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江西的这个铸锅厂,我被震住了。原以为现在的铸锅应该都是小作坊式的,没有想到,场面是如此的"壮观"。近1000平米的厂房里,热火朝天,红彤彤的钢水,映照着冰冷的设备,仿佛那一台台设备也有了温度。再看看正在劳作的工人们,一个个虽然脸上沾满了黑色的尘埃,但都显现别样的美。

一口锅的诞生不是一勺钢水、一套模具就能催生的,工人们的辛勤加上细心的打磨,才能让一块废钢浴火重生,成为一口有用的"锅"。


从大炉里勺出的钢水,在工人们的勺中翻滚,蓄势待发。它们是要赴模具的相约。

擦拭成型的大锅、小锅,仰望作品,也有一种成就。

清理滚烫的模具,一个个动作,好像在抚摸孩子的脸庞。

片刻的休息,站成一尊雕像,仍然是那么简单而又不失伟岸。

成型的大锅,就算是长大的的孩子,父母总会把他送到附近它聚集的场所。

清晨,当金灿灿的阳光从天棚射进车间,洒落在工友的身上,仿佛是在洗涤一夜的辛劳。

意外的停电,给她和她忙绿了一整夜的工友们片刻的宁静,躺进自己铸成的大锅里,做一个甜甜的梦......

片刻的宁静,窗外暖暖的阳光似乎也善解人意,来洗涤一夜的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