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阁楼的阳台上,帘幕镇日长闲,低垂下的寂静让心里莫名空荡,漾起些许浮动,又落下几许消沉。


太阳的的灿烂荣光,几乎要在浓雾或厚霾中消弭殆尽。城市中深秋的空气,清新到底是难能可贵的,倒是对朦胧氤氲习以为常了。


隐约见过几只流浪的孤雁,划过南边天际。

残照当楼,谁念西风?

众人所希冀的所谓的暖,到底是什么?

被想起想念、被问候被守候、被收藏被感动、被关心关怀、被呵护被关怀备至?


于是被迷失得找不到北。


今天吃到了软糯的栗子和香甜的烤地瓜还喝到了许多年前喜欢喝的奶茶,也许就是暖。


跟明媚和温暖字眼联想到一起的,很久以前是冬日里倾城的暖阳,后来是美人的回眸一笑,而如今却要在回忆里摸索,于想象之中徜徉,行迈靡靡,中心如醉。

但凡心性脱离了本我自然,开始追逐各种世俗物欲的享受,便会循环往复于某种生活模式,满足而又空虚,无奈而又无聊,一如天上月,盈盈亏亏。


人道是"不忘初衷,方得始终",又谁能料到"初心易得,始终难守"。点检流年,返璞归真的路不知要走多远。


朝朝独作殷勤愿,暮暮窗前共寒暄。


世间万物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

全然又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但莫测的心境,有时合于樽前两杯酒,有时寄于台上一壶茶。

午后当有热茶,伴着莫名的弦乐和琴音。不着一字的音乐最动听,谁叫文字都有欺骗性。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或悦耳悠扬,或哀婉凄凉,多是如泣如诉。

像周梦蝶那般清冷孤绝的文字:

泠泠在耳,泠泠在水,又泠泠在衣。


自古神经多不益,聊将抑郁作才华。


何必渴求温暖,何必需要怀抱。毕竟身处浮躁不安的时代,毕竟幸福的样子都很雷同,那么流行歌颂寂寞孤独冷,才能衬托我们的不一样。


有人说,我听的歌不屑于有谁听;

也有人说,我写的字亦不屑于有谁看;

更有人说,我欣赏的风景不有谁共我停留。


既是可有可无,我又何必滥竽充数。

倘若不能夜跑,夜便充斥着寂寥。


夜若有酒,必当独酌之时,寂寥方可滋生一个人的狂妄。谁知你柔情无限,谁看你风情万千,最后醺于幽梦一帘。


她可能不再羞于表达。

时间无涯到没有里程碑,你却像一团火焰,把长情烙在我的心底。我憧憬的未来,是长远的爱情,要长伴着你。


她也可能开始惧怕。

设若不得不接受短暂的别离,我会怎样想念你,我会怎样想念你并且梦到你,又怎样因为不敢想念而梦也梦不到你。

重阳前后,菊花便开始怒放出五彩缤纷,秋香盛于菊。齐刷刷地躺在花坛里,作园子里的展览供人观赏。立于道德藩篱之外,我采菊不得,我南山不见,我又何处道悠然?


梧桐林间莫再有寒蝉凄切,灌木丛里莫再有蚊虫叮咬,池塘处水位低浅蛙声息阵,留得残荷听雨声。


桂花香在秋风里,又零落在秋雨中。秋风温柔,秋雨凄厉。风里雨里,秋天总要凉在朝夕。


并非不怕冷,只是太喜欢这种凉。


从前有人对少女说:夜微凉,欲与佳人诉衷肠。如今少女不再年少,眸子也不再清澈,唯有一头长发,依旧如墨如瀑。

厚衣长裤一附着于身,顿感年岁单薄了起来。


春天的殷红窦绿,夏天的柳浪闻莺,而因为秋天的萧萧落木下,冉冉物华便要断续休。


秋欲尽,岁将晏,孰华予?

还是要继续等待,冬天的告白?


明月夜送君千里,等来年秋风起。

离别格外忧伤,等待更是格外漫长。

夏天,有荷便说,淡妆浓抹总相宜。

秋天,说什么都总离不开萧瑟。


宜登高远眺,宜山河满目;宜相思啊,宜惆怅!

宜寻欢而不得啊,宜作乐而不快!

宜惆怅梧桐雨啊,宜相思枫叶丹!


有时隔了一个年代,却阻止不了一段天作之合;有时相偎相依,却又无法相互懂得。无奈是男人不离手的香烟,无奈是女人不离口的絮叨;无奈是他夜起三更的沉思静坐,多的是迷惑多的是无可奈何。


愿所有不安的灵魂:

纵觉世间千般荒凉,当以情为梦;

纵须老马万里蹀躞,当以梦为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