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原本计划跟一哥们自驾去西藏,后来得知这哥们刚离婚,正悲伤着,很显然我们旅行的目的完全不同,再加上中途万一他想不开,我就要陪葬了,于是果断放弃。之后得知上海有小伙伴报名台湾骑行,听完我全身的细胞仿佛跳起了舞。

我提前一天来到台北,第二天去了野柳和九分,野柳的石头的确很美,就如很多有游记中所描述的。但最吸引我的还是'拖鞋石'和'渔夫雕像'的故事。拖鞋石的故事忘了,渔夫雕像的故事是这样的: 在一个漆黑的夜里,风呼呼地刮着,雨哗哗地下着,一位姑娘坐在岸边,因为情伤,跳下了大海,此时,正好一位渔夫路过,毅然跳下去救姑娘,结果俩人被巨大的波浪席卷而去。人们为了纪念渔夫,特在此地建了他的雕像。

中午,导游带我们来到阴阳海附近的餐馆,我点了一只漂亮的螃蟹,过了一会,走过来一个小男孩,盯着我看了许久,我对他笑笑,许是见我和善,他开始用小手摸摸我的手臂。他妈妈想要抱他回自己位子,硬是不肯,结果就在我桌上吃了这顿中饭😄这样的偶遇留给我非常深刻的印象。

  下午来到了九份老街,年轻MM们都很喜欢,吃喝,购物全部都有。我在里面逛了两小时,玲琅满目,并且吃到了前所未有好吃的红豆芋圆汤,下次一定还要来吃😄

午休的时候,我选择了躺在一个帅哥旁边😄

骑行的第二天,午休过后,我们顶着34℃的高温开始了第一场骑行,不知道骑行多久的时候,我觉得头晕恶心,快要死了的感觉,我立即停下来,等待保姆车救援,晋文学长给我涂了百灵油,在得知仅剩6公里就能到达休息站的时候,我又鼓起勇气坚持了下来。自那以后,我好像从没有遇到过难以煎熬的时刻。

我跟Stan在车流不息的大桥上冒着生命危险互相拍照😄

在眷村博物馆的留影,很有意思。

美丽的西螺大桥。

到达台南的时候,终于结束了又一天骑行,我们三个去逛了乡村夜市。瞧那俩家伙,是不是很快活😄

进入伯朗大道前,我们走的是一条世外桃源之路,我看到了一种很奇怪的树,被架在支架上,两边的树条都是荡下来的。迪富告诉我那是火龙果树,我当时高兴的不得了,原来火龙果是长在这上面的。我想下来拍照的,但是被迪富制止了(≧㉨≦)因为队伍的前面已经空无一人。

这是美丽的伯朗大道,记得在进入这个大道前,迪富在我后面压马路,这是我第一次认识迪富,我觉得他又帅又厉害。尤其是,他跟碧玉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恩爱,让我非常羡慕。

这应该是我们骑行的第5天了,来到了芒果之乡,望着美丽的大海,我贪婪得地舒展着自己的筋骨,吃着好吃的芒果冰沙,感觉棒到了极致。在这里,我们除了眼前的苟且,还看到了诗和远方。

接下来一路有太平洋做伴,我仿佛一个斗牛士,勇敢激昂地向前进。

这站骑行结束后,我们停靠在台南,因为董俊的脚不舒服,我们就陪他去做足底按摩。他们两个好像心情不错,我到了房间累得倒头就睡。

我们爬到了寿卡的最顶端,听伙伴们说有多累,可是我现在一点也不记得了。当时木杰要跟我留影,我还没准备好,吕亮就拍好了。我说: 怎么这么快啊!他说: 旁边有车要过来。我后来留意了一下,那车一动也没动过。

我跟Cherry,还有另外一个MM骑行通常在一个频道上,我为大家取名'三只乌龟'😄 我们选了太平洋边上的一块地方, 准备留下最美的身影。请了一个帅哥帮忙,我正要教他使用我的双莱卡镜头的时候,他说:我的手机跟你一样的😄

中午午休时,我跟木杰躺在了一个车辆进出的大梁下,因为风很大,很凉快。很快,宝哥找到了我们,他吓了一跳,看到他真的被吓到的样子,我忍不住大笑,哈哈哈!

这一站休息,我们停留在花莲,农庄里有些可爱的小动物,我拍这两兔子的时候,它俩立即摆好pose, 淡定地望着镜头。这年头,连兔子都这么专业👍,简直就是一对Model 兔。

应吕亮的要求,我帮他跟这棵金城武拍过广告的树合照,第一张我觉得很普通,于是我跟吕亮提议,帮他拍一张高大一点的照片,他说: 我本来就很高大。于是,第二张照片把原本低调内敛的吕亮拍得活泼又搞笑,我跟董俊笑死了!😄

这是阿桐帮我跟伯朗大叔拍的,我很喜欢。

我也帮他拍了。

我跟Stan又一次互相拍照,Stan挺喜欢照相的,真是个爱美的男子。

在爬山的过程中,我让石博给我拍一张高大一点的照片,在董俊的怂恿下,石博趴在地上,拍了很久不肯站起来。看了董俊拍下石博的照片,我笑了足足半个小时还不止😄

我跟石博在危险的北宜公路隧道内,有石博在我身后,我就想笑。这种状态下,连死亡都不觉得可怕。

在跟咖啡店老板的狗玩耍时,它根本不待见我们,只肯跟建军学长互相深情对望😄

最后一天,骑行回台北的路上,我碰到了唱京剧的,想到吕亮喜欢听戏,我冒着雨拍了两段视频发给他。

终于结束了环岛骑行,我好像没有什么惊喜的感觉,也没有什么成就感,反而是一种落寞的感觉。不知为何。。。

在跟队友们离别前最后一刻,值得庆幸的是我认识了赵律师。博学多才,率真感性,是个出色的律师,更是一个爱生活的人。

结束骑行后,我们接下来的行程几乎都是听从吕亮安排,第一天他带我们去剥皮寮,到了那,结果是关门的。于是他又要带我们去龙山寺,因为我正在生理期,所以不大愿意去,后来他俩强行建议我去,说是很灵验。

话说,龙山寺灵验,可没见他俩诚心参拜, 有时候男人的行为真的难以让人理解。

下午我跟董俊去参观了101大楼,我的感受是: 食之无味,弃之也不可惜。

当晚,我们去了很有名上引水产,自助购买了很多海鲜,还有喝了挺好喝的日本清酒。只是没有座位,我累得像个狗。

最后一天,董俊和吕亮都飞走了,我一个人去故宫博物院参观了个够。当天正值国庆,连门票都免了,而且各个展览厅都是开放的。

愉快的旅程终于落幕,在台湾短短的十几天里,我活出了一个活灵活现的自己,这十几天里的的笑声几乎承载了我一年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