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我要乘风,我乘长风;

来也长风,去也长风,来去长风;
我是长风

东坡先生性情潇洒,博古变通,诗文自成一派。二十岁进士及第,迎娶漂亮的王小姐,登上教育部长的位置。人都说苏秦、苏绰、苏威是时代的荣耀,那段苏氏引以为豪的荣光在今天复燃;然而六十二的高龄,圣旨一下,赵哥哥一声流放岭南,老先生乘坐的独木舟过江也是这片琼州海峡。到后来保守派登台,遇到大赦的他过海峡不久竟客死他乡!公元2013年9月,我也踏上了大致的这条路线:由江西东乡出发,期间在广州转车,一天两夜的火车一路南下,直到天涯海角。

三亚古称三丫,是因为河流形状的似个“丫”字,久而久之,就喊成了三亚。上世纪改革开放的热潮夹带着邓丽君姐姐的歌声,曾让这个最南边的小城市风靡中国大陆。到我大学选择城市时,竟然不知海南有海口,倒知三亚。

天涯海角、槟榔谷、亚龙湾、海棠湾、大小洞天,牛车湾....都是南国最美的风景了,印象中我是倒不叫徐贵良,应该是徐贵浪!大学四年下来,三亚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圈圈,不知道多少次被误认为当地人,不知道在海里打了多少浪。

三亚湾,对手是退伍的军人,我们不约而同登上了距离海岸线100米左右的沙堆,现在是看谁先游到岸上。第一条路线:头对着岸;第二条路线:游泳的最短距离。游泳技术高超的兵大伯选择其二并输得很惨,后来在本公子悉心传授高中物理知识下,恍然大悟,以为大呼:真乃高材生也!至今荣耀

曾经郁闷喝了点小酒跟海南基友兄长谈本地风土人情云云,传说中的婚嫁女子是否真的在树上建个木房子?传说中的鉴真和尚真的登陆三亚?三亚的金矿在哪?于是大笑后,基友脸色一变

J:帅哥良可听说过抢亲?上世纪90年代!
I:那不是我们出生的年代,这风俗不会存在吧!
J:上世纪90年代,村里冯先生讨媳妇,后来给同村的某某某抢去了,生了三四个,其一男孩就是我的同学
I:可有问同学兄什么感受?他小时候怎么看?长大后怎么看他妈?
J:...
I:那个男人呢?
J:..
I:他怎么看他爸?
J:...
基友兄是笑而不答,我就跟着一笑而过

四年后,重忆三亚,不知还有什么可以写的了,就是想起了个古人,想起了几件趣事,好了敲代码去了!

小编正传:笔名徐长风,江西东乡某男子,自封鄱阳湖平原上一只年轻的帅哥良,按古代五十岁就可以自称老夫的准绳,几近半老;目前正主动向一个正宗的南昌人看齐并积极靠近,工科研究生,主研人工智能与生物信息认知方向,偏爱文艺路线:喜欢写写文章、古体诗、现代诗,痴迷历史书籍;酷爱旅游,足迹遍及中国本部,进一步旅游正在规划,志同道合的文友、驴友们可以投稿,加小编微信xgl2624987843,非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