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 雅溪 孟庆贺

出 镜 沁

文字 沁空间语录

拍摄地 张家堡白桦林

制作 沁

  坐在十月的末梢与今秋作别,我想,除了蓄满眼眸的不舍,植入心底的暖意,还有这一帘帘,一簇簇的金黄,我再也拿不出别的了。天亦寒,路未尽,情未了。或许,此刻,我来得正是时候。那么,就让我收藏这千般明媚,定格这万般绚烂,秋,来年,我还在这里等你可好?

草儿枯了

那是春天种下的希望

再也挡不住等待的剥离

它怕最后一丝念想会被冬雪掩埋

不得已轻挼草色绿胭脂


告诉你,我在秋里

等风,也等你

  如果你是我,你自然就会懂得,我所有的话语皆是说给岁月听,说给草木听,说给流云听,也说给能听懂的你听,比如我此时想说的西风酿酒,冬雪煮茶;还有流年美眷,过往沧桑。那么,此时,请给我一滴时间和秋自言自语,足够……

  一个人如果愿意时常保有寻觅美好感觉的心,那么在事物的变迁中,不论是生机盎然或枯萎沉寂都可以看见美,那美的原不在事物,而在心灵、感觉,乃至眼睛。

  有人说,我是一个容易被情绪左右的人。我承认,情绪在我眼里就是草木繁花,就是山高水长,还有这个暮秋滋生的素色时光 或许,那一念起,一念灭,终究经不起岁月的沉淀与删减,那么何不做一个恪守心绪的人,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坐望天上云卷云舒,岂不更好?

  喜欢秋日里波澜不惊的时光。比如下着小雨的夜晚,更喜欢在这样的夜晚静静书写一场素色清欢,写我,写他,还写你,将自己和你们的故事写成五月的春桃,写成七月的夏荷,写成十月的金黄,写成十二月的飞雪,写成天高云淡,写成沁香满庭,不经意间,就写成了一场相逢的甜美……

  我说,这样的季节适合为过往写上一段话,遥寄,那一年于戏里戏外走失的灵魂。也许,那个走失的灵魂就藏在风的衣皱里,于是,我隔着烟火的况味伸出手,阳光刚好穿过指缝,旖旎在我的眼神里,有些刺痛,我恍惚的闭了一下眼,最后,只握住一个凉秋。

  已经过了,那个追风的年龄,只是,有风吹过,仍会停下来听一听,风里的传说。听着,听着,就听到了秋离去的脚步,冬,就这么来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