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新英格兰地区红叶遍地的时节。 其实红红的叶子并不怎么诱人,到是那种叶尖上还泛着绿,渐渐转成青黄,变得橙黄,又转到橙红,最后转入深红的叶子,更具有魅力,尤其是叶子上再有一些残缺。


这种叶子上,最具有代表性的,是那一抹金灿灿的橙黄色,在夕阳下,洒脱着成熟和沉淀。我喜欢南瓜节,一半儿是因为它的色彩,一半儿是因为它带来的顽皮。

Parlee 农场的南瓜地,有好几个篮球场那么大。每到这个季节,车山人海,摘苹果的,剪花的,更多的是在这片地里,挑南瓜。

鬼节刻 Jack-o'-lanterns 并不稀奇,爱尔兰人在没来美国之前就开始这么玩儿了,但是刻南瓜灯,还是爱尔兰人在美国定居后才发明的。

大概是北美地区南瓜资源充足,皮硬柔软空心容易下刀造型,加上个大又是满满的橙黄色。更重要的是,把南瓜灯刻得怪怪的,再加上一道幽幽烛光从刻痕中挤出来,驱鬼神。

可我家二丫偏要与众不同……

在妈妈和爸爸的帮助下,刻出了一个……

…… Bracie!

然后龇着参差不齐的大门牙,冲着 Bracie 笑,还说:"我过几年就是你这样了!"

今年的万圣节,二丫是 Rah Rah Rebel, the Cheearleader。和几个朋友一起在 Miller-Day Halloween Party 玩儿得开心😃

Thing 2 是 Mrs. Donna Poluk, Miller School 的校长。 Thing 1 就应该是 Mr. Christophor Sardella, Day School 的新任校长,原 Miller School 的副校长。这是两个姊妹学校,常常在一起搞活动!

剩下的,就不用说了……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