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知不知道有一种滋味叫做好累?  

半夜被难受包围,

却无人安慰。

抱紧自己暗暗流泪, 

天明却要笑得明媚。


心疼自己走得好累,
却不愿软弱言退,
只为将来不悔。
不为女萝风雨独对,
即便哭着也要站成树的姿态。

人生荒凉谁都累,
努力付出并不一定能有好的安排,
许多东西强求不来。
成败天定爱如潮水,
不负自己不负此生方无悔!

  方岩庙会办完的当晚,我跌坐在卫生间狂吐,胃疼耳鸣人昏沉沉,但我硬是不吭一声,因为不想收获嘲讽与不解。调令都到了,还犯得着拼尽全力么?这不符合常理。

世俗里的努力总是与名利绑一块,否则就会显得很傻。对于我来说,韶华已过,健康已损,所求何为?求名么?似乎累死累活也没增益什么,反而因庙会忙而生生错过了拔尖人才的填报。求利么?奖金不会为此多一分。不为名利,图的是什么?

我沉默了,在病床上认认真真的思考。

  从小我就是个有想法却又听话的孩子,在大人的期望中总是孜孜以求。小学时目标就定在得三好学生,于是每天六点不到就起床读书,那时侯整本书几乎都会背诵,若考试没进入前几名会难受好久。老师教我们笨鸟先飞,我奉为皋镍,很努力的结果是如愿以偿,年年都被评为三好学生。初中时定的目标是考入重点高中,然而因为有几何这门求证没完了的学科,我觉得世界都昏暗了不少。百倍努力,终也不负,我考上了一中。


  在一中上学我觉得是一场灾难,我从学霸沦为学葩,任我怎么努力,我无法改变偏科严重的现实。我其实挺拼的,每天四点半就起床,自己烧好饭吃过就赶五点二十的早自习,中午没休息,拼命做作业,晚上近十一点才睡,渴睡成了高中最明显的特征。语文我是全年级前几名,数学也是,只不过是倒数,因为立体空间我没有一丁点的想象力,三维成像图我从来无法看出什么,立体几何我基本不会。我如何能甘心?为提高数学成绩,我甚至上语文课也做数学作业,但于事无补。对此语文老师叹气,数学老师放弃,这种事关乎天赋,真的不是努力能解决的。高考时我语文全市第一,数学42分,与大学失之交臂。

上大学是父母的执念,我其实倾心于学门技艺伴身,自己创业,毕竟许多大学毕业生并没好工作。但我不忍父母失望,还是当了几年高复生。苦闷的日子里,文学成了唯一的光亮,拼命的写啊写,三五不时于报刊上发表文章,于是当作家成了我一生不醒的梦。

  我没能成为卖文为生的作家,而是上了大学。大学短暂,却开阔了我的视野,丰满了我的梦想。我觉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光――有书有梦想,还有良师指导,我尽情的学习、展现和绽放。在那里我忠于自己,我努力就收获高回报――奖学金从不落下,文学梦奠定坚实基础,学会有策略的据理力争而不被老师厌弃,展现自己而交上欣赏我的友人。在那也定型了今后的性格――人简单、有思想、有个性,不自卑不自恋,如菊花般淡然而傲岸。我不看人脸色,只愿凭自己的努力和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让自己站成一棵树。

  家中不许我在外工作,我很郁闷,但我不忍自私的拒绝,父母虽子女众多,但只我是读了大学的,他们希望我能帮衬家里。不得不说他们有远见,因为我的存在,他们省了许多事。我在外铁定是当老师的,而回老家 ,因全无人脉,工作并不好找,家里无法帮上忙。好在我比较幸运,在报社实习时入了总编吕子尚老师的眼,经他举荐获得考试机会,我以第一名的成绩得到现在这份工作――乡镇文化员。

至此我更坚信上天会宠爱勤奋的孩子,靠自己的努力会获得自己想要的成功。

其实到乡镇工作我很不被看好,我大学时的系主任袁月明老师与初中时的班主任陈学军老师都很担忧,我的简单与梦想与乡镇格格不入,怕在乡镇我会折翅或呆不下去。袁老师希望我去教书,而陈老师则希望我留报社做文字工作,那样我会活得简单快乐。吕老师其实也不看好我在乡镇的,不留我在报社,是因为编制无法解决。而在当时编制身份如天堑般的存在,就好比农民与居民的差别一般不可逾越。

所有老师对学生就像对自己的孩子,总希望学生少走弯路,过得幸福快乐。他们的关怀让我永远铭记。

  事实证明我的适应性比想象中的好,在乡镇我一呆二十三年,而不是陈老师所预料的一年,但工作在乡镇我真的不快乐。不是怕苦,更没有畏难,而是在于性情――简单而没人护着,优秀会被摧折;淡然而不宣扬泼辣,成绩会被选择性无视;有自己原则底线的傲岸,不会选择站队,就基本没有机会。不唯上只唯实,不看脸色不巴结汇报,只会尽自己所能将工作做好,尽量不让领导操心,我觉得这是对领导最大的尊重和最好的回报。我的这些想法其实很要不得,情商确切的说应是官商指数为负,这些年走得坎坷,其实也是必然。我痛苦徬徨很久,但我真的不后悔,毕竟我觉得首先是要做人,有所为有所不为,才能做其他。

  在乡镇工作,我定的目标是进入班子,从政当官。所以42岁前我孜孜以求,可以说拼尽全力。

若说读书时的我是清丽的盆菊,工作后的我就是崖畔的野菊,不美丽但求开得绚丽。清高在乡镇会呆不住,我学会喝酒、搓麻,能与乡农们讲农事、称兄道弟,会撸了袖子去分田,粗着嗓子调解训斥,憋着胆气冷对明晃晃的菜刀……为工作我总是冲锋在前,为此挨了四次打,但学不会缩在后面,被相熟的人视为一怪,戏称为拼命三娘。也因此,哪个村要改田分田我就被派往哪个村,哪个村工作难开展我就驻哪个村,工作23年,当工作片片长就有14年。
我没丢掉写作这一爱好,所以冲锋陷阵的同时我还负责所在乡镇的文字材料的撰写,小到领导讲话稿、总结汇报,大到大型文案策划、国家省市级的项目申报,都由我独立操刀,如新楼的方山柿各项申报、方岩的申遗、国家省级非遗顶目申报……我喜欢写,但我只肯为工作而写,不做吹鼓手。
因为我不是公务员,而是事业单位的文化员,在做好乡镇工作的同时我也不愿落下自己的本职,我不求第一,但求尽自己所能做得最好。我把自己所在的文化站打造成为最活跃的文化站,把自己逼成了集编剧、策划、导演、演员为一身的多面手。

  工作三年后我就是乡镇中层正职,此后十几年仍是止步于此。我用勤奋与努力把自己修炼成了一把好刀,谁用谁趁手,但我没能把自己修成一把宝刀,没人会收藏。宝刀传世,好刀易折。

在乡镇我是最忙的人之一,白天应付各种工作,写材料基本在晚上,没时间也不愿早请示晚汇报。最忙时我身兼五职,时间是统筹着用的。我学不会拒绝,更不会拖延与夸大,只会咬牙完成。不是怕领导,而是怕辜负信任。但因为太听话,不会闹,会体谅,不跑不跳只苦干,在处理难题时我是不二人选,但提拔时却只是考虑对象。长期超负荷工作,在2011年体育创建工作完成后我高烧不止,健康从此远离。

在病床上我进行了深刻的反思,终于在42岁那年彻底放弃所谓的成功和进步。数学关乎天赋,而当官关乎做人的原则与理念,我既无法补天,又不肯放弃在别人眼里可笑的坚持而改变自己,就只有放弃。有很多事不是努力付出就行的,还要有几分运气。

  选择放手,但岂能没有失落与徬徨?那么那么努力,却是镜花水月,总有几分意难平。而消沉时家没有成为港湾,反而形成风暴,搓磨恶心着我,亲情有时锋利如刀,凌迟着人心,人生真的好荒凉。好在有闺蜜的陪伴与儿子的贴心,我病了几场,终又挺直了腰杆。

人生在此拐了个弯,我仍是努力而勤奋的,只是换了个方向,热心于乡土文化的培育挖掘,热心于文学的创作,但不再去证明自己,不再去勉强自己应付,不再饮酒搓麻的交际,闲时喝茶种花,买几块心仪的石头绕在腕间点缀心情,因为已无欲而刚。

人忽然纯粹起来,我的个性又冒头了――只愿对我好的人掏心掏肺,不入我眼的虽不至横眉冷对,但基本忽略存在。为寻方岩的根努力写乡土题材的文章准备出书,办庙会为方岩添彩,不是为表现自己,而是因为热爱,我无缘“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但我愿用我的才智谱一方华章,方能不负自己,不负此生。


  行文至此请别把我想象得十分高尚,我不想当焦裕禄,没那个境界,那样的人生太苦,太为难自己和家庭。也请别恶意讥讽我的努力和付出,我孜孜以求,但从不踩人,也从没想过要有什么不堪的目的。我只是个守着本心,努力奔跑的人。在荒凉人生里,哪怕是号淘大哭,也要擦干泪选择坚强。

住院二十几天,我有七八天是在工作的现场,庙会结束我就躺倒,清减十斤,脸色灰败,人比黄花瘦,自己看着都心疼。然而我不敢保证今后我会惜命的不忘我付出,因为我已习惯了勤奋努力,因为我愿为我爱而掏心掏肺,因为我不习惯半途而废、喊苦喊累!但我一定会学习珍惜,珍惜自己,不把自己整得更糟,放慢节奏,乐享生活,不负自已,不负此生!

  我们无法选择含着金钥匙的出生,我们能选择的是靠自已改变出生。四十过半方始看清上进须有平常心,别太迷信苦心人天不负,有些成功真的须有天赋与运气,而不努力肯定没机会。我没获得世俗认定的成功,但我也等来了幸福来敲门――回市区上班。在我买了床放在方岩文化站的休息间,准备终老方岩时,幸福突然来临!

乡镇工作二十三年,我不承认自己不优秀,但我承认我太过追求完美而拼太过,过犹不及也。因太过努力、太过认真,我饱受非议,真有些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之味。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拼搏过,人生无悔!

 



(心中很不平静,总觉该写点什么,但总觉无从下笔, 从躺在病床上开始写,今天出院方完结。龟速但真切,老是打断,半天不着一字,所以竟耗时十几天。谨以此文纪念我的乡镇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