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有三大山系,最北部为阿尔泰山,中部为天山,最南部为昆仑山系。阿尔泰山和天山之间为准噶尔盆地,天山和昆仑山系之间为塔里木盆地。天山以南,昆仑山系以北,称之为南疆。

南疆一直诱惑着我。20年前曾在喀什作过短暂停留,去过两个常规景点,也无甚印象了。今年深秋季节,我终于了却了这桩夙愿,用半个月的时间在南疆广阔的土地上,画了一个5000公里的圈。这段行摄之旅,我概括为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错,掌嘴)。是冰雪!

先说“火焰”——深秋季节,塔里木河流域40万公顷气势如虹的金色胡杨林,有如一片片跳动的火焰;塔克拉玛干一望无垠的沙海,在夕阳的渲染下,更像是烧灼得红彤彤的火海;天山神秘大峡谷的红色岩壁,在阳光反射下,犹如熔岩在流淌!怎么样,还不太牵强吧?

再说冰雪,从喀什进入帕米尔高原,这个古代称为“葱岭”的地方,既不是青葱一片,也不见遍地野葱(据说葱岭得名于这两说),而是真真的冰雪世界。帕米尔高原对60年代以前出生的国人并不陌生,这与一部电影有关,没错,就是《冰山上的来客》。影片的故事就发生在这片高原,杨排长那句“阿米尔,冲!”的台词深深刻在记忆中,不可磨灭。在这里,你会发觉,海拔7000米以上的冰山慕士塔格峰和公格尔九别峰仿佛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塔里木胡杨林是世界上最古老、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最原始的胡杨林保护区,胡杨是公元三世纪残余的古老树种,具有极强的生命力,素称活着三千年不死,死后三千年不倒,倒后三千年不朽。南疆的秋来得晚,10月下旬,经霜后的胡杨树才染上了秋的色彩,满眼金黄,十分壮观。

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是中国最大世界第二大沙漠,而且号称移动的沙漠,沙层底部没有骨架,在风力作用下,沙丘随时都会移动,为了维护长达500公里的沙漠公路,以确保沙漠中油田的开采,甚至不计成本,采用了滴灌技术,来灌溉路两侧的沙棘等植物,从而阻挡流沙对公路的覆盖。夕阳下,迷人的光影使广袤的大漠一扫烈日中死亡的惨白,而变得柔情起来。

天山神秘大峡谷位于古龟兹故地,今库车县北60余公里的天山南麓,彤红的岩壁和深邃的峡谷,集神、奇、险、雄、古、幽为一体,在气势和险峻上甚至胜过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羚羊峡谷。

路旁秋色

帕米尔高原,纯静的白沙湖

帕米尔高原,是古代中国和地中海各国的陆上通道丝绸之路之必经之地,是亚洲多个主要山脉包括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昆仑山脉、天山山脉、兴都库什山脉的汇集处,平均海拔4000米——7700米, “帕米尔”是高原居民塔吉克族语“世界屋脊”的意思。它群山起伏,连绵逶迤,雪峰群立,耸入云天。它曾是波涛汹涌的辽阔海洋,后经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发育成为冰雪高原。

帕米尔高原的最高峰是位于中国境内的公格尔峰,海拔7649米。
慕士塔格峰属西昆仑山脉,海拔7509米,虽非群峰之首,但其姿态雄伟,犹如金字塔巍然而立,故被誉为“冰山之父”。

公格尔九别峰,倒影映入湖中。

远望雪峰

高天流云

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其金字塔形的身影倒映在卡拉库里湖中。

白云如面纱遮盖着雪峰

慕士塔格峰雄姿

夕照雪峰

公格尔雪峰

雪峰下的塔合曼湿地

慕峰下的牧场

帕米尔,不愧冰山之称,举目而望皆雪峰。

塔什库尔干,中国最西部的县城,晨星寥落的黎明。

第一缕阳光投射到塔县石头城身后的雪峰上。石头城是晋唐城堡遗存,见证了古代丝路的繁盛。

石头城还笼罩在阴影之中

雪峰日出

阿拉尔草滩晨景

谢谢观赏南疆行之风光篇,人文篇后续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