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冬的门槛,双手合十关上秋季的门,随着季节告别厚重的秋,随飘洒的雪花握着一份牵挂远望·········


又是一季、又是一年的冬,今年好像比每年冷了许多,入冬的第一天,北方这座小城的清晨就罩上阴云,拉上一层纱雾,缥缈的风打落许多的柳叶,杨树叶,它们打着旋触拥着,相伴着在风里,微笑着,发出咯咯的声音,就这样简简单单的顺其自然,顺其季节的变化,奔跑在时间的跑道上……


从天而降的雾幔罩着,看上去罩住淡淡的清凉,急步行走的人们有的抱紧了自己,有的手揣衣兜,有的把脖子缩进衣领,一个左手柱着拐杖的老人,右手在老伴的左侧的臂弯里,老伴的右手提了一个菜兜,蹒跚的走着,身后留下深深的脚印·····


这样蹒跚的牵绊,谁能说不是冬季的风景,人生的幸福,相依相伴无悔无怨这就是人生吧,此时,在这冬的冷风中,心中徒然生出一种温馨的暖……


看着,想着,走着,天空中飘起了雪花,慢慢柔柔的飘落,身出手接住一片,两片,三片,即刻融化在掌心,微微的凉,攥住不想让它低落,落在地上变成了雨,也撒在行人的肩上,雪,有所思有所想,是大地的热情牵住来自北极的冷…


你来自冷暖的交替,来自暖流的迂回和寒冷的慢步,打造出叫雪的结晶的花瓣,像玉的体魄晶莹剔透,滴落化作湿润,赶走秋的风尘……


相遇这立冬的雪,暖了你也暖了我,就让此刻暖暖的情意留在时间的跑道上的驿站,燃起红红的火炉,为它加碳添水,留在爱意的生活,寒冷而又温暖的冬,留下深深的脚窝,你踏雪而来,绣暖还春…


无论时间改变了什么,我一如既往站在飘雪的路上,看你也再看我自己,即使岁月苍苍怎样的容颜,即使如雪一样的发丝的年龄我还会记得每年立冬的雪不同的容颜,岁月的苍老改变了许多东西,改变不了的是我的思念牵想……


雪飘落,邮寄的是思念,寄不出的是牵绊…

临窗看飘飘洒洒的雪花,也给这寂静冬日的门楣添了几分色彩,风雪紧紧裹住人奔跑的姿态,倚门听雪,是雪落的闲逸,屏息静气地听,静听飞雪迎的春的奏鸣,静听着冬天的种子在土壤里的呼吸声…
冬天来了,春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