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仓的长江口区有个荡茜村,原来叫长江大队,后来因流经这里的荡茜塘而改名为荡茜村 。这条荡茜塘,西接昆山地区,东则通达长江,既有为两岸乡村提供灌溉交通之利,又有为昆山低洼地区排涝泄洪作用。

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中,我在此插队务农近八年,与这里的农民结下了不解之缘,因此,荡茜村就成为我的第二故乡。这里远离喧嚣的市区,紧靠烟波浩渺的长江,空气比较清新,尽管没有名胜古迹 ,却有自然的田园风光。

重阳节前,秋阳高照,驱除了连续多日潇潇秋雨。经我介绍,我们职大企管班的部分同学相约前往我的第二故乡长江边的荡茜村秋游。

我们开车来到村口,我的好友,原村书记进良在那里等候我们。他是大队农技员出身。后来当过公社干部,还当过镇办厂厂长,九十年代后被调回村里当书记,一直到退休。

进良退休后,承包了村里近千亩地,办了个农场合作社,种水稻种蔬菜,干起了当年农技员老本行。

一,品尝重阳糕点

下车伊始,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原来是农场合作社在蒸制传统的重阳糕。今年进良的农场要蒸制1000米的重阳糕,分送全村的老年人。

现在农村条件好了,蒸糕也比较讲究了。在过去那个年代里,配给的糖极少,农村蒸糕只能添加糖精了。

重阳糕出笼了,进良请大家品尝

手拿糕儿,思绪万千。回想当年,品味人生。

刚出笼的重阳糕真好吃,软糯香甜,可以与城里品牌店里的糕点比美

二,探访老年之家

吃完糕,走出农场库房,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排新房子。这是村老年之家。二十年前,村里的老年活动室还是几间旧房子,几张旧桌椅,只能喝喝茶打打牌。如今,村里新建了标准化的老年日间照料中心,为农民养老服务。

老年日间照料中心内还有老年活动室,健身房,电视室等,是老年人休闲娱乐的好地方。

我们一行人大多数早已步入老年人行列,也都有在农村插队务农的经历。看见这农村老年之家,自然比较关心了。大家饶有兴趣地参观了这新建的农村老人日间照料中心,赞叹农村的巨大变化。

在老年之家,我意外的见到了一位熟人耀亮,与我原是一个生产队的,他的父亲是生产队长。后来他也当上了村干部,如今退休了就在此当管理员,继续为村民服务。

三,江边走马观花

离开村老年之家,我们就去江边。

蓝天白云,秋高气爽,心旷神怡。

在荡茜村远眺长江,不尽江水在村北奔腾向东流去

巍巍然的荡茜水闸,现代化的荡茜水闸

荡茜塘由此起步。

这座水闸是“十五”的产物,其东面还有两座老水闸,分别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多年来兴修水利一直是地方的一件大事。

远眺第一代老水闸,遥想物质匮乏的当年常去水闸上购买长江里的生猛水产品改善生活

进良书记当起我们的导游

我们漫步朝长江边走去。

江风徐徐,波光粼粼,艳阳高照,空气清新。

蓝天碧空之下,长流不息的江水在大堤外闪着金光汨汨流过,对面就是上海的崇明岛

当年长江边长满芦苇的湿地上,如今建起了码头仓库

这是在组装的石油平台

那里是武钢的矿沙码头

木材储运和加工基地

进良书记边走边讲,江边数十年翻天覆地的变化,历历在目,如数家珍。

在长江边合影留念

老同学中间绝大多数人是第一次到这里,如今想象中的长江边自然景色已经消逝,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建筑和设施,折射出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果。

走走看看,还不时用手机做现场实况转播

回村里路上,大家意犹未尽,边走边议,畅谈沧桑巨变,民富国强盛事。

四,生态农庄聚会

这是村农场合作社开办的生态农庄,对外开放,中午我们在此聚会。

尽管带了名酒洋酒,可是这里有农庄自酿米酒,我提议大家品尝一下,回忆酸涩的青春岁月。

金秋十月聚会,大闸蟹是桌面少不了的一道菜。


五,游览沙溪老街

离开荡茜村,在回家路上,我们顺道去沙溪镇的老街看看。

沙溪镇是太仓市的重镇,也是一个古镇。十几年前开始转型改造,开发建设了一条老街。

大红灯笼高高挂,喜气洋洋迎客来

老街,少不了老年人老房子老店铺和传统食品

这些被褥不是居民晾晒的,是镇上客栈专供出租的被褥

这个青石台引起一位同学的注意,他的外婆家也有。

苏州东山有座雕花大楼,闻名遐迩。沙溪老街(东段)也有个类似的雕花大厅,规模小于东山雕花大楼,却也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沙溪老街(西段),有一幢西洋风格的建筑物,是我国著名的舞蹈大师吴晓邦的旧居,是沙溪镇上唯一的一幢“洋房”。民间称之为“小白楼”。

过去,此楼不开放。我在太仓插队期间也没有听说过此楼。十几年前一个偶然机会,才从镇上熟识人士那里获悉,并由他们带领进去参观过。后来几次与其他朋友到沙溪来玩,都未见开放。

建造是比较讲究的,连天井里也铺设了彩色地砖

这次很巧,终于看见对外开放了。我立即招呼同学们进去参观

室内是一个画展

后院里开设了图书馆

出了小白楼,再向西有新建造的仿古建筑

太仓肉松是地方名优食品,1915年荣获巴拿马国际博览会金奖。肉松原料是优质猪后腿肉。在炒作肉松过程中,会留下了不少副产品带肉骨头。俗话说,好肉长在骨头边。精明的商家就把这骨头烹制为一道卤菜。

肉松骨头就成为与太仓肉松一样的传统食品了

这是沙溪镇上另一种传统食品,过去难得有供应,只有在传统节日里才能买到的。

买了尝尝,风味依旧。

时间真快,走完沙溪镇上这东西两段老街,我们就驱车回家了。

再见,沙溪老街;

再见,长江边的荡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