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时局如何,无论你我有啥,喜事临门抑或霉运缠身,秋天,总是如约而至,在每年差不多这样的日子里。

不用翻日历,不用打电话,也不用接机接站,当天高了、云淡了,草黄了、叶红了,秋天就算到了。

养蜂人一年四季追赶春天、追逐鲜花,貌似很浪漫,其实是为了生计,旁人眼里羡慕的生活,与自己却只是生存。

环境与心境,一字之差,天壤之别。空气流动就是风,有了风才可以草低见牛羊、云卷又云舒,这就是环境。明明没有风,因为一句话、一个表情,却也能吹皱一池心绪,这就是心境。草黄叶红,只是生命到了尽头前的换装而已,谁也无法改变,这便是环境。呼朋引伴登高望远摇旗呐喊,是一种心境,“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也是一种心境。

花开花落不为谁,该开便开、该落便落,人却不同,往往需要顾及到别人,如果没有周边关系人,自己的存在也就失去了意义。所以嘛,对于经常发发微信微博、联络联络亲朋好友,刷刷存在感,我一直持赞同态度,自己也一直在践行的。

人与花鸟虫鱼不同,我们不仅属于自己,更属于别人,在社会有社会身份,在组织有组织身份,在家庭有家庭身份,在网络也有网络身份。

花草可以听天由命,做人由不得自己!


  大明山,浙皖交界的一处胜景,既有清凉峰的葱郁植被,又有黄山山体的险峻。大明之山的响亮名字,承载着历史的厚重,赏心悦目,又脍炙人口,春有花,夏纳凉,秋红叶,冬滑雪,实属优质资源。

最最重要的,那里是我的家乡。那里有我的家,有我的童年,还有长眠后山的母亲。

无数次地听说关于大明山的话题,无数次地走过有关大明山的陡路,没有雷同,没有厌烦,因为大明山已经长在心底,是心底的最高峰。

  山穷水起的地方,有这样一个院子,应该是大多数人所向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