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4

2016年圣诞,我和小棉袄披星戴月地于凌晨5点从拉斯维加斯出发,为了能在正午赶到亚利桑那州佩吉城附近,号称世界七大摄影奇观之一的羚羊彩穴。

来到峡口附近,前面的烟囱冒着白烟,在蓝天下像极了一只羚羊。

正午的阳光穿透力很强,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荒芜的沙漠。

峡谷位于印第安人保护区,只有在印第安导游的带领下才能进入,每队只能15人,而且不能随意脱队。因为如果有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这狭窄的天堂可能瞬间变成一处急流奔腾,被暴洪淹没的地狱。

准备进峡谷了。

大自然才是最杰出的艺术家,谷内梦幻般精雕细琢的线条在不同角度,在光与影的变换中能拍摄出梦幻般的感觉。

像丝绸般柔滑飘逸。

像烈焰般熊熊燃烧。

热情的印第安小伙子一直竖着大姆指对我带有流苏的牛仔裤说:"ku、ku、ku",我报以礼节性的"thank you"后,给我留下了这张经典而又难忘的照片。


像风吹纱帘般梦幻神秘。

像牛奶般醇厚润滑。

羚羊彩穴,给我留下了粉红色的回忆。

像巧克力般丝滑浓稠。

诱人又粘人的小棉袄,就像德芙巧克力,我喜欢!

像雕塑般线条流畅。

画一幅写意的素描,羚羊彩穴,为你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