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闰六月,比往年多了一个农历六月,但并不意味着今年夏天的延长和秋天的迟到。因为,闰月是农历历法上的巧妙安排,和气候没有任何关系。然而川西高原地域复杂、气候多变,让我们计划中的川西寻秋之旅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能否满载而归全靠运气和"人品"。

  雅安的上里古镇是当年红军北上的过境地,也是我们行程的第一站。这里的绵绵细雨让我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高海拔的湿冷。

  名噪一方的雅西高速展布在崇山峻岭之间,山峦重叠,地势险峻,每向前延伸一公里,平均海拔高程就上升7.5米,被称作"天梯高速"、"云端上的高速公路"。公路两旁的美景时不时的从我们身边闪过。

  甘孜的伍须海是个海拔3500米的高原湖泊,因十二仙女峰形如仙女婷婷玉立一侧,与伍须海遥相辉映,被当地人喻为"仙女梳妆的明镜"。


  有首叫做《九龙秋色美》的歌估计听过的人不多。因为整个九龙县城的开发都还在起步阶段,日鲁库草原在215省道的汤古乡段附近,属于九龙区域内一个原生态的自然景观,目前算是一个人烟稀少的美景之地!

曲径通幽处

  距甘孜藏族自治州首府康定市80公里的新都桥镇,要沿着318国道前行,途中需翻越折多山。折多山又称"康巴第一关",康定人习惯称折多山为"炉关",是川藏线上的第一个高山垭口,也是重要的地理分界线。以东是山区,以西则是青藏高原的东部,真正的藏区。古人有"万里邀游,西出炉关天尽头"的诗句。都说新都桥是摄影家的天堂,那肯定不是指新都桥镇而是指新都桥到折多山之间的地段和远处的贡嘎雪山。

用彩旗插成的经幡别具一格。

  贡嘎山位于四川省康定以南,是大雪山的主峰。周围有海拔6000米以上的山峰45座,主峰更耸立于群峰之巅,海拔7556米,高出其东侧大渡河6000米,是四川省最高的山峰,被称为"蜀山之王",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

  漂亮的"日照金山"在我们到达新都桥镇的当天呈现了!客栈老板说我们运气好,因为前几天雪山一直被乌云笼罩着。

  川藏线上,有很多地方藉藉无名,但却惊世骇俗。比如位于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境内海拔高度达3839米的高原湖泊—措卡湖,要说该湖似"人间仙境,九天瑶池"一点也不为过。

  整个新龙县为典型的峡谷地貌,境内旅游资源丰富,浓缩了川西乃至整个藏区的美景,除了有甘孜藏区齐全的宗教教派与寺庙,还有雅砻江大峡谷、雄龙扎呷神山、卡瓦洛日雪山、拉日马、措卡湖和鲜为人知的皮察沟等景点。而我们去皮察沟完全是个意外,因路过时还有时间富余,就想去当地人传说中的"七彩皮察"一探究竟。被好奇心"带到沟里"后我们才发现,原来寻觅了几日的川西的秋色全在这里。

  吸取前一天去拉日马失败的教训,10月21日天刚亮,我们把坐驾的油箱加满,再次出发。62公里路程,颠颠簸簸走了近五小时,可想艰苦的程度。我甚至怀疑传说中的"蜀地毒道"就是指这儿呢!

一路上的景致一直激励着我们的兴致。

在崎岖的山路上看到一群高山兀鹫在啄食牦牛尸体时,着实让喜欢"打鸟"的我感到意外!

当我想靠近和它们亲密接触时,它们却不待见地飞向了蓝天。

  秋天是四川甘孜藏区新龙县拉日玛镇一年中最美的季节。这里曾是茶马古道的贯穿之处,距县城约60余公里,海拔3600米。我们住在一个叫扎宗村的寨子,这里的民居大多用石板盖成,一宅一院,木栅栏、青石路、石板屋顶,古朴而实用。在藏区许多地方有石板盖的房屋,但像扎宗村这样集中、形成一个整体的不多见,号称是中国唯一的石板藏寨。

坐落在高山上的扎宗寺的佛学院(天上寺)

三天后我们离开拉日马的时候,小雨变成了雪花,原先绿黄色的山头都变白了,感觉提前入冬了。

终于下到谷底回到了深秋。横亘在雅砻江上的铁索桥古朴大气,和周围的美景融为一体。

  当年红军北上抗日经过的甘孜县虽然海拔3390米,但我们没感到特别的不适。毕竟是个大县城,吃住都很方便。晚餐我们还喝点小酒呢。我们以甘孜县城为"大本营",继续着甘孜周边的觅秋活动。这是我们早饭后在城东一个高处拍到的达卡拉雪山。

  雀儿山位于川西高原德格县玛尼干戈小镇境内,藏语叫"措拉",意为大鸟羽翼。地貌为高原丘状地形,高山湖泊众多,雀尔山5000米以上的高峰有100多座,新路海正上方绒峨扎峰为其最高峰,海拔6168米,终年积雪,是康北第一高峰。山下的这个玛尼堆是我所见最奇特的一个。

再往西进就是景点新路海了。小湖一点点大,只是颜色有点奇特。其实,好景全在路上。

在去亚青寺的途中,美丽的秋色不间断地从我的镜头前掠过…

路边山崖上的彩刻石佛栩栩如生,让人肃然起敬。

亚青寺的昌曲河围成一个小岛,此岛是世界最大的觉姆(女尼)区,岛外是扎巴(男僧)区。

  临离开甘孜的那个晚上外面开始下雪,早上发现外面白了。还好路面没有结冰。没有影响我们前往阿坝州的计划。

卡萨湖风光

  我们川西游的最后一站米亚罗因为枫叶未红,多少有点让人失望。好在有雪山背景的黄杨林很具画面感,比较亮眼。

每阵风都会吹落不少黄叶,这就是~深秋。

  没有高海拔的困扰,汶川县水磨古镇的清晨是很提振精神的。这里离成都只有七十几公里,靠近08年汶川大地震震源中心映秀镇。都说汶川是个景色如画的地方,这次我们算是亲身感受了。

  有过高海拔旅游经历的都知道,川西行很辛苦、很累人。自驾开车的朋友更是辛苦。谨此向怀荣兄表示谢意!在海拔4000多米的318国道上有一块很大的标语牌,上书两句很给力的口号:"缺氧不缺精神 艰苦不怕吃苦"。成了我们此行的真实写照。这趟川西寻秋之旅很圆满,因为我们的运气和"人品"因素都发挥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