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行之(2)荒野墓碑山

小胡杨

<h3>一百年前,从育空地区的道森(Dawson)北上到达麦克弗森堡(FortMcPherson)的这段路程,是加拿大皇家骑警 William John Duncan Dempster负责巡视的地段,一个来回就要四个多月的时间,但他依然在这条难见人烟的荒野之路上兢兢业业的往返了37年。37年间,他驾驶着雪橇,为途中遇到困难的人们提供帮助。为了纪念这位敬业的警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修建这条公路时,将其命名为丹普斯特公路(Dempster Highway)。</h3>

<h3>墓碑山国家公园(Tombstone Territorial Park)是著名的极地国家公园,是丹普斯特公路的起点,公路贯穿了整个公园。</h3>

<h3>从道森(Dawson)到西北地区的伊努维克(Inuvik), 740公里的距离,是加拿大自驾去北极的唯一道路。这条在无人区荒原中砾石铺就的公路,有一半在北极圈内。整条公路几乎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维修、没有补给、没有加油,终点伊努维克(Inuvik)离北冰洋只有100多公里。九月,驾车行驶其间,秋色正撩人。</h3><h3> </h3>

<h3>北纬66度33分!一路向北,我已置身于北极圈中。</h3>

<h3>我进入了北极圈,获得了勇敢者证书。</h3>

<h3>墓碑山也是狼群,棕熊、驯鹿的家园,人类在这里只能算是少数族群。领队给每部车配备了防熊喷雾,严格规定在墓碑山无人区内禁止单独行动。我在心里默默的期待,一群熊出现在我们面前。在车上,拍到了远处优雅矫健的野马,驯鹿藏在草丛中。</h3><h3> <br /></h3>

<h3>整理这组照片的时候,放弃了所有的后期效果,只做了基本的剪裁和色彩的还原,因为,任何人为色彩的添加都是对这片原始荒原的不尊重。这一片荒原因为没有人类足记的踏足,所以至今保存完好,被这层苔原植被覆盖着的是四季不会融化的永久冻土层。</h3>

<h3>这些树木无论之前经历过什么,整片森林只要有阳光透进就会永远生生不息。生命有荣有枯,有生有灭,脆弱,也顽强!</h3>

<h3>"在冰冷森林中,我已孤独穿行太久,像被扔的空罐头,谁在意心里的锈;那条泥泞的山坡,可以终结这寂寞,那就远走吧,奔向遥远的天际遨游;来去匆匆的脚步,如同时光的沙漏,擦亮那星空,光芒会照亮我的方舟;美丽彩虹在风雨后,奇迹在不远处等候;倾听远山传来的呼喊,是我对爱的祈求;让我一路守候,陪你昂首直到世界尽头"。</h3>

<h3>让我一路守候,陪你直到世界的尽头!</h3><h3><br /></h3><h3>(这一段旅程属于驾临四海,这一程山水榕华带领我们走过,感恩驾临四海,感谢领队榕华,难忘行程中的每一眼风景。2017年9月拍摄于加拿大,2017年10月29日编辑整理)</h3><h3><br /></h3><h3><br /></h3><h3><br /></h3><h3><br /></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