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庆幸,我是女人。一个地道的女人。

   出生在一个有"五朵金花"的普通家庭里,却享受了公主般的待遇。因为我有一个博爱丶优雅知性又巧手的母亲。

  耳熏目染的永远是知书达礼,善解人意。安静地吃饭,端正的坐姿。小时候,有一盒蜡笔涂鸦对我是一个多大的乐趣!

  

爸爸有一个高大的书柜,那里曾是我玩耍的城堡。

  青涩的年纪偷偷看完了《红楼梦》,不喜欢那个喜欢胭脂的宝玉,偏偏欣赏辣性的睛雯。父亲不喜欢我的风风火火,觉得女孩家应该闭月羞花,笑抿嘴唇。一次跟男孩子疯跑伤了膝盖,害怕被训斥,找来绷带自己缠上,长裤加身,酷暑的盛夏呵招来了一大群苍蝇。


呵呵,我是女人?思考发自懵懂的青春里。在那个羞涩的年代,我遇见了如今的爱人。



我是女人,一个地道的女人。

我喜欢照镜子,穿裙子跳舞。妈说,外表是女人不行,你得会做活计,还得会读书。否则,脑袋是空的,两手又沒得技能,将来怎么做得了母亲?恍然,女人还得做母亲。




婆婆是一个地道的农民。一双长满老茧的手抓起痒来真叫一个舒服。我跟她学会了种菜丶蒸馍馍、灯下走针⋯呵,当女人。

  不需要别人来宠爱,因为源源不断的爱从我的身心里来。我爱所有,不管是劳苦的,轻松的,还是流泪的日子。

  

我和许多女人一样,喜欢逛街、淘宝,喜欢斜阳射入的阳台,一杯冒着袅袅热气的香茶,我蜷缩在一角的沙发里庸懒地读书。


爬格子是我的最爱。我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走进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世界,一个任由我主宰的空间。这里我不需要照顾别人的情绪,想哭想笑完全是我的事情。写成长,写亲情,写写心里的那个有情的人⋯




我是个女人,亦是母亲。不用特别标签,我的身边总是跟着两个小人儿,缱绻在一起。繁忙的日子过得七零八碎的,当看他们甜蜜入梦的样子让我心底涌出幸福的涟漪。

  女人,女人,是忍辱负重的人。不要害怕岁月如刀,两鬓的白发更含蓄地增添厚重的风韵。

 

(晓玲 2017年2月12日晚)