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秋天应该是璀璨的,主打色红黄绿姿态万千,若祥云翻卷,热闹闹地铺排成一张巨大的暖色油画。庭前院后的瓜果,在清冽冽的桂花香里,招摇着,喜悦着。

田园里,那一片垂了头的向日葵,褪了夺目的金黄,虽然已是焦枯残年,满心却是沉甸甸的子实。捧了一朵深褐色的葵花籽盘,闲散地走在街头,于无味中一粒一粒的将时光打发得有滋有味。你是向阳的花,也是手捧的这份踏实;你是大西北壮观的风景,也是秋日里最丰硕的收获。

这是阳光下的秋,薄凉,艳丽。才赴了一场沸腾的狂欢,还未来得及卸下盛装以及脸上僵硬的笑容,却发现,灵魂深处却是如此孤单。于是,带着妖艳的妆,沉静下来,以一种淡然从容的姿态,细品人间真味。

看到你发来的视频,满目灰白的苇花浩荡,在风中摇曳着秋的清浅与苍凉——即使有暖暖的光,即使有暖暖的声音:"快来,快来,好大一片芦苇花啊!"你一直都知道我是喜欢芦苇花的,眼睛瞬间湿润了。你,正途经芦苇的世界,千万翻飞的叶挟了一茎一茎清清瘦瘦的花絮,那缥缈氤散的跌宕浩瀚中,此时有一个孤寂的你。

秋天的冷清与萧瑟,一直都是藏在繁华背后的,遇到风,遇到雨,遇到突兀仓皇的一片灰,遇到孤单单的一个人,心情便跟着远山的夕阳沉下去,沉下去了。

南唐国君李煜,江山一点万马奔腾,不也在看到院里的梧桐而万千滋味吗?就因为是秋天,心绪也才如此清凉与低婉,寂寞梧桐也才会在深院锁了清秋,锁了满院的荒愁,心里藏着的"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情别绪,也才会在万人朝拜的景仰中孤独又孤独吧。

今年的秋天,似乎一直浸泡在雨水中。终于等到消停了会,赶紧拎了相机出门,想拍一组横秋颓败的画面。

一辆车停在了身边,车窗内是一张陌生的面孔:"你要去哪?"其实只想随便逛逛,没想过去哪儿,随口说:"秋天的田野吧,荒烟蔓草那种。"他说:"好,反正我是新车跑磨合,你想去哪就去哪。"于是,随了车子,放眼远望,哪有荒草漫生的田野?哪有落寞的烟尘轻飘?虽然已过中秋,可依然是满眼的绿,挂着莹莹的水珠,生机一片。车主说:"你别以为秋天都会显得萧条不堪,它只是变得冷了,静了。"

那么,就是这一塘枯荷了。挥别车主,站在满塘残败的荷叶前,老绿中浸染了深褐。夏季那粉粉的百转柔肠又舒展开来,它们是惊艳过的,明朗过的,热烈过的。只是此时,它们撑不过时令的无情,落尽了繁华,还原成满眼沧海,十万残叶挤于一塘,倦倦的,很冷的样子。

《金粉世家》里,那个小家碧玉的书卷美人,用了冷清秋的名字,也应了这秋的薄凉,冷冷的,静静地,清凉如水。爱情排山倒海袭来时,臣服了,逐流了,从波澜壮阔到心若止水,时光短到恍若一梦。燃烧过后,彻底毁灭,从此,不念往昔,江湖两相忘,也真真是冷到骨子里去了。

是的,那最烟火的热闹已是过往了。颓丧与失魂,有用吗?

有风吹来,在这个幽寂的园子里。时而滴下残留雨水的叶,还有布满苔藓的老桥,都给人清冷的感觉,不过并不悲凉。闲步于此,倒悠闲,也沉静。

一对白了发的老年人,携了手,小心翼翼地踩下一步又一步的绵密与踏实。目光触及着温润,心也顿时就暖了——这样素净的清寂,是我喜欢的情调。突然盼望迅速老去,我是不是也可以牵了一双苍老的手,走过清秋的满地苔痕,留下一行深浅不一的脚印……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