想赶到Gryllefjord拍日落,但时间确定是来不及了。当车行至这个地方时,正值日落之际。计划不如变化,如此景色可遇不可求。当即停车,在此拍摄。

  晚霞映红了雪山,映红了大海。挪威北部峡湾的山峰,海拔不高纬度高,故常见雪山与大海相伴。而在中国则无法看到海边雪山的景色。

最后一抹阳光

  天已黑了下来,可离目的地还有上百公里路程。这时,极光又出来了,它不断在我们车的前方、左侧、右侧飞舞,仿佛在诱惑我们:停车吧,我们出来玩啦!"但我们必须赶路,到达目的地再拍。

为了赶路,我们一直来不及吃晚饭。当赶到 Gryllefjord时,已经连困带乏又饿,恨不得立刻入住,吃饭后倒头就睡。但悲剧发生了:当我们按照导航,拐入一条又窄又黑的小路行驶十几公里,到达导航的终点时,却是一个十分偏僻荒凉的居民点,而几经查找,怎么也无法找到预订的Hamn i Senja 酒店。杨女士焦急地几番电话联系,才终于弄明白酒店邮箱的地址并非酒店地址,导航到达之处是邮箱地址。愚蠢的酒店!我们只好原路返回,重新导航到达酒店。当地天气很差,寒风呼啸,云层厚实,拍极光成为泡影。

Hamn i Senja 酒店是一家很不错的旅游度假型酒店,倚山傍海,一座座别墅型的客房排列在海湾边上,自己拥有一个码头。我们预订的都是海景套房,而且拥有一个露台。但这一切都已没有意义,睡上一觉,明天就得离开了。

  10月27日 今天,从Gryllefjord赶到特罗姆瑟(Tromso),途经862、86、G6、G8,路程 208公里。由于昨日太累,且路程不远,我们也就休息至11:30才出发。路上整天都在下雪,我们也就专心赶路,没有停车拍照。

特罗姆瑟位于北纬69.20度,北极圈内。它是挪威北部最大的城市,也是北极圈内最大的城市。因其具有如此优越的地理位置而且极光出现概率很高,被誉为"极光之都"。这里许多事物都被冠以"最北"的称呼,如"最北的教堂"、"最北的大学"、"最北的啤酒厂"------

我们住在Radisson Blu Hotel Tromso,它地理位置优越,出门见海,仅挨港口,走到海边就能见到跨海大桥和对面著名的北极大教堂。这也是我4年前到特罗姆瑟入住的地方。但其缺点是没法停车,酒店前的公共停车场收费巨贵,每天要400克朗(约等于人民币360元)。

  10月28日,天空依然飘雪,我们决定今天就在市内逛逛。我边逛边用手机的黑白模式扫街,记录当地人的生活。

雪中的城市一角

街旁的房子许多仍保持着传统风格。

街头雕像

街道

  这座小小木头屋子就是"北极博物馆",里面有很多历史老照片及实物,屋外摆放着当年的船锚和捕鲸炮。

  在阶梯上玩弄手机的人

  两位牵着小狗的当地人竟然用中文打招呼:"你好","中国"。

  习惯了风雪的挪威人一点都不感觉大雪给生活带来不便。

夜色中的特罗姆瑟。

  港口边有一家餐馆,门口的广告牌有趣地打出拼音菜名"点心:虾饺",我们决定在此晚餐。原来,这是一位香港人开的。为尝海鲜,我要了刺身,果然食材新鲜,制作精美,味道好极了。中间出去望了望天,发现天己晴了,虽然还有大片的云,但也露出了部分天空,几颗星星闪烁。一查极光预报,分晚有4级极光。于是,询问香港老板,城外何处可拍摄极光,老板写一地址,我们决定行动碰运气。

特罗姆瑟有很多旅行社组织晚上去看极光。有追逐型的,根据极光预报和当晚天气开车去几个地点追逐;也有守株待兔型的,开车到城外固定的观看地点有木屋,参加者坐在温暖的屋里喝咖啡,极光出来后,组织者再叫大家出来观看。无论哪一种,价格都不菲,需1000多元人民币。我们则自己开车出去追寻,跑出十几公里,但天又变得时雪时阴,看不到极光,只得悻悻而归。


  10月29日,早晨,天上仍然飘着雪,街道上积雪挺厚。远看东边山头,欲升的太阳染红了一点云层,似乎有云开趋势。尽管飘着雪,我们还是决定开车往Ersfjordbotn和Tromvik走走,这两个地方都是峡湾中的村庄。

  特罗姆瑟市政的铲车效率挺高,我们在路上己见许多铲雪车在忙碌工作,一些道路已淸除干净。我们到达Ersfjordbotn时,。天上又飘起了鹅毛大雪,雪中的花楸非常美丽。

  大雪、花楸与木屋构成了一幅动人的画面。

   去Tromvik的路皆在峡湾上转行,沿途风光迷人。不一会,天晴了,慢慢露出了蓝天。

  沿途拍拍停停,不觉已到日落时分,落日映红的云霞,在雪山和大海之间徐徐飘动。

  峡湾一景

  暮色中的海边小屋

  Tromvik是个风景很秀美的海湾小村,这里也有接待游客的民宿。我们这时才意识到当初选择住宿地有失误:为什么不选择在Tromvik住1---2晚呢?这里周围峡湾道路蜿蜒,可选择的方向、地点很多,前景优美,最适合拍摄极光啊!

  返回城里,我们冒雪观看北极大教堂夜景。北极大教堂(Artic Cathedral),也叫特罗姆斯达伦教堂,始建于1965年的充满现代设计风格的建筑,高40米,是特罗姆瑟著名的地标性建筑。其独特的设计造型灵感来自于挪威北部高耸入云的冰山。教堂背面的墙壁由一块完整的轧花玻璃制成,高达12米、重量为6吨。冬季,它与北极光有机结合,浑然天成地构成一幅美丽壮观的图画。

  10月30日 在飘雪中,我们告别特罗姆瑟。在机场还车后,因为飞机延误,我们在机场多呆了几小时。最终,骁勇的海盗民族飞行员驾着飞机,迎着风雪,直上云霄,一点都不逊色于战斗民族。

  虽然由于天气原因,我们在"极光之都"-------特罗姆瑟没有见到极光,留有遗憾,但遗憾就是再去的动力和理由。特罗姆斯是我很喜欢的小城,我和特罗姆斯说再见,含义是一定会再次相见!欧若拉女神,妳这次给我们那么多精彩表演,我真的被感动了,但我不知足,我还想与妳相约。亲爱的,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