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梅词笺》(卷二)序


岁在丁酉,时维仲秋,冀东词人轻萝小字之《冰梅词笺》(卷二)行将付梓,嘱吾作序,虽为多年挚友,亦感受宠若惊。吾与小字,相识相交而至相知,盖七年矣。相知愈久,愈慕其人品贵重、胸襟高华,为他人所不能及者,岂止于词笔而已?
盖词之为物,虽为小道,然发诸际遇,形诸笔墨,咏叹于衷,流传于世,其促人之感发、感动者,莫过于情性二字。小字之词,至情处赋万物以灵,至性处扪初心于己,多愁善感,孤标傲世,其情性所至,自开境界,片言只字,俱见精华,皆人之所欲言而不能言者,殆其为天生词人欤?
古来词宗,吾独膺服易安后主,此二子皆以情性托于词,其忧世伤生、工丽沉郁处与小字堪为异代知己。然则小字词独有其自树者,即字里行间所熔铸的现代感。岁月不居,春秋代序,一时代有一时代之沧桑,一时代亦有一时代之情感。小字词不囿于前贤跬步,务去陈腐,将现代人之思考方式、词藻、生活融入词中,不独春愁秋恨,亦备天然之趣,更略无斧斤之痕。其取象极具生活化,如咖啡红酒、灯火长街,有心触手可得;其造境则深沉真挚,任春水阑珊、流光封印,无言引动情思,其精微玄妙之处,又岂是网络中二三俗子所能效颦者也?吾其每每为之倾倒,逢人说项,亦为识者所笑也。
噫,山长水阔,爰有云树之思,朝花夕拾,难尽蒹葭之美。吾每与小字论词,多有探骊得珠之喜。词人集名冰梅,其高襟洗俗处不言自明,惟祈现世皆安稳康宁,词心不老而已。是为序。
嗜睡如归于湖南湘潭

菩萨蛮


秋山不耐秋风重,年年秋信读成痛。一日一深秋,避秋坐小楼。
听秋人两处,秋字眉间住。我欲撵秋声,秋偏两鬓生。

踏莎行


避俗时光,趁晴脚步。秋山枫火燃如故。若非秋事胜春潮,风情怎惹风霜妒。
一霎流金,千年简素。疏篱淡月凭相护。红尘容易客难为,籍杯暂把沧桑恕。

踏莎行


昨夜新开,去年闲种。初看错觉春心动。或深或浅任倾城,向人媚脸足娇纵。
恐被风催,怜教尘宠。折来许与诗前供。更分一朵衬梨涡,得郎青眼偷相拥。

  踏莎行


红粉骷髅,白衣卿相。 籍人吹捧由人谤。千年以后忽回眸,斜阳青冢遥相望。
风月多情,初心无恙。繁华经过知虚妄。本来面目合天真,殷勤莫使尘埃葬。

踏莎行


深坐时光,嫩凉天气。斜阳转过高楼背。忽听鸽哨过晴空,教人心事生明媚。
腮晕轻红,眉添薄翠。碎花裙上着香味。中年也发少年狂,呼将闺蜜谋同醉。

踏莎行


雁字为凭,金风作引。秋山连夜织红锦。原知胜日接芳辰,芳辰莫被霜偷吻。
琐事休听,浮名休问。沧桑兑酒凭封印。今宵风露莫须猜,天涯不隔菊花信。

踏莎行


斜照低眉,杨花遮面。一声珍重因风散。十年契阔十年疏,天涯守望书从简。
赠以芳菲,报之青眼。浅深一例籍诗缓。各嘘风雨各沉吟,一窗好月足相看。

文字:轻萝.小字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