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渐入深秋,萧瑟的风夹裹着落叶婆娑,如火如荼的枫叶尽已随风而逝,午后的暖阳里,窗外藤梢上残留的红叶,倒是美艳动人,秋天常让人感觉淡淡的忧伤,但却是我最爱的季节,秋的心境不乏多愁善感,而秋的情怀依旧浓烈深厚。

  忆起去年秋季的大连之行,进入旅顺,街道两旁的银杏刚刚转黄,平添了几分浓墨重彩,可惜还没到最佳时节,看景是极需要缘分的,就好像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可遇而不可求。

  穿行于熟悉的巷弄,这里有我太多累积的回忆,仿佛行走于旧时光中,闲适惬意。平日里寂静的太阳沟,忽然变得喧嚣起来,人们在树下流连,欢笑声此起彼伏。

  今年吸取经验估算好时间,带着爸妈又踏上了寻叶之旅,刚进丹东,路边一片银杏林映入眼中,那抹金黄璀璨夺目,令人惊艳。

  踏进油画般的银杏林中,耳畔只有脚踩落叶的窸索声,淡黄、鹅黄、金黄……深深浅浅交相辉映,蔓延至林子深处。

  阳光透过层层枝叶,细碎地洒在身上,光影斑驳,呼吸着沁人的空气,嗅着泥土的清香,天地间金黄迷离,赏心悦目,美不胜收。

  丹东紧邻鸭绿江,又濒临黄海,冬暖夏凉,温度高于家里好多,日光明媚,温暖舒适。

  林中茂密处遮天蔽日,秋风拂过,叶子缤纷,告别默然的树干,翩翩起舞如金色蝴蝶,飘然坠落,动静之间美得销魂,爸妈沉醉其中,急忙按下快门,记录我心头最美的风景。

  一柄柄小扇子点缀枝头,满地黄灿灿的叶片足有半尺厚,好似软绵绵的黄金地毯,仿佛步入梦幻般的童话世界。

  秋天是不开花植物最盼望的季节,犹如繁花迎来的春天,叶子们倾尽所有,绽放出唯美的色彩,浪漫洒脱,笑弄秋风里。

  丹东不仅有蓝天碧海、阳光沙滩,还有青山绿水、飞瀑激流,更有异国情调的边境风光,令我一次又一次寻访,虎山长城、凤凰山、天华山、黄倚山、五龙山、花脖山、青山沟、天桥沟、大梨树、九水峡、奇石峡、太平湾、水丰湖、云峰湖、绿江村、老虎哨、大鹿岛、獐子岛等等,兼有春赏桃花,夏赏海鸟,秋赏银杏,至今仍没有玩转。

  断桥又映眼帘,它是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见证,相隔不足百米的鸭绿江大桥,横跨中朝两岸,是两国的纽带,大桥上行铁路下行公路,2013年我从这里坐着火车去往平壤。桥下穿流不息的鸭绿江发源于长白山天池,流经吉林、辽宁,是中朝两国的界河,江面不时驶过游船和货船,对岸的朝鲜新义州清晰可见。

  丹东素有“银杏之城”的美誉,现今亚洲城市拥有百年银杏树的街道只有六条,而我国丹东就有三条,重庆有一条,还有两条在日本,丹东的百年银杏多达七百多棵,堪称奇观。

  七经街、六纬路和九纬路两旁的银杏,尽是饱经沧桑的古树,走进条条银杏大道,秋意正浓,满目金黄令人炫迷,背衬一栋栋老建筑,展示着边城独特的魅力,真可谓满城尽带黄金甲。

  一棵棵参天老树,葱茏优雅,焕发着迷人的光彩,银杏果挂满枝头,如诗如画,树隙间透过些许绿意,记得苏轼诗曰“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形容此刻恰如其分,撩人心弦。

  唐朝即在此地设安东都护府,后清政府设立安东县,直至1965年改为丹东市,“安东”是一段跨越历史岁月的缩影,安东老街汇聚了满清、民国、殖民时期的特色。

  老街集怀旧、美食、购物为一体,包括百年老字号、餐饮、东北特产、海产品、风味小吃等等,爸妈吃的非常可口,还看了一场京东大鼓。

  郊外一望无际的银杏林,愈加灿烂无比,浓艳不失优雅,抒写着属于自己的华丽乐章,流连其间,静心倾听美妙的秋之旋律。

  大自然犹如饱蘸金色油彩的画笔,在天地间描摹出最亮丽的画卷,记录着秋的炫彩与深沉,随之慢慢潜入心底,镌刻进我的记忆。

  爸妈兴高采烈的跃然马上,丝毫不逊于年轻人,看他们骑行于流金的秋里,和所爱的人,一起看风起时,漫天飞舞的叶子,美轮美奂,欣慰不已。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如画,淡然而深远,那马儿极善解人意,竟驮着老妈在林中悠哉地散起步来,妈妈开心的笑颜,令我陶醉。

  一排排银杏树,高大挺拔,绰约迷人 ,怀想历史上有多少文人墨客写下赞颂的诗篇,王维、欧阳修、苏东坡、杨万里、李清照……如果能穿越时空,此刻他们必会诗兴大发。

  黄昏的晚霞照进林子,金光尽染,那绝美的叶子几日后就会全部坠于尘埃,走过一世的眷恋,发芽、开花、结果、凋零,仿佛我们的童年、青年、中年、老年,但却没有离别的不舍,秋天是叶子一生中最精彩的时刻,掉落后滋养守护着树干,为明年的这一季,默默蛰伏等待,宛如生命的延续,“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今朝的繁华即将落尽,越过尘封的冬季,隐约我已望见来年的春色。

文字:超然

拍摄 :超然

图文均系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允许不得使用,欢迎分享转发!


此篇收录于旅行栏目《在路上》

 网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