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水流经的地方,就有蒹葭,也叫芦苇。特别是在一方水湄,沙洲之上,芦苇荡随着四季的流转,春来绿意盎然,夏日郁郁葱葱,秋来芦花飞歌,冬日萧然瑟瑟。这正是蒹葭演绎的年轮写照。

最使蒹葭生动的,富有诗意的,正是深秋时分。当秋风吹过芦苇荡之时,那些白的似雪,丝滑如绸的芦花,就灵动起来。顺着风向望去,那一束束芦絮仿佛是古代武士头盔上的缨子,排列有序,甚是威风。

 此时,这些芦苇好似身穿黄金甲,头戴白色缨子的武士,有序地在操练场上训练,一会儿宛如蛟龙回首,一会儿恰似万马奔腾,柔中带刚,回肠荡气。

面对芦花飞歌,我禁不住又会心生犹怜。这些白生生的芦花,天然的质感,让一个人触摸起来,就有一种心疼的怜爱。是那样的轻柔,那样的顺滑,用语言在此刻的表述是苍白的。

 我望着秋天里的芦苇荡,就多了几许壮怀激烈。不由得那句古诗: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便盈上心头了。正是在秋风里,让这些芦花无怨无悔走向了冬天,消失在时光里。

且听,有诗云: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面对秋天里的芦苇荡,芦花飞舞,恰似伊人娉婷而来。此刻,我的心里便动情几许,哪个人今生会为我涉水而来?

 芦花飞歌,写意了岁月里的影像。宛如在芦苇荡之上,覆盖下一块没有边际白色的绸缎。伴着朝阳,渲染出金色的光芒;随着夕阳,沐浴出殷红的色彩。气势夺人,美轮美奂。

秋日的芦苇荡,最为深情之处,就是随着流水潺潺,让一个人不由得会对往昔之事,留恋几许。这芦苇荡之中,可以年年岁岁还原出,那年的人和事,红袖添香,沉淀人生。

 在秋风瑟瑟中,芦苇荡在婆娑摇曳,自由涌动。如果是一个人习惯了朝花夕拾,岁月静好的日子,看到此番景象,那么就会透过芦花飞舞的端头,渴望寻找到这绵绵情长的芦根是怎样的一种执着呢?生生不息,岁岁峥嵘。

扎根大地,繁衍生息。蒹葭做到了,以自由生长,欣欣向荣于原野;以飘逸摇曳,感染了人间烟火;以灵动温婉,触动了文人墨客的心灵,彰显华章。

 当我静下心来,凝望着芦苇荡,仿佛置身于苍茫云海间。在秋风传来的薄凉中,我更加理解了蒹葭的生命意义。风,可以让芦苇荡,黄了又绿,绿了又黄。但不变的一点,就是芦苇荡深埋下滋滋成长的根,不断去谱写岁月动情的歌谣。

芦花飞歌,是生命释然的挽歌。用洁白的心仰望蓝天,以黄色的叶茎回馈大地,将沉寂延续的根伴随水流,守住本色,永葆质朴。芦花飞歌,天生自由心,自成风流韵,含香岁月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