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新的一月,新的一天。

未留神时,岁月的风尘,已飘过了春的山花烂漫,夏的骄阳似火和秋的溢彩流金。相逢在早冬的冷露初生。十一月,是一个寒意浅清的时候。睡得很浅,却浅不过窗外溥雾缭绕的天空!

醒来时,天际已明,打开窗户,望着天空,只见天空里的云朵,渐渐稀疏,银河慢慢褪去,渐渐地东方地平线处,染上微微霞光.霞光从微白,到橙红,再到金黄,向两边延展,直至将地平线环抱.朵朵白云,泛出微紫、深红,又旋即褪去.天地间一片苍茫。

时间一点点流逝,太阳终于透过云霞,露出了早已胀得通红的脸庞。

一缕暖暖的阳光隔着窗玻照射进来。光与能量洒在屋内的地板上,屋里暖了,室内亮了,就连窗帘儿的花纹都印在了地板上。窗玻楞框的影子,不容置疑的重新划分着地板的结构,方的,长的,菱形的,斜方的,真的太神奇了。

我的心情也跟随着升起的暖阳,变得心旷神怡!哼唱着一首不记得歌词的曲调,望向远方!

动图

我生长在农村,对乡村的初冬总是有着特殊的感情。此刻,随想着,村里收获的庄稼已经在阳光温染后,尽数归仓,只有空旷渺远的田野,青青嫩绿的麦苗,黄褐的田垄,安详闲适的村庄,仿佛淡淡的水墨画般让人遐想。还有那清晨的阳光透过蒙蒙雾霭,闪烁着晶莹的晨露,北方飞来鸟儿的啼鸣声,悠悠飘来。黄绿相间的叶子在轻风的吹拂下悠然的飘下,透着阳光的暖意安详地睡去,这正是“生如夏花之绚烂,去若冬叶之静美”的境界吧。能目睹这大自然的神奇:万物从青涩走向成熟,惊叹它们那种无惧生命由生长到死亡的坦然,领悟它们的生命力由弱小到强大的顽强。

时光,在天地间交替;岁月,在尘世中轮回。春夏秋冬,寒来暑往。花开花谢,云卷云舒,恰似一种奇幻的力量,主宰着千变万化的气象,在这亘古的规律中,衍生自然的情怀,演绎人间的故事。

敛尽世间的繁华,归隐大地的热闹,是生命在放纵性情后,所做的沉淀和收藏。我知道:万事万物都有本性,就如每一个季节都有属于自己的使命和荣誉。秋的辉煌,是对春天耕作的回报;冬的纯粹,是对夏天热情的尊重。

时光的棱角,击撞着岁月的容颜,留下的总是斑斑驳驳的印点。就像春夏秋冬匆促地演变,带给春的跃动,夏的热烈,秋的斑斓,冬的清欢。

在这个惬意的时刻,安静地坐在窗前,怀揣一份美好, 以一颗平常之心,感恩之心,感受着大自然的美丽,感受着社会的美好。

一个人,在这冬日的阳光明媚里,放松着每每紧绷的身心,静静享受阳光与悠然。远离工作、远离喧嚣,不必远足、任思绪在阳光充沛的空间飘荡。时光静静地流过岁月,岁月悄悄地把痕迹刻在曾经青春无限的额头。冬日的阳光是那样灿烂,是那样温暖,沐浴着初冬的阳光,心境已不再是当初的无忧无虑,只是多了放松、多了几份悠然。我享受着初冬的暖阳。


注:文章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