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书写/无界

  有人说艺术是一种情节,一旦染上就挥之不去。因为艺术我才有可能读了大学,因为读了大学才可能有过从教的经历,因为从教的经历才可能曾经和上万名的同学思想碰撞过!

画画可以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也可以是点亮生活的灯火,而对于我更是溶于血液的习惯,有些东西装一装总是可以有的,比如说工作的样子,生活的姿态,而有些东西怎么装都是装不出来的,比如说思维的方式,艺术的情怀!

这些随笔的涂鸦背后都有着隐藏的小故事,我想用尽量短的文字把她们表达出来,希望大家喜欢!

一家三口

因为工作的原因,全国各地的高频率出差已经成为常态化,一次飞机归途中,突然思家的情绪涌上心头,想起了儿子,想起了她,或许大多数中国人更倾向于含蓄的表达,就在一个夏日的晚上,用熟悉的笔墨、颜色画了被咬过的西瓜,一家三口,和谐之家!

红蜻蜓

热爱摄影的人,大多数比常人更热爱生活,细微点滴,瞬间捕捉,画红蜻蜓某种程度上是对友情的一种纪念,一场久别的重逢,那一天喝到微醉的酒,开始畅谈闲聊,聊到了微距摄影,聊到了意境构图,聊到了相觑一笑,聊到了忘情自我!红蜻蜓是兄弟镜头下的瞬间定格,也不知是陶醉于那种畅聊的感觉,还是迷恋上那种微醉的状态,总之心理清楚的明白这一幅画是为了纪念纯真的友谊而存在!

脑海里的林徽因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

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

星子在无意中闪,

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

鲜妍百花的冠冕你戴着,

你是天真,庄严,

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片鹅黄,你像;

新鲜初放芽的绿,你是;

柔嫩喜悦,

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因为四月,想到一首诗,因为一首诗想到一个女人,因为女人,想到了花!

内心隐约的有一种暗恋的情愫,我不知道其他男人都有着怎么样的感觉,我只是找到了一种媒介借着另一种方式把它表达了出来……



骑着柳叶的蜻蜓

事实上确实忘记了当时出于什么原因,又画了只蓝色的蜻蜓,大概是为了另一只找个伴吧!

名字是用手机写这段文字的时候刚取的,已经快凌晨了,脑袋因为一天的疲劳有点混沌,自己再看这幅画的时候,猜想应该是当时对柳叶产生了兴趣,否则也不会用小笔仔细的去勾勒叶的茎,人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换一个时间换一个地点便没法再解读上一个时间的自己,这样看来不被理解应该是属于极其正常的,或者大多数时候必须用后来的学识和学历,来为自己某个阶段的行为和留下的作品自圆其说,倒也十分有趣!难怪曾读过不少名人的自传,都把自己幼时的经历写的神乎其神,似乎大学时候有一门心理学课,我也把自己的童年写的非同寻常,印象中写的是自己六岁时因剪了留了六年的长辫子,又被剃头匠刮了眉毛,然后撞墙自杀的事,当然自杀未遂,但听母亲说,当时趴在地上哭天喊地用手在地上刨了个坑,指甲缝里流满了血!我想当时应该没有想挖坑活埋自己的想法,大概是因为自己的无力反抗自我宣泄的一种吧,以后如果有人把我写成别的样子,我当然不会承认的!

似乎扯蛋扯的有点远了,但我还是选择原谅自己,因为我觉得写东西根本不需要那么多约束和主题,既不是高考作文,也不为了获诺贝尔文学奖不是吗?

骑着柳叶的蜻蜓表达的不应该是征服,而是想诉说崇尚自由吧,一阵微风吹过,柳条随风飘荡,一只蜻蜓落下,随叶悠悠荡荡……

蟋蟀不够帅

现在再来写个画画时候的感受简直是有点胡编乱造了,完全不记得,画这个蟋蟀时候我感觉根本没有想到齐白石啊抑或别的什么人,或许翻开以前的图片日记还能模糊的找到当时的某些影子吧,题字也算是文不对题的拼凑吧,有时候总觉得用水彩颜料来画在国画用的宣纸上总有些不伦不类,姑且称之为创新,这样的说法更容易被接受,于是这个蟋蟀真的一点都不帅了!

一步一步往上爬

画蜗牛的时候还是满怀憧憬的,觉得简简单单、寥寥几笔,肯定能做出某种意境,实际上真实面对的时候,总是事与愿违,不可控制的肌理效果以及黯淡发灰的画面感、节奏感,是自己始料未及的,整个过程伴随着的是失望,又一次失望,可是依然决定把画面画下去,只要不放弃终究会留下某个样子,即便一点都不完美,想想人生中不也是如此吗,只要不认输,只要能坚持,只要每天进步一点点,管它结果如何呢,活好当下,并创造着未来,岂不亦是很好!

沉寂自足 静水流深

画过很多个瓶瓶罐罐,当时是受到禅意插画的影响,也迷恋着那种侘寂简约的风格,还甚至给自己写诗来诠释,今天的这种行为倒也让我想到了读过吴冠中先生的很多文字,只不过我肚里的墨水没喝那么多,也写不出那个味,当画面没有穿透力的时候,借助于文字来述说绝对不失为一种方式,画画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几位老师一位是主攻人物画的张文来老师,一位是山水闻名的汪秀南老师,虽是恩师但也很少提及,因自己学艺不精怕辱了老师身份,我画此类画,少有传统水墨用笔然不过是西画中点线面的拼凑,画的淡了离格调高雅还相差甚远。曾有数位朋友说我属于有点聪明又很懒得那种人,我想大概的意思是说我百分之八十的画都寥寥几笔,然后还习惯于自圆其说的讲故事吧,说真话我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歪理,或许是明明知道自己在画技上已经很逊了,就不愿再在语言上也在下风吧!今天能安安静静地写点文字当也算自足了。

冬去春又来

每年秋冬季节都会傻傻的在地上捡落叶,也曾经在黄黄的银杏叶上用毛笔静静的写小楷,恨不得写的极度精致、极度的小,想虔诚的在叶上写整篇的心经,我想没有几人会想到画枝叶花草会和我有五年的园林景观设计和园林工程的经历相关吧,由一名美术老师直接跨行去从事另一个职业,从不认识几个树种、几类花草到了解它们的习性,自然生情!有人说你的性格相当的细腻,细腻到十分的敏感,我从未有什么与众不同想法,很多有点文艺情怀的人大多如此吧!喜欢花草,并不是女人的专利,不是吗?办公室的桌面上时常被放上五颜六色的器皿,插上路边采摘来的绿枝粉花,家中桌台也可能是一个玻璃饮料瓶里插上几支竹枝,大多数时候并不分得清什么是美丑。突然想到法国罗丹先生的话,世界上原本不缺乏美,而是缺乏能从那些我们司空见惯的事物中发现美!画叶子我想也并没有太多的故事,只是知道冬天过去了,春天又将如期而至吧,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心里暖暖的,冬寒语暖,让我们共同等待下一个春天吧!

三月春风拂面

古典诗词里有关各种风的描述多的不胜枚举,我不愿把风画的冷,有句话好像叫吹面不寒杨柳风,有吗?或许大多人看到的是不明的植物,而在我内心是:有风吹过,叶曼交错发出悦耳声!意境有时候是被后赋予的,尽管别人始终不能体会。那是我告别讲台数年后又为即将毕业的大四同学上课的日子,下课后教学楼下的湖面,岸的四周长满的芦苇把我脚步拉向了他们,一个人的畅怀、一个人的独享、无需述说何等愉悦!那是一种看景听风的记忆,恰因为脑海里形成的点滴,才画了这样的小画,不是为了取悦谁,只是尊重下内心的自己,用淡墨勾勒全当着是一种独白吧!

潇洒的和尚

咋看是落花,明明有流水,大道至简,悟在天成。一个仰天会心一笑,一个拂袖静默而去,在专注从艺的那一年里,不知道画过多少僧人,弘一大师的数名罗汉在眼帘中逐一浮现,那是何等的一种虔诚,仿佛又看到了那痛苦过、挣扎过、无助过、彷徨过、孤独过、迷失过、感伤过的自己,一念看开,一念放下,一念舍得,而终究归于平淡。莫如看落花,听流水,莫如淡然一笑,拂袖前行!

这里有爱情的味道

愿你三冬暖,

愿你春不寒,

愿你天黑有灯、下雨有伞,

愿你一路上有良人相伴!

这幅画是在连绵落雨的晚上画的,似乎很多人在落雨的季节里,总会有莫名的失恋感觉,尽管那种感觉大多数也是自己刻意营造出来的。"伤感"是大多数韩国电影里惯用的剧情,还是不用那么伤感吧。于是就游戏式的用水彩勾画了如今的模样,画面里的文字是一位深圳的非常优秀的女孩为我配的文字,用她的话说我写的字和画的画比较贴近女性的审美,用我的话说压根这就是个女性的时代!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并在这里和每一位读者写些什么,信许有关爱情、有关思念的感觉通常都是欲言又止不可名状吧……

稀里糊涂画金壶

画面的题字写的是: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很难再集中精力来画画了,但是觉得既然在那么多人群中讲过豪言壮语,厚颜无耻的吹过牛,总该去兑现点什么吧,画一百把壶,一百把,说了就该一把一把的画,没借口,没理由!

偶尔会有人问,你画画的时候大多数是在什么状态下呢?其实大多数时候我根本没想过状态,高兴快乐时有可能画画;痛苦难受时也可能会画画;孤独迷惘时还可能在画画;画的满意了在画,画的不满意了在画,撕毁了再来一次依然画,我不知道别人是什么状态,我没太怎么刻意的关注过。我觉得有时候画画更像是一种游戏,也更像是满足某种好奇心。把画的难看的画上用铜金粉又描了描,然后还不好看,又给它上了个深色的背景,然后依然不够看啊,那就取个名字叫糊涂之壶吧!要不然呢?总和自己较真那也不是个事吧……

享受孤独

你知道,

世上最孤独的孤独是什么吗?

不是一个人的孤独,

而是尝试过不孤独后,

发现自己,

又回到最初的孤独里,

努力过,

却还是回到原点。

时光是空旷的海洋,

我们像鱼一样,

虽然有相同的方向,

却无法靠近。

孤独是心里隐藏的血液,

它就是在那里。

不管是,

该或不该,

不必知道,

它从哪里来,

到哪里去⋯

就在今年的双十一,哪也没去就宅在家,干嘛呢?写幅字吧,于是便写一幅有关孤独的内容!印象里关于孤独的书家里能找出很多本,就像能找出很多本心理学的书一样,用一句网络词叫做"不解释,你懂的"。

如果在那么漂亮的纸上抄写那么冗长的文字,不搭配点小画,似乎变得又孤单又孤独了,于是就画了棵树,有风霜雨雪陪,有四季交替陪,有枝陪,有叶陪,还谈什么孤独呢,如果生活强暴了你,你又无力反抗,那么,你会怎么做呢?

路边的野菊花

秋冬季节,办公室窗外的清水混凝土花钵里,被小伙伴们自发栽上了很多叫不出品类傲霜的菊花,时常读到各类描写菊花的诗,红楼梦里十二首咏菊花诗也被用小楷抄写了一遍,画几朵野菊花与情怀无关与画技无关,画得出花的鲜艳,却没画出光的斑驳。那就用题款里两行小字结束用两个月零碎的时间所完成的这些文字!

在这个叶落如絮的季节,

在这被秋冬肆虐过的时光,

风有约,

花不误,

吟风听雨,

醉看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