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明天要去城里一下,我这个乡下人,忽然就想到了这五个字------------乡巴佬进城。

谁都知道,我写的这个乡巴佬不是真空包装的那种。乡巴佬,指的是我自己。

城里,曾是让我这个乡巴佬梦寐以求的地方,想到什么时候能去城里,那种向往便会像饿极扑食。

小时候无锡城里的姑婆带着外孙女来,每次只要睡一床,必定在床上互相狠狠地踹,因为睡在床那头的小女孩每次都会边踹边骂----------臭乡巴佬!于是觉得乡下娃就应该是卑微的,虽然心里总是不服气。可是看着她们用带着的肥皂洗手,觉得自己真的被那块小小的肥皂打败了,因为那块肥皂是香的!家里的肥皂不一样!那该是城里的味道吧!于是在下次床上对踹的时候,心虚得很,虽然还骂着臭城里人。

城里,让自己那样的向往。我甚至不记得到底是多大的时候到的江阴城里。我这个乡巴佬很可笑的在二十五岁的时候都不敢一个人坐公共汽车,那时候从乡下往城里开的车叫公共汽车,现在很城市化地叫公交车。

不过小时候还是去过无锡,姑婆带我去城里,当时坐的城里公共汽车,上去的时候很空,我坐了一个位置。等过了几站,人多,没位,上来两个老人,我再也坐不住,红着脸让坐,结果低着头看见旁边坐着的一个大婶眼角斜了我一下,嘴里飘出让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三个字--------乡巴佬!原来三十年前的城里人是不用让座的,只有乡巴佬才会让座。

十岁不到,叔开一辆大面包车,一家人去了上海城郊姑姑家做客。后来叔叔又带我们一家人去了上海城里。堂哥想尿个尿,于是很随意地在墙角打开了他的水龙头。刚完,过来一个老太太,带着个红袖套,对堂哥说,随地小便,罚款2元。堂哥急问,尿尿要给罚款?老太太说应该到公共厕所去。可怜堂哥,还没花一毛钱买东西,就花了两元钱买了一泡尿。老太太还没走远,堂哥懒懒地懊恼说,到底城里,尿尿也值钱,哈图。堂哥在一句话结尾用一口唾沫做了个习惯总结。老太太倒性急,一刻不耽误转身和堂哥说,随地吐痰错上加错,罚款五元!到现在过了二十几年还有人会嘲笑堂哥,第一次去上海城里,花了七元钱买了一泡尿一口唾沫。原来城里就是城里,是不能随便尿尿吐唾沫的,只有乡巴佬才会在地里尿得自由自在看天看地看庄稼。

我总想,为什么有些城里人会看不起乡下人呢?但转过来又想想,像我这样的乡巴佬的确是惹人厌的。譬如去一趟城里,过个马路都畏畏缩缩。上一次商场,也只是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东看西看左看右看,只看不买,还不住咂舌那么高的价格,我这乡巴佬的作态,好好反省一下,的确也太那啥了。

坐公交车,坐到反方向去,一着急,拍着门喊开门,惹得一车人对我这个乡巴佬刮目相看。一到城里,就晕头转向,进了商场进口便找不到出口。一到中山公园,就觉得是全世界最热闹的地方。一到鹅鼻嘴,就觉得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句话是不是说错地方了,城里一定比苏杭更美更热闹!一到学院广场,就抬头看着,就想哪里还有这么大的挂在高高墙上的电视机,居然那么大!!!

一家三口,一起去了一趟城里的公园,公园里地上有弯弯扭扭的鹅卵石铺成的小径,看见很多人提着鞋子在上面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走着。孩子爸二话不说,脱下鞋递到我手里,抱着孩子就大步在上面走。于是有人瞪眼珠有人咂舌,我提着鞋子在路边跟着,两耳同时灌进来一句话,看看看看,那个乡巴佬!的确,对于在家常常会光着脚挑着担子的乡下人而言,跑这鹅卵石小径真真是太容易了。于是我知道,城里人走这样的路是小心翼翼的,只有乡巴佬才会傻不拉基在那个路上来回小跑。

姑婆七十大寿,母亲挑了担去祝寿,公共汽车上下来,傻了眼,看看城里变得那么快,找不见姑婆家在哪儿了,那天大雪纷飞,母亲说,站在雪地里差点哭出来。也许只有乡巴佬才会在城里因为找不到地方而惶恐害怕了。

时间慢慢过去,现在进城,已经没有原先的那种战战兢兢,也在没有了对城里人的那种敬畏,可是,我还是我,我还是乡巴佬呢,还是进城就迷失方向,还是进城就觉得自己是个穷光蛋乡巴佬。但是,我是一个快乐的乡巴佬。你呢?你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