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七点半,哥开着小吉普出发了,车上坐着另外三位摄友。可能是因为要出远门的缘故,一个晚上哥都没睡好,夜里醒过了几次。后来在车上闲聊时才知道,没睡好的不只哥一个人,同车的几个人也是如此,大家都笑了起来,说又不是第一次出远门,怎么还会有这样像孩子般的激动心情呢?

从韶关出发,经过翁源、连平,下午3点多到达兴宁。从连平到兴宁要经过九连山,山不算高,但山路弯多路窄,山上的隧道限速30km,这是哥第一次走在限速这么低的隧道里,哥稍微给点油,导航优美的声音就好心的提醒哥已超速。还是算了,哥循规蹈矩的做个好人吧。反正哥也不能跟人民币过不去。哥的小吉普在这种路面跑不起来,感觉比开拖拉机还难受。

兴宁城市不算大,很快我们就找到了彭哥战友帮忙定的维也纳酒店,酒店刚开业不久,房间干净整洁,大家很是满意。同行的彭哥旧时在兴宁军用机场服役,对这里自然是感情深厚的,能跟昔日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喝上杯小酒,叙个旧更让人感受到战友之情的宝贵。

大家在酒店把行李安顿好,看着离晚饭还有许多时间,于是决定去神光山游览一番,神光山离我们住的酒店大概有5km左右。七姐娘家是兴宁本地的,她的侄子正好就在附近,于是便叫他开着摩托车过来带着我们前往。神光山不算高,山顶有圆盘型的观景台,远远看去,观景台就像一只降落在山顶的飞碟。半山上有一道观和石鼓王,七姐说这里是兴宁人求文曲星保佑金榜题名的地方,每每高考前,这里都是热闹非凡,前来进香的学子络绎不绝。神光山脚下有座牌坊,雄伟壮观。牌坊附近是一个极大的广场。

凌晨五点半哥来到神光山脚下,此时,天还没有亮,上山也没有路灯。于是哥犹豫着要不要回酒店去,这时正好有几个退了休的大哥大姐从身边经过,闲聊中知道他们是准备到半山的广场上去晨练的。当他们知道哥从韶关过来,想到山顶拍日出时,便用手机光线作照明,热情的把哥送到了山顶。抬头间,夜空中的星星非常的明亮,而且布满这片天空。心肠极好的兴宁人,他们跟哥一样也是客家人,我们的语言即便音调不同,但沟通是没有问题的。客家话一出口,彼此的心就拉近了许多,哥感到非常的亲切。这张兴宁日出的照片寄托了哥对兴宁人的感激之情,他们的善心如这朝阳般温暖了哥的心。

从神岗山下来,在酒店吃过早餐。我们便来到了七姐哥哥的家里。此时正是金秋时节,稻田里一片金黄,巧的是稻谷还没开始收割,所到之处是一片金秋特有的美。池塘边,菜园的篱笆旁,黄的丝瓜花,紫的野葛花点缀得乡村风光漂亮至极。我们拿起手中的相机,走在田埂上,像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期间,几个女汉子拿着各种农具扮演着村姑的角色,让我们手中的快门按个不停,留下许多美好的瞬间。

由于哥凌晨在神岗山拍日出时没穿厚衣服。当时在山上更是冷得哥直发抖,下山后就有了感冒的迹象。陈姐知道后,在大哥家的厨房里给哥煮了一锅红糖姜汤,喝着浓浓的、辣辣的姜汤,让哥寒气尽消,睡了午觉后,精神越发的抖擞。一碗姜汤让哥哥我感到极其的温暖。

下午,辞别大哥,我们继续向东前行,来到梅州的雁南飞。路上,我们先到叶剑英元帅的故居瞻仰叶帅铜像,然后再去了雁南飞。雁南飞里有五星级的茶园度假酒店。茶场里面的风景不是一般的优美。同行的几个大姐在茶园里玩得不亦乐乎,此刻,她们从上午刚卸下农具的农家妹子变成了采茶女,要是再来段采茶歌飘在茶田上空,那一定是最好的享受了。

在雁南飞拍摄到下午五点,按照行程计划,我们决定还是启程前往大埔,晚上就在大埔留宿了。

大埔有"华侨之乡、文化之乡、陶瓷之乡、名茶之乡"之美誉。在大埔,我们参观了泰安楼和百侯古镇。泰安楼是位于县城中的一座围楼,它属于半围楼,楼高三层,为了防盗,一二层的房子不开窗户,围楼中间是排列整齐的厨房,与围楼有两米的间距,是为了防火,有十几间之多。人住在围楼上,二楼设有围楼博物馆,存放着十几座围楼的模型,廊道间挂满了灯笼,使围楼显得喜庆而古朴,围楼大门前面是一口池塘。

百侯,取"多出人才"之意。是历史悠久的文化名镇。古往以来,文风鼎盛,人才辈出,"诗书世家"、"一腹三翰院、一同怀四魁"的典故流传甚广。

海源楼始建于中华民国6年(1917),由杨潮荣所建,1991年曾重修。坐东北向西南,是一座典型的中西合璧作品,大门有西式风格,楼墙面均有精美的灰塑、彩画。

这张照片其实是一张倒影,哥只是把他反转了180°。当天天气非常的好,正午时分,让哥拍到了这么美好的一幕。一张好的照片,天时、地利、人和都必须具备,缺一不可。哥不善做后期,也不大愿意做后期,所以会尽可能的在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就想好自己想要表现的是什么。

离开大埔,在百侯过福建的茶阳上了高速,谁知道一不留神,且是新开的高速入口,导航没有提示,我们竟然错走了往广东方向的入口,行驶了10分钟后才发现,于是绕了一段路后重新在大埔掉头往福建去了。下午四点,我们来到了福建永定的围楼之乡,一睹福建土楼王的芳容。来这里之前,飘姐说了个笑话,说的是美国人在卫星上发现了永定这个地方有许多圆形的建筑物,以为是导弹发射井,于是派了间谍人员过来摸底,考察一番后才知道是一座座的图楼。里面住满了人,闹了个笑话。导游告诉哥说他们一个县就有2万4千多座围楼,而永定这座土龙王是保存最好,最完整的了。

这里的围楼群由三座圆形的围楼和一座方形的围楼组成。红姐笑说这叫"三菜一汤"。登上半山的观景台可以一睹围楼的全貌,登上围楼,穿梭在楼道间,还可以观赏到围楼的宏伟之处。这里还是《大鱼海棠》的取景地,遗憾的是看到当地人晒着的柿饼流口水的红姐竟然把三脚架忘记带走了,给土楼留下了一个念想。

可怜的哥文学水平有限,此刻深深的感受到词穷的悲催,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眼前这座围楼才算恰当,才算完美,大家还是自己看着照片发挥想象吧。

凌晨五点,哥背着相机从客栈出来准备上观景台。从土楼到观景台大概有两公里左右。路上树林密布,哥白天走的时候都感觉阴森森的,更何况凌晨,哥此时没有同伴,只好硬着头皮、听着手机播放的佛音穿行在树林间。前一天下午登上观景台时,哥就发现观景台附近有几座坟墓,所以哥心里还是挺忐忑的。大半个时辰后,哥打着手电终于平安到达观景台,坐下静静的等待。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空渐渐放亮起来,日出前是摄影的最好时机,哥不停的按着快门,不时的摆弄角度。突然,哥听到后面有响声,回头一看,一个阿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哥的后面收拾着地上的垃圾。这着实把哥给吓到了,吓得哥哥我头皮直发麻,三魂不见了一魂。上山的路就在哥的前面,哥竟然没发现有人上来。下山后跟朋友说起这件事,红姐笑说可能是从坟地里面爬出来的,听得瘆人。不过,哥不害人,自然也不怕鬼。

告别永定土楼,驱车穿过厦门、福州,哥来到了宁德的霞浦。在福州服务区出来的高速上,哥遇到了人生第一次碰瓷,当时小吉车速120公里,一台大众小车突然要斜插到哥的面前,逼得小吉差点就贴上了中间的围栏,真是险象环生,刹得小吉车胎冒烟,还好菩萨保佑,时速即便是从120瞬间减至80左右,小吉也能稳稳的不偏不倚,没有发生碰撞。后面的车看到这一幕赶紧减速躲避,让哥逃过一劫。亡命之徒见哥淡定,一呼油门碰别人去了,只是路上的车都躲它远远的,看他连碰三条道都没成功,只好灰溜溜的跑了,路过此路段的外地朋友千万小心了。


霞浦之名远扬,应该是每位摄友心中的一块圣地了,它是闻名遐迩的世界滩涂摄影基地。在土楼,哥就直接设置导航到霞浦的下青山大桥,霞浦的摄友说这里是拍晚霞的最佳地方。到达大桥时,正是夕阳西下,晚霞正好。这一片景致,美得不要不要的,让哥无语形容,唯有哥手中的相机,相机中的照片才能完美的还原和展现。

凌晨四点,哥一行七人就爬起来,开始赶往北岐,北岐是霞浦拍摄日出最好的地方。当我们四点半打着手电赶到拍摄点时,那里已经站了许多人,难怪摄友提醒说一定要早去占位子。五点多钟,天空渐渐亮了起来,远离太阳的天空因为缺少暖光而一片蓝调,显得宁静祥和。此时,这一片蓝光中已经开始有了出海的渔船,起早贪黑、勤劳的渔家人已经给霞浦这一片海面做了最好的点缀。

说说路上发生的一段小插曲吧,我们按霞浦摄友画的地图往一条上山的小路走,想前往半山上摄友给的的最佳摄影点,可是摄友却没告诉我们这个地方要经过一大片墓地。此时天还没有亮,我们打着手电,路过几座低矮的坟地后,跟哥走在前面的几个摄友心里开始打鼓,最后在一座非常巨大的墓地前停止了脚步,云姐连说打扰了,打扰了,哥的心里也默念着佛号,拽着大伙往回走,后面的摄友不明白怎么就掉头回去了,问了几次,我们也不敢多说,只是敷衍几句了事,拍摄结束回到酒店才告诉他们原委,大家都面面相觑,倒吸口气。

六点半,太阳在云层后面升起,把这一片海湾染成了金黄色。渔民在一排排的渔排里面耕作,一条条渔船划出了一道道金黄色的弧线。此刻,眼前的美景让几位缺觉的大姐也惊叹不已,全没了睡意。

时间关系,感受过霞浦的晚霞与日出,我们就要打道回府了,哥心有余悸,不愿走回头路,于是跟彭哥商量着决定从江西绕回韶关。在进入江西之前我们选择了武夷山作为途中的休息点,也正好可以一睹极负盛名的武夷山风光。

武夷山属于丹霞地貌,但哥是从丹霞地貌命名地的韶关丹霞山出来的,感受过了最壮观的丹霞秀俊之美,于是武夷山在哥的眼里就真的有点逊色了。竹筏上的导游说武夷山真正出名的是茶叶不是山,原来是我们这些外地人理解错了。

离开武夷山,进入江西境内。一路上我们都在下坡,哥真的想象不出福建与江西的地势落差到底有多大,隧道是下坡的,公路也是一直在下坡的,连续下了几百公里,差点把哥哥我下晕了。

中午时分。在去往兴国的路上,同车的朋友怕开车的哥打瞌睡,如是大家轮流给哥讲故事,许是因为故事讲得太精彩,听故事的人听得入神,于是谁也没有留意导航的提示,让我们错过了高速的出口,又恰巧是离开福建之前,于是飘姐调侃说哪里都想留住我们的脚步,所以才让我们多绕路的,哥听飘姐这么一说赶紧附和着说是是是,以此来掩盖自己的失误。

按行程计划,我们准备在兴国住一个晚上,稍作休整。兴国是个革命老区,没有太多的旅游景点。吃过早餐,沿着将军桥,我们来到了河的另一边。正好附近有座大圣寺,于是决定过去看看。进入寺庙的大雄宝殿,感觉就像回到了南华寺一样,中间佛龛坐着三尊大佛,四周五百罗汉围绕于壁上。后来查资料得知这座寺庙正是仿韶关南华寺而建,且是由南华寺堂主传昌大和尚发愿重修的。巧之又巧,近百年后,寺里又来了这么些韶关人,真是极有缘了。

离开兴国,我们便来到了赣州,这已经是哥第四次踏上赣州的土地。赣州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要读懂赣州必须要有比较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记得第一次来赣州时请了位姓田的导游,他的学识让哥哥我佩服得很,他很好的给哥补上了这一课,让哥哥我了解了赣州的由来以及赣州的人文历史。

哥不善于拍人物,所以也很少帮人拍照,七姐笑哥是个"只爱江山,不爱美人的摄影师",想来也贴切。一直来,哥只专注于风景和花草的拍摄,于是,哥不给人拍照,自然也很少有人给哥拍照,没想到这次出来,哥却收到了一大堆个人照,全都是自然的偷拍,没有严肃的做作。看着照片中自己的背影,心里感觉美美的,选几张晒晒,以表达哥对摄影师的感激之情。

回到韶关一周后基本恢复正常,缺的觉已经补回,因缺水干燥脱皮的嘴唇也滋润起来了。。。。。

时间:2017年10月30日至11月5日

目标:福建土楼及霞浦

穿越:粤闽赣(来回)

途径:兴宁、梅州、大埔、永定、霞浦、 武夷山、兴国、赣州

行程:2300公里(全程)

人物:摄友7人(彭哥、陈姐等)

车辆:Jeep自由侠、海马6

费用:人均1800元(除个人购物)




生活越接近平淡,内心就越绚烂;经历了世事的智者,终会领悟:太过用力太过张扬,一定是虚张声势的;而内心的沉静才是真正的安宁,它更干净、更纯粹,更接近那个叫灵魂的地方。

真正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尽管如流往事,每一天都涛声依旧,只要能消除执念,便可寂静安然,外境好坏并不是苦乐的根源,真正的始作俑者是一颗躁动的心;想开了自然微笑、看透了就能放下。

青春,是一场盛世的繁华,即便不倾城,不倾国,然倾我所有。一支笔,一杯茶,一段老去的时光,浅笑安然。

安静的心里,都有一道最美丽的风景;尽管世事繁杂,心依然,情怀依然,追求依就……(网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