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栏目推荐

  时隔三十年,她突然在微信里加他好友,说她在南方一座美丽的城市生活,一个人挺好。……他知道她内心是酸楚的!


他忆起了那个校园的她——

  他很喜欢她。

他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

她爱笑,脸上俩酒窝,一笑挺甜的。或许这是他喜欢她的一个理由吧。其实,他们根本不在一个班,专业上也不是一个方向。
他喜爱文学、散文和诗歌,尤其唐诗。他字写的漂亮,因此,学校的黑板报他都承包了。

一天,他去她教室写板报,他进门,她出门,他们就这样不期而遇了。她抬头望他,他也不由自主地看她,彼此的眼神碰在一起,心有灵犀?------

她想开口,可没说 ,他也没说。这样,他们擦肩而过。

  从此,他有一种神奇而美妙的感觉:每当她在眼前出现时,心就跳得厉害,而且脸会红,红得不自然,却又止不住想看她。他希望她会经常在眼前出现,哪怕是一闪而过。而当她真的出现了,他又会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似的坦然走过。

  回去后,他问遍所有能够问到的人,才知道了她的名字。他把她名字记在一张雪白的纸上,折叠成元宝状,放在最贴近胸口的上衣口袋里。他感觉很幸福,无比的幸福,他好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照着镜子啐口唾沫把头发梳理一下,再碰到她一定要主动哟!他做了个很酷的POSE,说。
  这晚,他熬了大半个通宵,写就了一首带有她名字的五言藏头诗。他做了个美美的梦,梦见她向他飘然走来,嘴含阳光般的微笑,绯红的脸颊上深陷一对会说话的笑靥,俨然美丽的天使!
  几天,他梦越来越多,开始在梦中呓语,说的全是她。
  直到有天早晨,寝室同学质问他是否爱上谁了?他脸立刻通红起来,死活不敢承认。同学哄笑一阵后也都忙着上课去了,只有他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床头上许久,想想,摇摇头,又想笑。

  上课铃早已响过,昨晚的梦一直在他脑海里萦绕。他踏进教室门,不敢抬头,走到课桌坐下,这才忽然发现同学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集中在自己身上。他有些慌了,书本掉到地上,发出稀里哗啦的声响……

他已经意识到下铺的快嘴同学把他出卖了。他有些害怕起来,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了。课堂上又是一阵哄笑,他尴尬极了!

他心里暗暗祈祷,她千万不要知道。

  周日,这天阳光特别温柔,他心里忐忑,想出去走走,散散心。

  出了校园往南就是一条河堤,平日里人不多,他忽然看见她从对面飘然而来,深深的笑靥会说话的。
  她也看见他了,莞尔一笑,像是冲着他,又好象不是。他憋着老大劲,但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如同失恋一样,他很失落,仿佛整个世界都与他背道而驰。他无聊地踱着脚步,悻悻离去。
她早已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却止不住一次一次回眸,谁也不晓得他在望什么,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也很好,一切都很好,只是他心情很糟。晚上,他偷偷买了瓶白酒,躲在校园一隅一滴不剩全喝了。从不喝酒的他,醉了,醉得一塌糊涂。次日醒来,一切依然。他站在镜前,想起昨天,笑了,笑的又苦又涩。何必呢?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他摇摇头,心情似乎好了许多。

  几个月过去了,他在河堤上看书,她走过来。他见她过来,就刻意地把头埋进书里。你也在这?她主动地向他打招呼。她声音很轻,但话他听得清楚,确切是对自己说。他慌忙站起身,面带羞涩,双手不停地摆动,显然很不自在。她似乎看出来了,嘴角一翘,想笑,笑他那副傻乎乎的样子,可她并没笑,瞅他一眼,顺手把一花布拼成的坐垫放到了他的身旁,坐吧,她说。她和他紧挨着坐下了~

  你在看书?两个人沉默一阵后,她问。你也出来看书?明知故问,人家不就拿着书在看嘛。他感觉有些紧张。

  他们聊了很长时间,应该说是她向他倾诉了很长时间,尽管他慌张并且拘谨地听着,耳朵根本没有听进她在说什么,但他心里还是很甜很甜的。特别是脸蛋上那会说话的酒窝,就叫他喜欢的不得了!

  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电话,除了递纸条以外根本无法联系她,而他又羞于这样做。叫同学带话,上次闹得不就差点儿炸了锅嘛,这可万万使不得,他这样想。

越是这样,他越发地喜欢她,而事情却止步不前。他有些着急。他真想马上飞到她身边当面说喜欢她,哪怕被拒绝呢。于是,脑海里一次次浮现一个又一个关于他们邂逅时的场景。但这毕竟是想象。他活在想象里,不肯走出。事实上,他也曾试图谈谈情感的事,不过始终没有这个机会。他很郁闷,但没任何表现。

一切就这么过去。

其实这样也很好,他这样想,他知道这是在安慰自己。

  毕业前夕的一天,天刚下过雨,空气也好,他想去河堤走走,不想路上碰见了她。她撑一把花伞,在垂柳下来回踱着。他停了下来,直觉告诉他,她在等一个人,而且已经等了很长时间。

  你去散步吗?这一次又是她主动打招呼,从她期待的眼神里,他能看出自己必须说,是。他没有否认。一个人吗?她似乎兴奋起来。好啊,等我一下好吗?还没有等他回答,她接着说,我回宿舍换件衣服。这时,他才发现她的衣服显然已经被雨水打湿过了。不大会儿,她新装飘然而至,如若天仙一般。他感觉自己也置身于仙境里。

  他们漫步在大堤上,彼此的眼里寻找着自己。走着走着,他们不约而同地停住了,她试图拉他的手,他凝神地望着她,望着眼前这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女孩,他醉了,醉得双手有些发抖。

我们分手了,和县里的同学,她说。于是,她哭了,很伤心,眼泪止不住!忽然她一下子拥入他怀抱里……

许久,她无力地松开双手,擦了擦眼泪,转身向远处跑去……

很乱,一切都很乱!他几乎手足无措,傻傻的呆在那里…… ……

  不久,毕业了,她回了自己的县城,他去了很遥远的城市,之后,就一直没有联系。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想去打听她,可终究没有。她可能再也不想见到自己了吧,他这样想。

  若干年后 同学集会,他有幸见到了她。她饱经沧桑的脸上虽然增添了许多皱纹,但脸上的酒窝依然会说话。


“我喜欢你!”

他想把这憋在肚子里几十年的心里话,当面说给她听。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