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你可曾见过这般模样的乡村,你可曾感觉到这般浓浓的乡愁。去黟州的西递宏村走走吧,不说那镶嵌在屋檐砖缝青石小巷中的古韵,也不说那风吹云动,雨飘花香,清溪淙淙,秧田如碧,只深藏在参天古树上的鸟巢,古村落娴静雅致的情调,足已让你心醉。


驾车前往西递,经过一个奇特地貌景观。当地人称西递小石林。方圆几公里层层凸立的岩石,蜿蜒起伏,仿佛是大自然为西递修建的一座门坎。

没人说的清这些石层的由来,但从岩石的纹略和结构来看,大约亿万年前,它们曾沉睡在河流的深处。是地球历经无数次的变迁,才把它们呈现给世人。

西递宏村,像一对素颜佳人,质朴无华却又柔婉温和,她们执著地远离尘世,在宁静中度过每一个日出日落。走进它,仿佛穿越时空返璞归真。往事在粉墙黛瓦的徽派建筑民居中若隐若现,山色,湖光,石巷,高耸的牌坊,接亲的花船,凉晒的笋干,姿意生长的花草,时不时传来一二声狗吠,老婆婆领着孙儿蹒姗的背影……都告诉我们,这是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画里村庄。

一位天津美术学院的老师告诉我,他已经带着他的学生们多次来西递宏村写生。他说:西递与宏村都是近千年的古村。西递更老一些。要是登上对面的小山,才能真正发现西递的美。群山环绕,水系纵横,正所谓前有照后有靠,错落有致的徽居,顺势铺开,每一个幽静的院落,都有一段古老的故事,每一声雀鸣,都是一个时代的叹息。

画家说,他每次到西递,宏村,都能从不同的角度发现古村不同的美,所以乐此不彼,从不厌倦。面对这清新明丽古韵十足的画卷,不仅是深入了解它的画家,凡是厌烦喧嚣的人,都有理由爱上西递,爱上宏村。

徽南宏村,座落于黄山相连的黟山之下,如果说黄山是一首气势恢弘的交响乐曲,宏村就恰如一首诗意悠远,如歌如诉的古筝曲,声声催人泪下,曲曲动人情怀。宏村干净,村前南湖,水平如镜,虽然没到荷花盛开的季节,我依然可以想象,碧叶田田,露珠晶莹,亭亭玉立的荷花,美丽端庄,撒下满湖荷香。而宏村好似淡了红尘梦,静静蛰居在时光深处。

沿着窄窄的巷子,缓缓漫步,一边是古老的院墙,清晰可辨年代的痕迹,一边是涓涓溪流,时而可见几间店铺,摆着黄菊白菊,玫瑰花茶,那黄菊比我在其他地方见到的不同,花朵大而色泽鲜艳。买了两盒带回家,泡茶加上两朵,不仅口感极佳,而且极具观赏效果。不免有些后悔买少了。

宏村现有保存完好的明清时期古建筑140余幢,村内鳞次栉比的层楼与其周边环境相映成趣,并保留着原始的田园风格。

宏村古老的气息,感染着我,轻轻地走过青石板铺就的小巷,轻轻地走过跨越南湖的石桥,想像着祖先在这里生活的情景,不知不觉,巳是黄昏日暮。落日余晖洒下一片暖暖的霞光,湖面象姑娘绯红的面庞,整个村庄都笼罩在暮色里,显得那样温馨,那样恬静,那样安祥……

宏村古树下,南湖边,石桥畔……摄影爱好者,徘徊着等待最佳光影时刻,不少美院学生在专心写生。美丽的宏村,留给我无限暇想引起我思古之情。

记得陶渊明的一篇诗文,这样写到: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凡尘中,一去三十年。羁鸟归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林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嗚桑树颠。户庭无杂尘,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归自然。字里行间,满满的都是乡愁,满满的都是对田园生活的眷恋……

暮色苍茫中,宏村的轮廓渐渐的模糊了,渐渐沉默在岁月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