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遗梦,纳兰容若

 

当历史的齿轮轧过时间的锋芒,天地交响着散发璀璨的斑驳,一抹惊艳狂傲了多少个年月?也只有他的名字,不是随岁月的流传而流传,就是随传奇的传奇而闻名。


  目光在清朝的盛衰中流连,灵魂在诗词的风情中荡漾,纳兰容若,你从《饮水词》的氤氲中走来,用最深情的笔调漫谈人生的无奈,感慨流年,潇洒就笔:“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思绪在镀金的天空中飘荡,思念在暖风的柔波里消逝,纳兰容若,你从《侧帽集》的浪纹里叹息,用最孤傲的情怀追忆逝去的年华,肆意轻狂,颂歌留笔:“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离愁在秋风的孤寂中旋转,惆怅在落日的余晖里萧瑟,纳兰容若,你从清朝的纸醉金迷中傲然走来,独守一份深情的烟云,追忆往昔,寂寞落笔:“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到是寻常!”我不知道,需要有多大的才情才能咏出如此优美且如此无奈的诗,但我懂得,是人生的无常造就了你,是命运的无情感伤了你,你的深情!你的执着,是红尘路上一段别致的风景。

  我是春江花月的读者,站在飘雪的阡陌,任凭那些凛冽的寒风从脸颊拂过,天空中下起了雪,如泣,如诉,如吟,那风声缠绵着我的思绪,那思绪里立着绝代才子纳兰容若的身影,更夹杂着我的爱惜,惋惜和遗憾。你本来与世俗无缘,但命运偏偏是最爱捉弄的,她给了你冰洁般的心灵,如水般的情怀,如风般的风姿,却剥夺了你最向往的布衣生活,身处繁华而思慕平凡,你自诩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但我们懂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你是翩翩君子,是清朝遗梦。
 
  多少人曾欣羡你的文采,在一寥寥轻烟舒展的年华里,纵谈岁月的变迁,一抹离愁漫上心尖,扯一截沧桑,送予流年;多少人曾仰慕你的人格,在红尘浑浊的泥沼里,逆对富贵的厌恶,直面浅淡的人生,一份清高直冲云霄,捻一段清欢,赠予生活;多少人曾惊叹你的深情,在秋雨连绵的季节里,一卷卷白云逆风归来,一缕缕思念驶向远方,清风暖流,守一场孤独,赠予岁月。
 
  光阴流转,四季更替。我们总是错过四季年华的灿烂,却追寻找天涯海角的芬芳,幸好!纳兰容若虽然已逝去三百多年,但他留下的诗篇,仍然被人们口口相传;他留下的深情,仍然感动着无数个少年少女的心;他留下的传说,仍然被我们尊为神圣。

  我在《饮水词》的一隅,独思纳兰容若,在秋风悲响的夕阳下,将一阙阙深情的诗词念给黄昏听;在落叶萧瑟的孤独处,将一份份无悔的誓言递给落日听。在斜阳拥抱天空的一瞬间,心头幻出潇洒的神情,一位少年,举殇白眼望青天,眼神狂傲,闲情雅致,当真是皎如玉树临风前,但是,上天终是不许世间有太多的圆满,沧桑聚变,纳兰容若,终是失去了人生最好的伴侣,从此,他只能仰望寂寞的夜空,愁点星星,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已成为过去,红颜薄命,刹那芳华,而独留在人世间的他,该是怎样落寞和惆怅呢?
 
  岁月沉淀出的孤独,像一杯侵蚀心灵的毒药,可以让每个神经都变的麻木,纳兰容若,这个绝代风华,温文儒雅的公子,也免不了被岁月的捉弄。红袖添香写尽的柔情蜜意,却最终变作一缕香魂随风散去,徒留你流尽相思泪,独自辗转,杜鹃啼哭。
 
  回首望,伊人相伴看漫山红遍,眉目飞扬间发丝飘飘,却最终独留你一人惆怅,人世间最无奈的事莫过于此吧?

 素琴弦声断,满庭残花败, 一醉一咏三叹,是你留给岁月的寂寥。尘香淡过拈花粲,红枫弄影醉流年,三十一载风花雪月,是你留给清朝的遗梦。举杯惆怅意,送予寂寞舞,是你留给生命的芬芳。

 Destiny. 龛
于2017.10.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