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培拉的出现源于悉尼和墨尔本之间的首都之争,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于1908年提出了一个妥协方案,决定在墨尔本和悉尼之外的地方新建一座城市作为首都,这就是堪培拉。堪培拉于1913年动工,总体规划由美国芝加哥建筑师华特•贝理•格里芬设计。城市的设计受到花园城市运动影响,抛掉以公园作为点缀的旧有观念,将许多重要区域直接融入天然植被,因而享有“天然首都”美誉。1927年联邦政府从墨尔本迁此。


为纪念贝理.格里芬,市中心的人工湖命名为格里芬湖,我们游格里芬湖及市区一隅的步行示意图如下。

我们入住宾馆所在街道名字叫堪培拉大道,宾馆就叫堪培拉大道饭店。早晨7时许我们沿堪培拉大道步行向南去格里芬湖,距离湖边约1.5公里。

堪培拉大道路中间正在施工,据说是建轻轨。工人已经早早上班了,但一点也不喧嚣。悉尼儿子家附近有一在建多层公寓,工人们上班早,下班也早,下午3:30以后工地上已没人了,晚上、星期六、日更不会加班。

路上行人极少,连过两条支路,看不到一个人影,一片寂静。

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几个骑车晨练的年轻人追了上来。

走近格里芬湖旁的大转盘,路边有一座弧形在建楼盘。

大转盘挺大,中间植满树,边上有一小型方尖碑酷似华盛顿纪念碑。

已见国会大厦,在堪培拉的许多地方都可远远地看到国会大厦。

穿过马路,走上格里芬湖上联邦大桥的西侧,以避免拍逆光照。迎面两位跑步女士热情招呼后擦身而过,我转身拍了她们背影。

桥下有一湖滨扩建工程,之后全天没有看到其他的在建工程。

格里芬湖长11公里,周长35公里,面积704公顷。湖区辽阔,碧波荡漾,可供人们游泳、划艇和垂钓。环湖建有公路与步道,遍植花木与草坪, 重要公共建筑绕湖而建。格里芬湖之于堪培拉,好比西湖之于杭州(网络下载照片)。

堪培拉电视塔座落在黑山上,塔高近两百米,是堪培拉为数极少的收费景点之一。

桥上观看国家博物馆,该馆坐落在Acton半岛。

湖南岸西侧是Stirling Park公园,从地图上看格里芬湖四周有六、七个大小不等的花园。

湖中不同类型的划艇爱好者。

站在桥的南头可近点距离观看国会大厦。

在Stirling Park公园观察湖的北岸,算是堪培拉少有的几幢高层建筑。

在Stirling Park公园再次观察国家博物馆,真是一幢奇特的建筑,其鲜艳的色彩和不规则的外形很是引人注日。

离开Stirling Park公园,从联邦大桥下穿过。

再上联邦大桥。

在桥上看湖北岸东侧的Commonwealth Park公园。

在桥的北头回看堪培拉大道,时间已近8:30,宽阔的马路上依然没有几辆车,两侧的人行道上也没有行人。

估计是到公园晨练者的停车。

沿着挺宽的湖边步道一路向东。

回看联邦大桥,与中国现有宏伟大桥相比,只是一座极为普通的小型桥梁而已。

日本前首相大平正芳于1980年1月访问堪培拉的纪念碑,不知中国领导人访澳有否纪念物,又在何处?

这个地球仪雕塑是纪念英国海军上校詹姆斯•库克船长第一次发现澳大利亚东海岸二百周年而建立的。库克船长曾三度奉命前往太平洋,成为首批登陆澳州东岸和夏威夷群岛的欧洲人,也创下环绕新西兰航行的纪录。仔细看雕塑,可见库克船长的航行线路。

野鸭或在湖畔或在草坪不受干扰地觅食。

湖中有库克船长纪念喷泉,从湖底喷出的水柱高达147米,据说是世界第一高度。世界第二是日内瓦湖喷泉,喷射高度是140米。由于喷泉上午是10:00后喷射,此照片为我们2005年来时所拍。

南岸的澳大利亚国立图书馆外观是一座十分普通的三层楼房,深藏在绿树丛中。其前身是1901年成立的联邦议会图书馆,1927年迁至堪培拉。

南岸的澳大利亚高等法院于1980年5月26日正式落成,并由伊丽莎白女王前来剪彩开放,是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最高司法机关与最高裁决法庭。

这个雕塑未能查到是何名人。

南岸的澳大利亚国立美术馆于1982年对外开放,收藏着来自澳洲及亚洲、欧洲和美国的珍贵美术作品。

澳大利亚城市自来水可以直接饮用,公共场所常见这种饮水器,而且考虑到儿童使用的高度。

国家钟楼位于格里芬湖东面的亚斯班岛上,钟楼内的钟琴是1963年堪培拉50周年市庆之际,由英国政府赠送的礼物。一般的钟琴需要23个钟铃,而此钟楼则拥有55个钟铃。每个钟铃的重量在7公斤至6吨之间,并且可以按乐曲不同,设定为自动或手动来演奏。钟楼的三个刀刃侧面分别镶有石英和澳宝,当傍晚饰灯点亮之后,钟塔的外壁便会在夜光下点点闪耀。

我们沿湖终于走到堪培拉东北—西南走势的中轴线,中轴线两端连接两座天然高地:东北角的安斯利山和西南角的国会山。安斯利山下、背靠山峦的是澳洲战争纪念馆,澳纽军团大道在格里芬湖北岸结束。中轴线上位于湖南岸的则是万国旗成列,左右分别是国家图书馆、科技馆、国家肖像馆、高等法院、国家艺术馆等重要国家机构。延中轴线再往西南通过仪仗水池和草坪则是旧国会大厦,其后通过有一片草坪和水池就是国会山,山顶是澳大利亚联邦的立法和行政中心新国会大厦。


照片中红色箭头所指就是我们站立处(下载照片)。

这是站在中轴线的湖边朝西南方向拍摄的旧、新国会大厦。

周日,正当晨练时,优美的湖边步道上没有多少人,是可惜还是赞美?

离开湖畔,走上相对的高岸,仍在中轴线上,往东北方向则可看到背靠安斯利山的澳洲战争纪念馆和澳纽军团大道。

国家钟楼旁是国王大桥,桥后的罗素区是国防部和三军总部所在地,国家情报机构及国防学院也在这里。

有两个家庭已早早开着房车在公园草坪上安营扎寨。

离开格里芬湖与中轴线回宾馆,时间已近9:30,马路上车辆依然稀少。

尽管车辆那么少,也有公交车专用道。

长长的人行道空无一人。

公交车前头安放乘客自行车,可谓服务周到。

街头雕塑小景。

快到入住宾馆,时间近10:00,长长的商店长廊里空无一人。

两个多小时的转悠,最大的感触是静,不见车流、不见行人、不见热闹、不见首都气势,真安谧宁静,但这种静,应该是一种秩序的静、一种和谐的静,一种平衡的静。

顺便介绍一下我们所住宾馆,选择的是套间,两个房间加客厅,可简单烧煮。儿子网上预订320澳币一天,对于国内物价而言不便宜,但在澳洲也不算贵。

这是宾馆所属西餐厅,儿子查到这里牛排不错。我们晚8:00抵宾馆,前台告之9:00后方有座位。9:00后我们去仍满座,又等半个多小时才入座,可见受欢迎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