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红了,黄灿灿、红彤彤,像一个个小灯笼一样挂满了苍老的柿树,像田野里的一把火,染红了山岗,映红了田埂,点缀了沟沟峁峁,岭岭壑壑。

柿子红了,不过不是红在深秋时节,红在熟透的季节,而是拖到了初冬,拖到了寒风冷冽的飘雪季节。叶子经不住寒风的刺骨,经不住寒霜的侵袭,由绿变黄,由黄变红,在深秋的季节里,一片片凋零,一片片脱落,昔日那茂盛的柿子树就像脱毛的凤凰,只剩下那张牙舞爪的枝桠在寒风里打颤,默默地陪伴着、衬托着火红的柿子,在寒风里等待。

它不知道,它的妖娆,它的嫣红,它的倩影,已丝毫引不起它主人关注的目光,它的主人已把它从心底里遗忘,从意识里抛弃

那些当年把柿树当命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那些靠柿子充饥裹腹的岁月已成了记忆,那些柿子皮、柿疙瘩、柿饼、炒面等美食,已勾不起孩儿的兴趣,那些红了半天的柿子沦落成了乡村的一道风景。

村子空了,能上树下柿子的青壮年主力,早都纷纷外出进城打工了,喜欢爬树贪玩的孩子们则被接到城里,在钢筋混凝土的空格里,老老实实上学了,记挂着它们、对柿子尚有着感情的老年人,被残酷的现实逼迫着无奈地进城接送孩子,给孩子们做饭去了。柿子这个昔日的宠儿,抢夺的娇子,老了老了,就像一个弃儿被抛弃在田野里了。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又飘起了细雨,柿子树上的果实湿润得更显鲜亮。那种甘甜和那红艳艳的就像小小的中国红红灯笼,特别的讨喜。

柿子平日平凡无香,甚至有可能发现不了它的存在。但当它到了奉献自我的时候,却以另一幅光彩照人的面目呈现,不光看见了它的热情,更体验了它的甘甜。如生活中的许多平凡的人,做着平凡的事,却耐品、耐看、耐人寻味,也许也会有经过风霜后柿子般的红艳艳。

有的柿子已冻干了,但还在痴情的等着,牢牢地挂在枝头,展现着倩影,张扬着靓丽,等来的只是飞鸟的欣赏。

就这样等待着,等待着,等过了深秋,等过了收获,等过了初冬,在白茫茫的田野上,你用嫣红的笑容尽情地绽放。

柿子红了,我心中永远的风景。

摄影后期:老木(签约作者)

出镜模特:维娜

服装造型:台州老木影像机构

灯光设备:耐思K8

组织策划:老木(匠心)环境人像摄影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