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先生肠子都悔青了!


也不知道中了什么蛊,前脚蹬了原配,后脚娶来新欢,可这日子,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我见到他时,他完全没有了昔日的神采,一副邋遢相,蓬头垢面、形容憔悴,言词中满是哀怨,提及前妻,更是潸然泪下,几度哽咽,一个中年男人的泪,滴下来,就像砸在我心底的石块,荡起层层波浪。

我尚未启齿,他已经滔滔不绝讲开了,下面就是他的真实叙述:

我前妻叫苗翠花,父母都是公司正式职工,而我是初到咋来的打工仔,那时候,正赶上下岗大潮,像她们这样的女工下来了一大批。


有句话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她进了我们装配厂,干质检工作,也不知道为啥,我那时特看不惯她,一个女孩子,打扮跟个男人似的,做起事来也不顾形象,我当时挺嘲讽她:城里人,为了钱,也不过如此。

我开叉车,来往仓库、车间送货,很多时候,她就站在叉车前的那两爪子上,跟我到品管车间、仓库等。

干了差不多一年半时间,她说她准备辞职,问我愿不愿意帮她一把,我挺懵的,你一个小丫头,自身难保,有啥好帮?我没答应。她说,也好,等有了眉目,再请我出山。

我根本没当回事,有空了,照样去网吧,当然不纯粹是为了玩儿游戏,我也负责替网吧维护一下电脑,算半个网管,这,是我自学弄明白的,起初,哪个网吧都不用我,因为是三无啊,恰好有一家网吧,答应我干干看,但试用三个月,随叫随到,没有工钱,我一咬牙,行!人家给机会,就得好好珍惜。

其实,我手艺不错,也得到网吧老板的认可,就这样,算是有了两份正式工作,收入自然高了起来。


有一晚,我到网吧上班,却发现她在吧台,弄得我莫名其妙,后来才知道,这家老板要出国,网吧被她接管了。

她一接管网吧,就进行了很多改造方案,反正挺有魄力,至于她哪有那么多钱,我一个打工的,不好问,就算结婚这么多年,我也没有问过,但隐隐约约听说,她有个男朋友是外国人,甩了她,但给了她一笔青春损失费,蛮多的。

女人对市场和未来的预期,有着比男人更敏锐的嗅觉,关键是她的处事方式,将所有大大小小的顾客都竖起大拇指称赞,在我们这一带,无论走到哪儿,没有不认识她的,连卖鱼卖虾、修鞋爆米花的都认识她。

当时,追求她的人多了去了,其中有钱的大有人在,可她压根儿看不上,就愿意约我。直到有一天,她说喜欢我,我才如梦初醒。

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她情,我意,可她父母激烈反对。

当着他暴跳如雷的父亲,她信誓旦旦说:不出一年,一定将我调教得让他父亲刮目相看。

可能我不是那块料,我血液里只有卑微的成分,没有富贵的元素,一年过去了,我长的只有脾气,没有本事,我辞掉了原来厂子的工作,专心泡在网吧里,学会了跟一些哥们儿抽烟喝酒,打牌度日,没钱了伸手,翠花就塞一大把,日子别提多滋润。

翠花可能见我消沉,马上开了第二家网吧,要我单独打理,就这样,我一步步在她的安排下,成了老板,成了她丈夫,小日子过得惬意得很。

老弟,你也是男人,这男人有了钱,就会有许多女人围着你转,你也知道,我骨子了挺卑微的,没自信,这些女人自动送上门,不要白不要,有些女人,办过几次事,给点钱就打发了,可有点女人,就想膏药,甩都甩不掉,往往在你最得意的时候下了套,跟电视里那些宫心计一样,可怕!

我现在的老婆,不提名字吧,就叫她汪,汪汪汪的汪,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迷上了她,就像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翠花怎么就爱上我一样,都是缘分,我这么说,没有玷污缘分这连个字吧?

汪很年轻,人也漂亮,身材很好,拿出手,人家都会说是模特儿出身,她对我掌管的那家网吧,俨然以老板娘的身份出现,很能吸金,相比之下,劳心劳神的翠花,过早进入了更年期,除了赚钱,不懂得保养,不懂得享受,汪可是花样翻新,交往多久,我就陶醉了多久,就让我对翠花有意见多久。

你知道吗,关键一点,我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天天盯着我,怕我卷款逃跑似的,这是汪提醒我的,我大梦初醒,原来,翠花一直不放心我呀!后来,汪大胆找到翠花,公开摊牌。

人要脸树要皮,翠花刚开始不同意,我鬼迷心窍,软的不行来硬的,我借着喝醉,开始打她,有一次,我清清楚楚记得,我一连打了她二十巴掌,她满嘴是血,躲都没躲一下,我真是作孽呀!

她竟然以为,我打了她,就懂得心疼她。

我们之间的事,翠花没有给她的父母透露半句,苦和泪,她自个儿咽进肚子里。

我和汪的联手,就是逼她离婚,不但离婚,这个网吧,我们也得拿下!

有了第一次家暴,第二次、第三次就顺理成章,加上汪的有恃无恐,闹得人尽皆知,我怕影响我的面子,也怕汪闹得凶了,影响不好,私下对翠花说,婚一定要离,网吧不给也行,钱多少分我一点就行,我们也不在这个地方呆下去。

翠花给了我两张银行卡,还将一处位于城郊的房子给了我,并提醒我多一个心眼儿,但没给我网吧,汪去闹过,还让我怎样怎样,但我都克制了,并没有再过分下去。

我给了汪一张银行卡,房产证上也添加了她的名字,另一张到今天我也没有去刷过,汪也并不知道。

和翠花离婚后,孩子归了她,我和汪继续留在这个城市,我以为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谁知道,我就此陷入万劫不复。

汪在东莞呆过,从事什么行业,我不用脑子就知道,也正因为如此,她染上了一种潜伏期较长的病,后来我也检查出有这种病,为了治病,真是罄竹难书,怪丢人的,不提也罢,现在没有稳定的收入,曾经的朋友也渐渐不来往了,汪照样迎风招展,高兴时,回来跟我掰扯掰扯,不高兴了,个把月都见不到人。

人到中年,我彻底垮掉了,为了一枝花,我践踏了整个春天!老弟,你可以将其实,我手艺不错,也得到网吧老板的认可,就这样,算是有了两份正式工作,收入自然高了起来。

有一晚,我到网吧上班,却发现她在吧台,弄得我莫名其妙,后来才知道,这家老板要出国,网吧被她接管了。

她一接管网吧,就进行了很多改造方案,反正挺有魄力,至于她哪有那么多钱,我一个打工的,不好问,就算结婚这么多年,我也没有问过,但隐隐约约听说,她有个男朋友是外国人,甩了她,但给了她一笔青春损失费,蛮多的。

女人对市场和未来的预期,有着比男人更敏锐的嗅觉,关键是她的处事方式,将所有大大小小的顾客都竖起大拇指称赞,在我们这一带,无论走到哪儿,没有不认识她的,连卖鱼卖虾、修鞋爆米花的都认识她。

当时,追求她的人多了去了,其中有钱的大有人在,可她压根儿看不上,就愿意约我。直到有一天,她说喜欢我,我才如梦初醒。

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她情,我意,可她父母激烈反对。

当着他暴跳如雷的父亲,她信誓旦旦说:不出一年,一定将我调教得让他父亲刮目相看。

可能我不是那块料,我血液里只有卑微的成分,没有富贵的元素,一年过去了,我长的只有脾气,没有本事,我辞掉了原来厂子的工作,专心泡在网吧里,学会了跟一些哥们儿抽烟喝酒,打牌度日,没钱了伸手,翠花就塞一大把,日子别提多滋润。

翠花可能见我消沉,马上开了第二家网吧,要我单独打理,就这样,我一步步在她的安排下,成了老板,成了她丈夫,小日子过得惬意得很。

老弟,你也是男人,这男人有了钱,就会有许多女人围着你转,你也知道,我骨子了挺卑微的,没自信,这些女人自动送上门,不要白不要,有些女人,办过几次事,给点钱就打发了,可有点女人,就想膏药,甩都甩不掉,往往在你最得意的时候下了套,跟电视里那些宫心计一样,可怕!

我现在的老婆,不提名字吧,就叫她汪,汪汪汪的汪,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迷上了她,就像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翠花怎么就爱上我一样,都是缘分,我这么说,没有玷污缘分这连个字吧?

汪很年轻,人也漂亮,身材很好,拿出手,人家都会说是模特儿出身,她对我掌管的那家网吧,俨然以老板娘的身份出现,很能吸金,相比之下,劳心劳神的翠花,过早进入了更年期,除了赚钱,不懂得保养,不懂得享受,汪可是花样翻新,交往多久,我就陶醉了多久,就让我对翠花有意见多久。

你知道吗,关键一点,我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天天盯着我,怕我卷款逃跑似的,这是汪提醒我的,我大梦初醒,原来,翠花一直不放心我呀!后来,汪大胆找到翠花,公开摊牌。

人要脸树要皮,翠花刚开始不同意,我鬼迷心窍,软的不行来硬的,我借着喝醉,开始打她,有一次,我清清楚楚记得,我一连打了她二十巴掌,她满嘴是血,躲都没躲一下,我真是作孽呀!




她竟然以为,我打了她,就懂得心疼她。


我们之间的事,翠花没有给她的父母透露半句,苦和泪,她自个儿咽进肚子里。

我和汪的联手,就是逼她离婚,不但离婚,这个网吧,我们也得拿下!

有了第一次家暴,第二次、第三次就顺理成章,加上汪的有恃无恐,闹得人尽皆知,我怕影响我的面子,也怕汪闹得凶了,影响不好,私下对翠花说,婚一定要离,网吧不给也行,钱多少分我一点就行,我们也不在这个地方呆下去。

翠花给了我两张银行卡,还将一处位于城郊的房子给了我,并提醒我多一个心眼儿,但没给我网吧,汪去闹过,还让我怎样怎样,但我都克制了,并没有再过分下去。

我给了汪一张银行卡,房产证上也添加了她的名字,另一张到今天我也没有去刷过,汪也并不知道。

和翠花离婚后,孩子归了她,我和汪继续留在这个城市,我以为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谁知道,我就此陷入万劫不复。

汪在东莞呆过,从事什么行业,我不用脑子就知道,也正因为如此,她染上了一种潜伏期较长的病,后来我也检查出有这种病,为了治病,真是罄竹难书,怪丢人的,不提也罢,现在没有稳定的收入,曾经的朋友也渐渐不来往了,汪照样迎风招展,高兴时,回来跟我掰扯掰扯,不高兴了,个把月都见不到人。

人到中年,我彻底垮掉了,为了一枝花,我践踏了整个春天!老弟,你可以将我的事写出来,看看我是怎样的男人,也提醒婚姻中的男女,擦亮双眼,爱与恨只在一念之间。

事写出来,看看我是怎样的男人,也提醒婚姻中的男女,擦亮双眼,爱与恨只在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