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入秋。


北方的秋讯如情人的呼唤,诱惑人义无反顾地奔向它的怀抱。


乌兰布统坝上,秋色正盛满这辽阔的空间。草木、牛羊,各自生长有序,在这里似乎人才是多余的物种。


那些山坡和峡谷,是色彩的音乐;那些早晨和傍晚,是光影的舞蹈;那些林间和山路,是树叶的歌唱。


那么美,那么美,见过的人,会一生沉醉。


风起,叶落,影随。秋日的树林,风里都是树叶的歌声,熏染着秋韵。

公主湖。遇见那一片柔媚的湖水,在九月的黄昏。美了眼,醉了心。

是怎样的风吹起了这般波浪起伏的坡,这样的坡有多少道?是怎样的土催生了这般浓艳的草木,这样的草木有多少种?是怎样的水喂养了这般丰盛的牛羊马,这样的牛羊马有多少头?还有藏在坡里的种子,藏在草木里的果实,藏在牛羊马心里的小情绪。大自然的秘密呵,我们永远不了解。


"我知道没有更幸福的时光,除非是,在九月的某些日子,漫游于沙丘之间的黄昏。"


"秋是第二个春,此时,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朵鲜花。"怀疑阿尔贝·加缪是来过五彩山的,否则,他怎么写得出这样的句子?


北方的蓝天,辽阔、坦荡而深邃。"九月总是那些山坡上的一大簇天真的光芒,沾满一根枝条的欧惊鸟,一声遥远的向风挑战的口哨。 "



感谢各位团友,尤其是旅伴小米琪,让我留下许多好照片,足以纪念一段被美沐浴的时光。

(此次行程:9.24下午公主湖,9.25上午南井敖包吐、盘龙峡谷,下午透风沟暖水,9.26上午五彩山,下午北沟、五彩山,9.27上午南井,下午将军泡子、蛤蟆坝,9.28公主湖。住宿名仁山庄。


回程经过古北口长城,衰草凄凄,断壁残垣,人迹罕至。

我心里的长城就应该是这样子的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