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长征支队》一行三人(自左向右 老二田毅、老三田竞、老大田晓虹),继2014年6月重走红四方面军的长征路线之后,又于2015年3月从汉口第一处新四军军部驻地开始,沿新四军军部的历程,走过江西、安徽、江苏、山东,回溯了父母随新四军军部走过的十年历程。
本部作品由《凤凰通讯社 凤凰网》于2016.3.18发布,喜欢它的朋友们可以查询阅览。

   汉口新四军军部旧址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汉口胜利街332-352号(原汉口大和街26号,是日本侨民的房子,属于日租界)。这是一栋临街的二层楼,日本侨民回国后被封存。当年由叶挺军长亲自启封,军部入驻。

   在南方坚持了三年游击战争的陈毅,正在忙于召集那些坚持游击战争的红军和游击队。我父亲被派去任陈毅的特务员(警卫员)。同时,叶挺到达湖北汉口,他希望这支新编的部队能够继承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的优良传统,遂提议命名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
  汉口新四军军部旧址现在看到的,没有大门大院,门前有一条路窄窄巴巴的还通着公交车。照个相,都要动作迅速。

这里还曾有一个历史事件,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了历史上著名的紧急会议简称《八七会议》。在汉口市原三教街41号(现址:鄱阳街139号)!八七会议的最高指示、总结了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共产党人没有注重军事的问题!1927年的毛澤東在会议上及时提出了问题并阐述了长时间的发言。会议上选举了以瞿秋白为书记、新的临时中央政治局、批判了在大革命时期陈独秀所犯的极大的右倾错误?毛澤東主席在会议上及时提出了、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所取得的、会议上又选举了以毛澤東主席在湘赣边界发动并实行轰轰烈烈的农村土地革命战争、为以后秋收起义的暴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以后就把著名的《八七会议》称为毛澤東所提出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论断说法,这就是八七会议前前后后论述的重大问题!

汉口新四军旧址进去对着马路狭小的门,是一个窄而陡的木楼梯(左图)。(右上图)汉口新四军旧址一间间办公室。(右下图)南昌新四军旧址餐厅。……对不起,我的泪下来了,实在是忍不住了!说到艰难、说到战斗,我都没有掉泪,说到这里,我仿佛看到我的父亲每天上上下下的脚印和办公、吃饭的身影,怀念和崇敬父母的心情一下子涌上来,泪水禁不住的流了下来……

   新四军军部在汉口成立后,于1938年1月移师南昌。南昌新四军军部旧址位于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友竹路7-8号(原三眼井高升巷),建于1915年,原为北洋军阀张勋的公馆。
  (上图)为南昌新四军军部旧址陈列馆
  (下图)为新四军军部旧址

   旧址建筑完好如初、古朴敦实。里里外外透着早年有着的信息,让人思绪万千……

   在南昌新四军军部旧址陈列馆里,我们看到了一个玻璃橱子里孤零零放着一个小册子,不太起眼。田竞凭着他写军史的经验,预感着里面会藏着什么秘密,就拍了下来。
  《调四军军事政治工作人员花名册》(“抗106卷6号”档案)是由周子昆(随后任新四军副参谋长)经办的,并于1937年12月21日呈送至毛主席处。这份文件也是从延安调派到汉口去参与新四军军部创建的第一批九十多人的名册。

   没想到,一个月以后,我们终于看到在档案中,我父亲“田长華”的名字赫然列在其中。他是参与新四军创建的第一批人员(列入‘’特务员‘’),此前,他已是二万五千里长征红军中的一员了,这是多么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历史啊!
  说到这里,我们不由得感到很惭愧。听父亲讲了那么多战斗故事,就没有注意到他的这段历史。重走新四军军部线路回来后,全面整理回忆父母的革命轨迹,才发现一份父亲在革命传统报告稿里写了一句“我从延安到汉口参加了新四军创建”……父母亲当年的战斗经历是常人想象不到的、可歌可泣的、永远值得怀念的!

   花名册的揭秘是我家划时代的大事,这里面还有着曲折的故事。我们到达南昌新四军军部旧址陈列馆那天,正逢周一休馆。望着紧闭的大门,小雨淅沥中我们很是失望。幸亏,表妹在南昌有些人脉,找到关系帮我们开了专场(也带进了一批翘首以待的观众)。
  田竞发现花名册后,以他的敏锐非常想知道其中的内容。我就把此事委托给了表妹夫妇。焦急等待了一个月后,在大家都已经失望了的情况下,传来了天大的好消息——我父亲田长华的名字出现在了花名册里。这件事,要感谢丽娜、华明两口子(右三、右四)的鼎力相助!

   1937年9月28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任命叶挺为新四军军长、项英任副军长。我父亲又被派去任叶挺的特务员。先后历任陈毅、叶挺特务员的,历史上,唯我父亲独一人。

   在汉口新四军军部的全体人员,有幸第一批穿上了灰色的新四军制式服装。我父亲由创建军部开始了他在新四军中的征程。而我母亲随彭冲等二十多人从漳州秘密出发,经过平和县小溪镇,再随红三团到达龙岩的白土,闽粤边、闽西苏区的红军在这里会师。

  1938年1月28日,谭震林从南昌新四军军部接受命令,返回闽粤赣边省委驻地——福建龙岩白土。正式宣布将闽西、闽赣边、闽粤边和闽中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第二支队,张鼎丞任支队司令员,谭震林(后改为粟裕)任副司令员,邓子恢调任新四军军部政治部副主任。我母亲任第二支队第三团宣传队宣传员。改编后的部队,准备前往安徽岩寺集中。

  
  1938年4月4日新四军军部由南昌迁至皖南歙县岩寺金家大院。
  (上图)岩寺老街道
  (下图)新四军女兵宿舍门楣

   岩寺新四军军部旧址陈列馆。1938年4月4日,新四军军部由南昌迁至皖南歙县岩寺金家大院。而此时,我母亲(15岁),他(她)们二十多人由福建漳州出发到达岩寺集结。此时,我父母都在了同一个‘’大院‘’里,一起学习一起操练,可他(她)们却谁都不认识谁。我母亲在后来回忆从福建龙岩往安徽岩寺的长途行军时写到:穿着军装,背上一支没有盒子的驳壳枪、一个背包、一条米袋,觉得这种生活真是新奇极了……

(上图) 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
(下图) 云岭镇中村里新四军军部教导总队旧址

   新四军到达云岭时,我父亲是新四军教导营第一期学员三队(政治队)班长,于8月16日毕业,因成绩优秀,留任第二期四队(政治队)排长。到达云岭不久,经中央军委批准,教导营于8月22日扩编为教导总队,我父亲续任新四军教导总队四队(政治队)排长,几个月后,他任教导总队二大队六队队长。

  而新四军到达云岭时,我母亲是新四军军部战地服务团民运工作队的队员。昔日的军部战地服务团旧址(俱乐部)保存很好,是云岭镇附近新村里的原陈氏家族公房。

  在新四军军部战地服务团,我母亲郑铁鹰与张茜(后为陈毅夫人)成为战友、好朋友。

   安徽泾县 罗里村 , 某大户人家的祠堂曾是新四军驻地,现在是新四军旧址纪念处。1963年7月陈毅元帅敬提“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馆名。这里保护有:军部司令部、政治部、教导队、战地服务团、军部大会堂、修械所、中共中央东南局、烈士墓、叶挺桥等十处旧址,另外新建了《云岭碑园》以及叶挺铜像广场,展出着有关新四军主题的碑刻和叶挺将军的摄影作品。不远处,有铁军广场。

   这是一处正在维修的旧址——军部大会堂。项英的塑像矗立于此,刻有“项英同志 浩气长存”八个字。
  一路上,新四军旧址、纪念馆、陈列馆都修缮的很好。看出各地政府对新四军遗迹的保护和重视。效果比想象的好,但是还可以更细致一点、更具特色一点。

   新四军江北指挥部于1939年5月4日在庐江东汤池成立,其旧址位于今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汤池镇东侧马槽河畔的松元村大行村民组。

   在农村经济调查委员会工作了半年后,我母亲调到江北工作,任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文化教员,不久又任江北指挥部司令部代理政治指导员。接着,我父亲也调出教导总队,到江北工作,分配至江北游击纵队任三大队副大队长。

  而后,我母亲又升任江北指挥部代理政治指导员。

1939年11月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在溧阳市前马乡水西村成立。陈毅任指挥,粟裕为副指挥,统一领导江南全区的革命武装。
  陈毅与张茜在这里结婚,在《陈毅元帅诗词 将军书法碑廊》里有他(她)们夫妇的全身塑像。

   我父母在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时,于1941年1月发生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皖南新四军军部直属部队等9千余人遭到国民党7个师约8万人的突然袭击,除2000余人分散突围外,少数被俘,大部壮烈牺牲,军长叶挺被扣押,副军长项英、参谋长周子昆突围后遇难,政治部主任袁国平牺牲。这就是国民党第二次反共高潮的高峰。

  皖南事变前,我父亲已由江北军政干校(即抗大五分校)二队队长调任华中总指挥部二科参谋(负责侦察和教育),我母亲则在江北指挥部医院院部任政治干事,所以,他(她)们没有遭受皖南事变的苦难。

   皖南事变后,中央军委于1941年1月20日发布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以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为基础组成。“N4A在这里崛起”
  ,新四军重建纪念馆在盐城泰山庙 。 旧址正在修缮 ,我们到时还没开放。但是工作人员看我们是新四军后代,就让我们进去了。
  盐城市的“新四军重建军部纪念塔”被市民们亲切地称为“大铜马”,由原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张爱萍题字。这是我们走过的所有新四军军部的旧址、遗址中,最威武、最传神、最精致的塑像!

2017.10.12 新四军成立八十周年纪念日那天,当年军首长(刘少奇、陈毅、张云逸、赖传珠、邓孑恢)的后代们,参观盐城新四军纪念馆并合影,一个难得的历史性的会面!

   新四军军部和中共中央华中局进驻盐城几个月后,我母亲选调到华中局党校(第一期)学习,但我们到处寻访都到了乡下,也没有询问到盐城华中局党校校址的所在。
  我母亲在华中局党校学习结束后,任鲁迅艺术工作团政治指导员。可惜,我们没有打听到鲁迅艺术工作团在盐城的具体驻地,只知道盐城华中鲁迅艺术学院旧址是在兜率寺,该寺已不存在了。唯一与“鲁艺‘’有关的就是在盐城新四军纪念馆后面的一条“鲁艺路”。我相信,这里就是,我希望人们还愿意记住它……

   1941年8月,新四军军部和中共中央华中局转移到今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陈集乡停翅港村。雨,一路小雨,油菜花遍布路两旁……

   我们在停翅港村寻访,意外地听到老书记朱浩开说,他家当年就是新四军军部设立电台的地方,老书记说:“当年电台设在我们家,屋外拉着天线,像张网一样的,每天都在嘀嘀嗒嗒发报。”他还说,电台用的电池很多,用完的废电池没有地方存放,又不能随便乱扔,就塞进一堵烂泥墙里……后来,从墙里扒出来的电池足有几百斤。是啊,这里一定有我父亲他们从海边舍命运回来那二十多担电池呀!因为,我父亲当时就担任军部通讯大队大队长,天天在他家进进出出。太巧了,哈……
  在《赖传珠日记》中的记载:1941年9月2日“派田长华率一个连去小海接电台材料,告诉他们经过路线及注意问题‘’

   我的父母亲,可能是在军部驻停翅港时期结为伉俪的。因为在这一时期,我父亲任军部特务团作战训练参谋,我母亲任鲁迅艺术工作团政治指导员、军部妇女工作委员会主任,两人才有可能在一起的。

   全国以新四军历史为主题的红色景区不在少数,但黄花塘新四军纪念馆有着独到之处。2010年,该纪念馆新建的新四军文化艺术馆与游客见面,成为全国首家以新四军文化艺术为主题的展馆,让游客感受到烽火战争年代,新四军不断发展的战地文化。据介绍,展馆不仅陈列了叶挺、陈毅的文化作品,而且梳理了鲁迅艺术学院华中分院、江淮大学、华中建设大学、大众剧团等新四军创办的大学、剧团。
  此外,在文化艺术馆有一处特色互动区。在这里,游客可以看到一个魔幻穿衣柜和一个穿衣镜。只要站在穿衣柜前挑选好自己要换的虚拟军服,等你站在穿衣镜前面,就可以看到自己身穿军服英姿飒爽的模样,还可以打印出来。

   我的父母亲田长华、郑铁鹰,在黄花塘时的合影。父亲曾深情地回忆说:“那时,我们还没有小孩……”

   在黄花塘新四军军部纪念馆卞龙馆长的带领下,我们找到了我母亲任小学校长时的岗村,见到了当年她的学生。看到旧时的小学校已经废弃即将开发成商业区,依依不舍的心情多过土地新生的欢悦。
  我们多拍了几张照片,把它存在心底吧……

   我母亲调回军部时,军部已于1945年2月28日从黄花塘移驻千棵柳(今江苏省淮安市盱眙县旧铺镇千棵柳村),离旧铺镇仅几公里。
  千棵柳新四军军部已没有了“旧址”,只有“遗址”了。当年新四军军部所在的小院还在,位置、占地和朝向都没有变,但小院的院门已经改建了,原来军部住的朝东的老屋(正房)也拆了。当年军部房东后人是葛正才、葛正富兄弟俩。当我看见满地的老砖、老瓦非常的不割舍,要了几块放进车里,还引来村民们一阵善意的笑声……

  新四军军部驻在千棵柳期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于8月9日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声明,指出由于苏联对日宣战,“对日战争已处在最后阶段”,号召“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人民军队,应在一切可能条件下,对于一切不愿投降的侵略者及其走狗实行广泛的进攻,歼灭这些敌人的力量,夺取其武器和资财,猛烈地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从此,中国解放区的抗战进入全面反攻阶段。

  1942年12月,日伪军动用12万人对盐阜地区展开清剿,意在消灭新四军军部。新四军军部遂于12月25日离开停翅港后,经16天秘密行军,于1943年1月10日到达黄花塘的。黄花塘新四军军部纪念馆的卞龙馆长,还带领我们找到了当年的姚庄。现在的姚庄已不是一个独立的行政村,而是属于五里村的一个组,全名“五里村姚庄组”。当年新四军供卫部直属休养所驻地在这里,原先的茅草房已经变成了砖瓦房。 我母亲调回军部在此任休养所政治指导员,刘球任休养所所长。当地年长的老乡都记得休养所领导都是女的,来这里休养的都是大干部。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的消息传达到了休养所。八年抗战艰苦卓绝终于胜利了!全体工作人员喜形于色,伤病员们不顾病痛手舞足蹈,高举灯笼一直唱到夜晚……

   查找我父亲这一时期他自己的记载,得知在新四军大反攻时期,他随军部特务团出发,参加大反攻去了。而我母亲随之从军供卫部直属休养所也奔前线去了,先是在“两淮战役”(淮安、淮阴)中组织救护伤病员,继而北上,调任津浦前线新四军指挥部野战医院政治指导员。

  1945年9月,淮安全县解放。9月6日,新四军解放淮阴城,成立清江市,并成为苏皖边区政府所在地。9月19日,新四军军部由千棵柳向淮阴搬迁,21日进入淮阴城。

(N4A 是新四军的英文标志)

  在攻打六合城战斗中,新四军第二师师长罗炳辉指挥军部特务团和第二师学兵连、六合支队分工攻城。我父亲带特务团三营担负向城北攻击的任务,他带三名通讯员率先利用夜暗渡过护城河,再指挥突击连架云梯登城并率先突进城内。在巷战中,他和三名通讯员突进速度太快,于是将计就计,他指挥三名通讯员扮作大部队诈敌,共俘敌130多人,缴获100多枪支,占整个战斗中俘敌人数的四分之一。多少年后,一旦说起攻打六合城,我父亲总是不满意战后所报的,说是一营首先攻进城的。 战斗 之后, 我父亲带特务团三营单独游击到茅山脚下,伏击了日伪军乘车、步行的混合编队。三营在集中火力、快速出击、短暂肉搏之后即吹号撤退,迅速隐入莽莽山中。事后查证,敌人有约2000多人,与三营形成7:1的悬殊力量对比!
  我父亲作为营长,敢于带头近战抓俘虏,敢于孤军打多敌,完全体现了我父亲豪迈、倔强的英雄主义性格!

  ▼ 一路上,我们还路过新四军曾经战斗过的一些地方。茅山,就曾是我父亲着便衣打游击的地方。 在茅山新四军陈列馆旁边的广场上,有一块吉尼斯世界纪录的牌子。那是唯一与新四军有关的吉尼斯纪录。它的内容是:只要有炮仗声响起,广场上就会自动的吹响军号声(声控原理)。

   我们正在那里找着拍摄角度,一个小伙子(大约30多岁)走近我们,说:“我知道你们,我在电脑上看到你们重走长征路,会拍那种照片。跟我来——”
  我们将信将疑地跟着他到了广场的僻静处,一个少年军人的雕塑呈现在我们面前——那是一个牺牲的小号手。他说,拍吧!我们明白了,他是在电脑上,看到过我们长征路上摆posa的照片。哦~于是我们会意的拍下了与小号手合影的照片。抗日战争,有多少人为之奋斗、牺牲,无论男女老少。

   路过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与烧饼铺老板齐唱《黄桥烧饼歌》。新的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正在建设中,据说有几个亿的民间投资。我们看到时,主体已完工。很大的广场,能接待很多的观众。

  新四军军部在临沂城的驻地先后两处——先在天主教堂(今临沂市兰山路中段,与路南的德国医院相对),后在东郊前河湾村(今临沂市河东区九曲街道前河湾社区)。
  我父母亲随新四军入鲁的北进大部队,也于1945年10月进入山东,首先参加的是新四军军部进驻临沂天主教堂后,指挥的第一仗——津浦路战役。

   前河湾村新四军军部旧址位于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九曲镇前河湾社区,这是军部最后一处驻地,也是我们到达的第十三处军部驻地。
  一个小小的院子,保护的很完整。群众自发的在新四军领导人雕像前,献了鲜花。走出小院,一位路过的群众看到我们手中的队旗,诚恳的要求与我们合影。我们感到老区人民骨子里的热血。
  不远处,新的纪念馆正在建设,很大、很美……

  专程去到高邮,是一个特殊的纪念馆吸引了我们——《抗日战争最后一役纪念馆》。这是唯一一个日军向共产党军队投降的地点,却很少被广泛宣传。我们到达的那天,有很多群众在搞祭奠活动。我们心里有一种慰藉的感动。

   1947年1月21日,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和华中军区合编为华东军区,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合编为华东野战军。同时,新四军番号撤销。新四军走过十年光辉历程,在前河湾完成了其光荣的使命!前河湾既是新四军军部最后一处驻地,也是华东野战军诞生地。

  走完了新四军线路,路过孟良崮。这不是新四军的轨迹,但是是必须驻足地方。我父母所在部队在新四军番号撤销后,随之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所属部队,父亲任第二十六师七十六团副团长,母亲任第二十六师野战(医护)所政治协理员。他(她)们一同进入解放战争时期,紧接着参加了莱芜战役和孟良崮战役。这是一个震惊世界的战斗、这是一个决定国民党彻底失败的战役,它将永远铭刻在历史的丰碑上!我父母生前为他(她)们自己的英勇无畏和赢得胜利,感到深深的自豪!

  我们在重走新四军军部线路的一路上,遇到的各展馆的工作人员、街边的逛街市民、展区的观众、镇政府的公务员、旧址驻地的村民……都热情的围拢过来。好像新四军刚刚离开,昨天还拉着手拉着家常……

解放初期,我父母工作在南京总高级步兵学校。我父亲——一个放牛娃成为了“优秀教育工作者”。我母亲也是女同志中少有的团级干部。这张照片,是他(她)们最经典的照片。经过战火洗礼后的父母,迎着新中国太阳,共同走过了五十多年的坎坷生涯……

1955年授勋时,我父亲飒爽英姿!

   邓子恢的夫人陈兰是我妈妈的亲密战友。上世纪九十年代,她们在北京万寿路陈兰的家里见面并留住了几天,田晓虹陪同。

   然后,陈兰与我母亲郑铁鹰一起去中南海看望了老战友彭冲、骆平(彭冲夫人)。
(自左至右)郑铁鹰、骆平、陈兰、彭冲。田晓虹陪同。

   说了林林总总,仍是挂一漏万。我们父母田长华、郑铁鹰的革命事迹,不是我们能说的清的。中国革命事业的艰难和历史评价,也不是我们姐弟三人能评说到位的。我们之所以成立了《姐弟长征支队》,重走了‘’红四方面军长征线路‘’和‘’新四军军部线路‘’,就是做自己能做的事,弘扬父母业迹,坚持正能量,革命到底!

   完成了重走新四军军部线路,回到济南。我拿出从千棵柳带回来的古砖(大约近百年),让田竞埋在了父母墓碑旁。这块砖曾是新四军军长陈毅旧居拆下来的物件,它见证和传递着革命队伍生活和战斗的轨迹、战友之间生死与共的情谊以及军民鱼水之情不可分离等等信息,它将会成为我父母最期望得到的温暖的礼物,陪伴着他(她)们继续的走下去……

   田家五姊妹在《姐弟长征支队》出发前的新闻发布会上。
(自左至右)田研华、田竞、田毅、田晓虹、田鹰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重走长征路》,你会看到《姐弟长征支队》重走长征路和重走新四军军部线路的全部日志。带领你,领略革命先辈的艰难卓越的战斗历程,更加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谢谢!

旭日晓虹(田晓虹)名片


1.百度:搜索《旭日晓虹作品》 专页
2.QQ浏览器:搜索《旭日晓虹作品》 专页
3.美篇:310201 旭日晓虹
4.小影:
①ID:2012225 旭日晓虹
②ID:8445503 T旭日晓虹
田晓虹感谢您一贯的关注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