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 玉豆


人过中年,也许到了秋的年龄,

从没有这般动情的融尽写满多彩的秋。

枫叶红了一地的寂寞,

银杏灌满一眼的金黄,

这是一年最妖娆的色彩,

醉了江山,尽了人间。


我没有语言描绘你的华丽,

更没有能力涂鸦我的痴迷,

多么想找到,

最深情的文字,

记录下你的明姿,

你的绚烂,

你的丰腴,

你的气息。


一道秋水,穿尘而过,甘露醇滴,

放纵真诚坦荡的笑容,

浸染春夏到秋的浓情。

一缕秋风,情溢四方,经天拂地,

收敛已然浮夸的躁动,

尘封写满岁月的记忆。


谁说秋是寒冷的开始,

我分明只看到多彩暖暖的风景,

划过天际线,

留驻最美丽看不倦的时光。


挥去沉寂的枯萎,

挽住芬芳的明媚,

健步穿过从秋到冬的走廊,

从容优雅在满空金黄,

斑斓纵横的秋波中翩翩起舞,

直醉到那一厢黄昏的残阳。


当红叶真真疯了的时候,

恰是温暖了没有遗伤的清凉,

纵然秋流到冬,多彩褪去,

那就可劲吸吮金秋的汁液,

掬一捧秋水盈眼眸,

摘一只红叶秀掌心,

静静聆听秋之呢喃,

秋之歌唱,

一醉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