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深秋,在寒风冷霜的侵袭下,那些本来嫩绿的树叶变得萎蔫枯黄,在地上漫无边际地流浪起来,那些鲜艳绚丽的花朵也凋谢得没了影迹,仿佛整个世界,都沉浸在肃杀萧条之中。而菊花,却在吐艳怒放,呈现着勃勃生机。只要走进红石寨,一股股清香便会迎面扑来,放眼望去,遍地都是菊花的身影。红的,白的,黄的,粉的,一排排,一簇簇,在阳光下随风摇曳,展现艳美婀娜的风姿。观赏之时,顿生出犹如置身春天花海之感。

  菊花开得太逢时了。丹桂的馨香刚刚散去,梅花的傲雪绽放还有一段时日。天地之间,唯我独放,任我独秀。既无相形见绌的自卑之负,也无艳丽抢眼遭妒的麻烦。而且,还博得了傲霜斗寒,不与群芳争艳的赞誉。显然,深秋是菊花盛开的最佳时节,菊花是深秋不可或缺的一幕最亮丽的风景,红石寨是品菊的绝佳之地。没有菊花,一个季节将变得索然无味。

  菊花点缀的秋色美丽如画。有人描摹:"芙蓉金菊斗馨香,天气欲重阳。远村秋色如画,红树间疏黄。"有人吟唱:"一种浓华别样妆,留连春色到秋光。解将天上千年艳,翻作人间九月黄。"一抹金黄,散淡去了寒蝉切切的悲哀,枯藤老树的苍凉,簇拥一个不老的季节。

  菊花仿佛为诗歌而存在,蕴含着太多的灵慧和韵致。在托物言志的情感发酵中,菊花被搓揉成一个个形态各异的意象,平铺在平仄的文字里璀璨生辉。陶渊明是咏菊的泰斗,自然成了菊花的代名词。他以"不为五斗米折腰"为由,吟诵着《归去来兮》的辞赋,辞官归隐,过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农家生活,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一路寻觅桃花源的美景。他是用田园牧歌的情调来咏菊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开在他心间的菊花是返朴归真、物我无间的超然情怀的象征,始终散发着悠然之淳香。因此,菊花便有了"花中隐士"之誉。

  秋天的菊花,凭一片片花瓣,一缕缕馨香,丰满了一个季节的风景,牵动着无数人的情愫,充盈着文化的内涵。面对菊花,除了褒扬、赞叹,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